书库网 > 都市小说 > 我老婆是女学霸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能不能熬过今晚(求月票)
    起初夏梅芳想要告诉自己目前还有几个兄弟,家里的土地了自己的女婿还有云儿肚子里面的孩子,不过仔细考虑一下最终还是让女婿站出来,毕竟孩子都没有出生,就要参与到家产的争夺中有点不妥。

    而现实恰巧又是如此的真实

    其实说到底为什么当初父亲去世前,把家里的这些土地给了自己,无非就是自己的几个兄弟不长进,担心祖上的基业被这些人给卖了,而当年几个兄弟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那时候谁愿意待在农村里面,都是削尖脑袋往城里跑,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农村的地位越来越显著,这时再回头才发现,当初瞧不上的东西,都已经成为价值几亿的财产。

    此时,

    夏梅芳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自己哥哥和弟弟们的指责,而这些指责无非关于道德上的问题,对此倒是一点都不生气,不过这些人把林帆当做了外姓人,却令她异常恼火。

    “小梅你这连招呼都不打,就把家里的那些土地给了你女婿,这这让你几个兄弟怎么办?”老太太说道:“要不你重新考虑一下?”

    夏梅芳看了眼自己的老母亲,淡然地说道:“妈虽然外孙女婿姓林,但也是我的家人,我给女婿有什么问题吗?”

    老太太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这个差别还是有的。”

    夏梅芳有点失望,这老太太和过去一模一样,骨子里那种旧社会的思想根本没有褪去,对此夏梅芳也不抱有任何的希望,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就这么决定了,你们谁还有意见?”

    话音一落,

    饭桌上顿时鸦雀无声,几个柳云儿的舅舅面面相觑,彼此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无奈。

    很明显,

    夏梅芳生气了之前倒是念及亲情,并没有动怒不过现在已经动怒了,这意味着那些价值数亿的家产,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毕竟社会地位摆在那里,相差实在太大了,能够坐在一起吃饭,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这件事情以后不要提起了。”夏梅芳淡然地说道:“吃饭吧。”

    没办法,

    最终所有人接受了这个结果,他们可不敢对夏梅芳说三道四。

    当然有个人却无法接受,那就是夏家的老太太,然而她也知道女儿的性格那是倔强的要命,当初自己不同意女儿嫁给那个姓柳的,但最后女儿还是执意嫁过去。

    让女儿松口把家产拿出一部分来给她的兄弟们,这个方法可能行不通了,那么就从外孙女婿这方面入手,关键看他这个人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个老实人。

    “我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人,咱们家还有一座自留山,山权虽然归国家,但林权是归我的,自留山的林权你们拿去自己分吧。”夏梅芳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们可以搞定林副产品,也是一条不错的道理。”

    “关键自留山上的林木所生产的木材和其他林副产品完全归农户支配,可以自用,也可以按政策规定出售。”夏梅芳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几个兄弟,说道:“你们觉得呢?”

    听到夏梅芳的话,柳云儿的几个舅舅急忙点头,虽然比不上外甥女婿手上的那些,不过有总比没有强,纷纷接受了夏梅芳的这个方案,拿走了自留山的林权。

    但是,

    老太太还是不满意,她依旧想要找个机会跟外孙女婿谈谈。

    随后的时间,

    一家人倒是没有再发生分歧,可是林帆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被孤立了,之前云儿的亲戚们,时不时会夸赞一下自己的英俊,现在连名字都不提了,但林帆也没有那么矫情,对这种事情而感到心烦。

    一个人默默地吃着不算狠辣的菜,只是此刻的他有点无聊,虽然满满一桌子的菜,可能吃的却只是有零星几道而已,就在这个时候终于上了一道大肘子,可把林帆激动坏了。

    因为没放辣椒!

    结果是他自己想多了,吃了一口后差点没有去世。

    “笨蛋”

    “你以为没辣椒啊?”柳云儿一脸心痛地看着他,无奈地说道:“这是卤出来的,而卤汁里掺杂了许多许多的辣椒。”

    我的天呐!

    这晚上自己还能活吗?

