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玄幻小说 > 弦月至尊 > 第479章 崩溃的影族幽皇
    “实在太惨了,这到底是谁干的呀?”

    第二天一早,云淅镇的人们开始出外做事便突然发现镇东头的一间早已弃置多年的房子的房里房外多了许多影族生灵的尸体。

    而那些影族生灵的尸体无一例外都是头部受创而死,它们的头颅不是已经严重变形了就是直接碎了一地,简直死的惨不忍睹。

    云淅镇的人们这才知晓为何以前那间房子常年弃置却洁净如新而且常年关闭着门户,原来是有影族的生灵一直潜藏在那里。

    但他们却不知道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间房子里隐藏的影族生灵居然全部被灭了,一个都没有剩下,而且死状凄惨无比。

    堂堂十大主族之一的影族的生灵居然在异国他乡被整体敲了闷棍,尽皆死无全尸,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死的最惨的主族生灵了。

    ……………………………

    “大帝,我族隐藏在人族西北祖地云淅镇的成员在昨晚被团灭了,都被敲闷棍而死,一个都没有逃出来。”

    大陆东方偏北的位置,影族福丽堂皇的皇宫里,影族的一位长老向当代灵海境灵皇级大能幽皇沉痛的报告道。

    云淅镇的人们在发现有影族被杀后便迅速向上报了过去,仅仅不过一天多一点儿的时间,影族长老便得到了消息,于是来告诉影族幽皇。

    影族的这一代灵海境灵皇级大能也只是一个灵海境灵皇级中期大能而已,但偏偏喜欢其他生灵喊它为大帝,是以族内成员就一直这么叫它。

    但大陆其他主族可不买他的账,因为如果它是大帝,那岂不是连十大主族都要受它统治,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它想都别想!

    于是大陆万族从来都不称呼它为大帝,甚至也不以影族大帝来称呼它,而是叫它幽皇,愿意称呼它为大帝的始终都只有影族内的生灵而已。

    “你说什么?那岂不是说我族又损失了三尊灵湖境灵尊和二十多个灵河境灵王!?这几天就已经出现了两次折损了!?”

    影族幽皇面带怒色的质问道,它可是知道去袭杀伙伴们的三尊灵湖境灵尊和二个绝代灵王并没有返回,很有可能已经被伙伴们干掉了。

    如果再加上这一次又损失的三尊灵湖境和二十多个灵河境灵王,那就意味着影族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已经损失了六尊灵湖境灵尊和二十多个灵河境灵王了。

    这在影族幽皇看来,损失有些过分的大了,而且影族历来神出鬼没,更是无比难杀,莫说是连续折损两次了,就是出现一次,也只是十分难见的事。

    但最近偏偏就连续折损了两次,而且损失都还不小,它既因族内高手和强者被杀而感到愤怒,同时又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是的,这次的三尊灵湖境灵尊和二十多个灵河境灵王已经找到它们的尸体,可以确定它们都惨死在人族西北祖地云淅镇了。”

    “而上次去千川焰叶山的三尊灵湖境灵尊和两个灵河境灵王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基本上也可以确定它们已经死了。”

    那影族长老低着头说道,它知道此时的影族幽皇一定是怒不可遏的,因而根本不敢去看影族幽皇,生怕触了影族幽皇的霉头。

    “无行,你说,我影族的这两次折损到底是谁干的呢?”

    但令它没有想到的是,影族幽皇却语气平淡的向它问道,话语里完全听不出来愤怒,可它却又感觉到影族幽皇的话语里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

    “大帝,上一次我影族的三尊灵湖境灵尊和两个灵河境灵王是奔着洛裳少爷而去的,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死在洛裳少爷的手里了。”

    那影族长老幽无行听完一愣,很是不明白那么明显的事,两次影族生灵的死肯定跟洛裳少爷有关,为何影族幽皇还要那般问它。

    但既然影族幽皇问到了,它便没有多想,如实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不过它却也巧妙的只说到了上一次影族的折损,想看一下影族幽皇的反应再说。

    “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影族幽皇依然语气平淡的问道,话语里似乎无喜无悲,但那种压抑着什么的感觉似乎更强烈了。

    “额………”

    影族上一次折损的那三尊灵湖境灵尊和两个灵河境灵王去找的可是洛裳少爷,还是在人迹罕至的千川焰叶山,又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呢。

    那影族长老幽无行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可能会导致上一次的折损,只好把头低的更低了,无奈的拖延道。

    “欸,那这一次的折损呢?”

