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3、把我的不吉,送给你。
    砰!

    急促的巨响,身下青石板地朝前方呈扇形龟裂开来,龟裂范围内,十来个武人哼也未哼,就被撕裂成两半,鲜血和内脏漫天飞舞,场面十分血腥恐怖。

    李香君的意识刚好恢复清醒,正见这一幕,又被骤然袭来的血气一冲,竟当场晕了过去,终究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孩。

    而这一击的余势不止,老管家脸色巨变,只觉一股沛然巨力撞了上来,倒飞出去,撞在柱子上,狠狠摔下来。

    四品武者修为的老管家当场死亡。临死之前,他终于认了出来,那一抹深蓝。

    而轮到柴刚时,余势摧得他心口窒息,想要惊叫,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柴刚,柴大老爷。”燕离不知何时走向了他,“你的一生中,看过很多人临死前的表情,但你一定没有看过自己的,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的倒影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丑陋?”

    柴刚血脉偾张,整张脸都扭曲了,眼睛瞪得浑圆,“死……给我……死……”

    受心绪的影响,体内元气激烈沸腾,终于冲开了束缚。可也因此,体内经脉尽断,四品实力,竟剩不到五品。

    虽然实力十步存一,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虎王即便失去爪牙,依然可以纵啸山林。

    此刻他恨死了燕离,眼中只剩了他,怒吼一声,宛如一阵龙卷风一样冲向燕离。

    滚滚如潮的气息在大厅里肆意咆哮,无数的桌椅被掀飞摔碎,大厅霎时间千疮百孔。

    而这,却仅仅是暴风的边缘。

    燕离伸出左手,拦住了想冲上来的魁梧男子,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抬脚,踏步,挥剑。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

    但见一道寒芒掠过虚空,撕裂了暴风,大厅刹那间安静下来。

    柴刚的额上出现一道血痕,他声音嘶哑,充满了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才六品……”

    然后,他倒了下去。

    每出手,必全力。

    燕离体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元气,他的脸色不知何时满是不自然的苍白,站在血泊的中央,轻声呢喃,“把我的不吉,送给你。”

    ……

    李香君一直在做梦,一会儿是小时候的贫苦岁月,一会儿是翠烟楼的冲天大火,一会儿又出现了狞笑着的柴刚,但很快又被突然出现的燕离给赶跑……最后,剩下一张笑脸,如玉姐姐的花儿一般的笑脸,仿佛在道谢,又仿佛在告别。

    “姐姐……”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那张笑脸,触感温暖,像要融化她的心。

    可是,怎么感觉有些粗糙?

    意识迅速回归,她悠悠地睁开眼睛,视线聚焦,正与一双又深又亮的眼睛对上,俏脸刷一下迅速布满红晕,如晚春的桃花一样迷人。

    眼睛的主人是燕离,而她的手正放在燕离的脸颊上。

    红晕霎时褪去,因为燕离的手,也正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更过分的是,自己才摸他一边,他却把自己整张脸都占据了。

    她触电一样,迅速抽回了手,美眸浮现羞恼,但还未开口,就被燕离给打断了。

    燕离的眼睛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道:“你现在一定以为我在占你便宜。”

    “难道不是?”李香君一想到自己的脸居然被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男子给摸了,她的心就“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要是让妈妈知道,她非得跑进厨房拿菜刀,砍了这双手不可。

    “真是不识好人心啊。”燕离叹了口气,喃喃说道,“你的脸肿得和猪头似的,要不是怕你不敢出去见人,我干嘛要费那么大力气替你化瘀呀。”

    “你才是猪头!”李香君俏脸又忍不住红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柴刚那两巴掌实在不轻,又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脸部果然有丝丝的麻痒,而燕离的手确实有淡淡的白光,不由问:“这是?”