    林帆已经被辣到不省人事了,幸好柳云儿给他拿了一盒牛奶,依靠牛奶中的酪蛋白与辣椒素快于被肠胃吸收的速度,在二者结合之后的产物不会刺激消化道痛觉,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之后,

    林帆老老实实吃着柳云儿指的那些菜,不再有任何的想法

    没过多久,

    这顿晚饭算是吃完了,不过人还是没有散去,大家伙坐在那里聊着家常,可柳云儿有点坐不住,拉着林帆就离开了。

    两人穿过好几桌,终于走出了这幢三层小楼,当离开后的第一时间柳云儿就挽住了林帆的胳膊,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膀,轻声地说道:“吃完饭一起散会步。”

    紧接着,

    两人就沿着村里的路,漫无目的地走着。

    “笨蛋”

    “你还是要小心点虽然妈给了林权,但林权远远不及你手上的那些地,那个老太婆会逼着你把地拿出一部分给我的那些舅舅们。”柳云儿认真地说道:“到时候你要稳住。”

    “哦”林帆点点头,略有一丝疑惑地问道:“我有个疑惑妈可是大领导,为什么你的那些舅舅们,一个个混得这么惨?”

    “唉”

    “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妈就看清楚了舅舅们的嘴脸,所以就划清了界限。”柳云儿叹了口气,淡然地说道:“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明天是除夕夜吃一顿饭后,初一去爸那边,那边的亲戚好点。”

    林帆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人呐就是复杂,幸好咱妈是大领导,否则都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

    “唉”

    “主要是这个人心比较复杂。”柳云儿说道:“叫上外婆向来都喜欢儿子,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总之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不知不觉来到了村尽头的一条小河,正好那里有个凉亭,夫妻俩坐在凉亭里抱在一起,这个时候林帆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悄无声息地扌莫到了大妖精的腿上。

    “别摸了!”

    “我现在跟你说件正事。”柳云儿嘴上说着别摸了,可并没有阻止他这个行为,认真地道:“咱们要快点办婚礼了再这样拖下去的话,万一我肚子大起来,就穿不上婚纱了。”

    “嗯”

    “找个时间和爸妈商量一下,把婚礼给办了。”林帆点点头,抱着怀里这一具滚烫的娇躯,说道:“其实不结婚也行,等孩子出生了咱们再结婚,到时候让孩子坐在遥控车里面,坐着车给自己的爸爸送钻戒。”

    柳云儿白了一眼,气呼呼地说道:“别给我出什么馊主意”

    话音一落,

    往他的怀里拱了拱,寻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静静地享受着冬日里,来自心爱男人的温暖。

    没过多久,

    一阵冷风吹过,冻得两人瑟瑟发抖最后直接逃了回去。

    夜,

    柳云儿坐在床头,看着那本国外名著,这时卧室的门被打开了,穿着大裤衩子的林帆走了进来,来到床边后直接掀开被子直接躺了进去,连看都不想看一眼身边这个女人。

    想想就觉得来气在申市的时候,装出一副只吃鸳鸯锅的女人,回到老家辣椒往嘴里塞。

    “老公”

    “别叫我不想理你。”林帆翻转了一个身子,背对着大妖精。

    “怎么了?”柳云儿有点迷茫,这家伙怎么突然生这么大的气?

    这时,

    林帆转过身子,双眼死死盯着身边这只不诚实的大妖精,严肃地问道:“我问你当初我们第一次去吃火锅的时候,我问你要不要点个麻辣锅,结果你点了一个鸳鸯锅,现在我亲眼看到你往自己嘴里塞辣椒。”

    “你”

    “你当初为什么骗我?”林帆质问道。

    “”

    “你以为鸳鸯锅是给我点的?还不是给你点的。”柳云儿白了一眼,把自己手上的书放到床边,嘶溜一下就钻到了林帆的怀里,脑袋趴在他的胸膛上,亲昵地说道:“好了你就别生气了。”

    说完,

    抬起头准备去亲林帆的嘴唇,结果被一只手被阻拦了。

    “刷过牙了吗?”林帆认真地问道:“如果没刷过牙麻烦你别亲我。”

    “”

    柳云儿差点没有被气死,可是又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大笨蛋今天确实挺悲剧的,而且目前为止,他没有去上过厕所,等他上了厕所估摸着更加惨。

    “你认命吧!”

    “谁你让娶了一个这样的女人呢?”柳云儿眉宇间露出一丝调皮,轻声地说道。

    就在这时,

    林帆眉头微微一皱,急忙从床上起来一溜小跑出了卧室。

    看着林帆的背影,

    柳云儿知道真正的地狱要来了。

    唉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