    影族幽皇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知什么原因,语气一下子变的很是低落,接着又询问起那影族长老幽无行对这一次影族生灵折损的看法来。

    “回大帝,这一次我族在云淅镇的损失我也认为是洛裳少爷和他的伙伴们干的,也只有他们有能力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我族这么多生灵。”

    那影族长老幽无行感觉到了影族幽皇语气的变化,可它还是觉得影族在云淅镇的折损与洛裳少爷有很密切的关系,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影族幽皇期盼的问道,它似乎是很想从那影族长老幽无行那里得到别的信息,那种压抑着什么的感觉更是强烈到了极致。

    这一次,它已经无法再语气平淡的问出来了,而是饱含着期盼的意味,让那影族长老幽无行都明显的感觉到了。

    “大帝,最近一段时间与我族有矛盾的族群或者生灵要么根本就动不起反抗的心思,要么就是心甘情愿,充其量就是心里会难受,根本不会把我族怎么样。”

    “而且,我族的据点远在人族西北祖地东南面的云淅镇,绝大多数族群或者生灵根本就无法猜到云淅镇有我族的据点。”

    “所以它们根本就不可能也不会去云淅镇灭了我族那里的生灵,还做的静悄悄的,要不是人族汇报,我族可能暂时都得不到消息。”

    “除了洛裳少爷,洛裳少爷本就是个护犊子的主儿,为了保护他的伙伴们,甚至敢跟冰灵之族的皇主隔空喊话,简直就没有他不敢的。”

    “咱们派出了三尊灵湖境灵尊和两个灵河境灵王去袭杀他们,虽然被他们干掉了,但以洛裳少爷的性格,根本就不会就此罢休。”

    “我猜测我族这一次在云淅镇的折损就是洛裳少爷的进一步报复,他是想告诉我族,我族敢动他的伙伴们,那他就十倍偿之。”

    “这也是唯一的可能,再也没有其他说的通的可能的原因了!”

    虽然,那影族长老幽无行感觉到了影族幽皇的期盼,可它还是只能咬牙说出了实情,必竟,云淅镇影族被灭的确最有可能就是洛裳少爷干的。

    为了帮助影族幽皇接受现实,而不是继续纠结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那影族长老幽无行更是直接告诉影族幽皇是洛裳少爷干的就是唯一的原因。

    “我知道我族的这两次折损最有可能就是洛裳干的,可那洛裳身具皇极灵雾,哪怕是赌上我族,也很有可能拿他没办法!”

    “你不知道,兽皇和冰雪灵皇已经彻底放弃了嘛,哪怕是那洛裳伤害到了兽族和冰灵之族,他们也不敢拿那洛裳怎么样,我又能怎么样呢!”

    “更何况,上一次折损还是我族先对那洛裳动的手,也根本没有理由反击,反而那洛裳可以随时出击,我又能怎么样呢!?”

    听了那影族长老幽无行的话,影族幽皇直接崩溃了,声嘶力竭的大声吼道,原来,它压抑的就是影族的两次折损是洛裳少爷干的呀!

    分明知道影族的两次折损最有可能就是洛裳少爷干的,但它偏偏拿洛裳少爷不能怎么样,还要防着洛裳少爷再出击,它不压抑才怪了!

    而且,由于是影族先动的手,有理的始终是洛裳少爷你一方,它也没有理由说洛裳少爷伤害了影族而对洛裳少爷发起反击,它崩溃的都要哭了。

    “原来,从一开始,大帝都不想觉得族内的这两次折损就是洛裳少爷干的呀!”

    那影族长老幽无行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太注重找到真正原因而忽略了什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忍不住在心里想到。

    “大帝,我再去仔细排查一下,看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线索吧!”

    那影族长老幽无行心知自己说错了话,惹得影族幽皇崩溃了,忙向影族幽皇说道,想早点儿逃离是非之地,免得承受影族幽皇的无边怒火。

    当然,它也的确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弥补影族这两次的损失,即使就是影族的原因造成的,但影族又怎么可能去承受呢。

    不管怎么样,分担影族绝大部分甚至是全部损失的永远都是其他族群的生灵,而它所需要做的就是去找到其他族群的生灵承担影族的这两次损失。

    “无行你刚才说什么!?给我好好跪着吧,我可没让你走呦!”

    影族幽皇哪里不知道那影族长老幽无行的小九九呢,当即拦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它,愤怒的对它说道,还让它回来继续跪着。

    “这也真是自找麻烦!”

    那影族长老幽无行只好返回又跪了下来,万分悲观的想到,影族幽皇又陷入了沉思和崩溃之中,它不知道这一次它又要跪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