    燕离道:“我从《医问》上琢磨出来的,元气富含生机,只要操控得当,可以化去淤血,疏通经脉。”

    李香君惊讶极了,《医问》是她少数看过的几本医书之一,由传说中的药王张若虚所著,原书名叫《药王真经》,《医问》虽然只有真经的前一百篇,但任何一个人,只要将它融会贯通,必能成为一代圣手。

    燕离笑了起来,道:“你高估我了,我也只是粗略懂得几篇而已。”

    两人都不再开口。

    沉默中,李香君发现了个细节,燕离的手在抖。

    她冰雪聪明,立时知道了缘故。想来他维持这个动作已有很久,手臂早就酸麻不堪了吧?

    进而又发现一个细节,她能感受到,燕离手上粗厚的老茧,时而因为颤抖而不小心碰触自己薄嫩的脸,他总会第一时间维持住既使元气不流失,又摩不到的适当距离,如同捧着十分珍贵易碎的宝物一样。

    这种感觉,像一股暖流注入她的心里。

    不知过了多久,燕离收回了手,仔细端详着,像在欣赏天造的杰作,道:“好了,比原来更好看了。”

    李香君轻声道:“谢谢你。”

    燕离把手负在背后,半开玩笑道:“用说的,是不是太没诚意了?我可是挽救了你的脸,它肯定要比你的性命更宝贵对不对?要不然你以身相许怎样?”

    李香君神色如常,道:“勾栏在下九流里也算最低一品,娶我,你敢吗?”

    燕离嘴角扬起,道:“有人要白送我一头白白净净的猪,拿到手就能吃的,换成你要不要?反正我是不会拒绝。”

    李香君终是败下阵来,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待燕离走后,她才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身上并没有被侵犯的痕迹,虽然不知道晕过去后发生什么事,但总算是没被柴刚得逞。

    坐起来,窗外阳光正浓,已经是第二天了。

    重新换上一身翠兰色的襦裙,出了薄幕,四周不见燕离,再一转眼,只见他站在书房里,正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副画。

    “你该不会连丹青之术也有涉猎吧?”她有些惊讶道。

    “真当我无所不能啊。”燕离摊了摊手。

    李香君走进书房,美眸闪过丝丝异彩,道:“修行,音律,医道,无论哪一门都需要刻苦钻研才能有所成就,寻常人能精通一样,就足以受用终身,而你……”

    燕离笑了笑,道:“当你的价值只剩下‘活着’的时候,你什么都会愿意去做,去尝试。”

    他虽然在笑,可话里语间不经意透出来的沧桑,却让李香君不由自主的心酸:“你到底是什么人?”

    燕离淡淡道:“过路的人。”

    李香君眉头微蹙,这时屋外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她俏脸微白,道:“莫不是柴刚又来了?”

    “柴刚昨晚就死了。”燕离看也不看外头,“外面那些人啊,都是听说青藤院被一个恶人霸占,所以想进来救你来着。不过,大部分都是想趁机浑水摸鱼,占你便宜的禽兽,所以我让朝阳守着,敢进来就打断他们的腿。”

    李香君忍俊不禁,道:“你这个恶人可不比那些禽兽好多少。”

    笑脸忽然僵住:“你,你说柴刚死了?”

    燕离东看看西摸摸,一面应道:“死了。”

    李香君神情恍惚,心底蓦地空空的没有着落。

    过了会儿,她低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跟你交易么?”

    “为什么?”

    “柴刚还有一个儿子,师从宫延亭,整个临安郡最强的武夫……”李香君脸色苍白,“得罪了宫家,根本逃不出临安郡的……”

    她抿着唇,道:“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你拿了名额,赶快走吧。”

    燕离意味莫名地说:“那你呢?我若是逃了,柴二公子会放过你么?”

    李香君内心惨淡,面上却不显露:“人又不是我杀的,他们不会为难一个弱女子的。”

    她虽是弱女子,却有着很多男人都没有的爽快利落,半个时辰后,便已带着燕离来到了县衙。

    方县令身材发福,笑眯眯的大饼脸,像一尊弥勒佛。

    “没想到李大家亲自登门,本县不胜惶恐啊。”他说完看了看燕离和站在他身后的魁梧男子,道:“这二位是?”

    李香君轻声道:“我表弟燕离和他的朋友。此次登门有件事要麻烦方大人。”

    方县令笑呵呵道:“好说好说,李大家开口,本官当无不应。”

    李香君道:“我表弟想要书院的举荐名额。”

    方县令的笑容一僵,咳了一声,道:“这个,李大家,别的本官可以答应你,举荐名额事关重大,历来需要考核,最优秀的那个人才能拿到名额。恕本官冒昧,燕小兄弟户籍所在何处?若是不在本县,只怕连考核资格……”

    “方大人!”李香君冷淡打断,“若不是情非得已,香君不会上门烦扰,大人若是应下此事,香君绝不再提‘往事’,另外还有重酬!”

    方县令听见“往事”二字,脸色有些难看,思虑良久,他艰难点头:“既然李大家开了口,本官就冒一次险,还望……”

    “且慢!”

    就在这时,从外堂走进来数人,为首是个黑衣黑帽的捕役,像个领路人,脸有为难,朝着方县令频使眼色。

    开口的是走在第二位的华服少年,看着十八九岁的年纪,头束玉冠,眉目隐隐透着一股子目空一切的傲慢。

    他走进来便冷冷喝道:“举荐名额何等珍贵,说给人就给人,你这官当得比太守还要大?”

    方县令本来心中恼火,但见捕役的眼色,心知来人惹不起,便赔笑道:“未知这位公子是?”

    “宫家宫彦君。”少年又指着身后的青年,“他是我师兄柴荣,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来意吧?”

    少年说完,眼睛在堂内扫视一眼,然后发现李香君,不由眼睛放光,竟是再也挪不开了。

    “宫,宫家……”方县令霎时出了一身冷汗。

    不只是他,李香君的小脸也开始变化,她没想到柴二公子那么快就回来了,心里十分惶恐不安。

    少年身后的青年正是柴二公子柴荣,他淡淡开口:“方大人,我柴家命案有头绪了吗?”

    “还,还没……”方县令擦了把汗。

    “没有头绪,”柴荣的眼睛突然射出厉芒,“你不去查案,还在这里招待客人?招待的还是此案的嫌犯,你知法犯法,该当何罪?”

    “这话应该方大人问吧?”

    燕离安坐不动,悠然开口。声音不大,但极富磁性,所以他一开口,所有人的视线就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他从容自若地说:“大夏皇朝律令,诬陷上官,重打七十,若是刁民,还要罪加一等,剥除户籍,刺配元州。这位柴二公子当堂诬陷方大人,你们还不把他抓起来?”

    那些捕役捕快被说得一愣一愣,下意识就要上去抓人。

    宫彦君厉声叫道:“我看谁敢?”

    方县令虽惧怕宫家,但受到燕离提醒,想起自己可是朝廷封的官,这时稍微镇定。

    他朝着手下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道:“柴二公子,说话要讲证据,本官念你初犯,这次就算了。”

    柴荣神色平淡,道:“大人海量。不过,大人用举荐名额谋取好处的事,恐怕无可抵赖吧?”

    “这……”方县令脸色又是一变。

    “非也非也!”燕离站了起来,“表姐跟大人谈的是转移户籍的事,大人答应,让我成为青雅集的一份子,这样就拥有参与考核的资格了,大人你说是不是?”

    方县令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忙不迭地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

    燕离笑了笑,道:“想来你们还有要事要谈,我跟表姐就先告辞了。”

    方县令松了口气:“二位慢走,记得明日上午辰时考核。”

    李香君不动声色,跟着起身。

    “慢着!”那宫彦君横移几步,拦住了她,嘿嘿冷笑,“我怀疑你的身份,让我看看你的脸是不是刺客易容的。”

    他伸出了手,轻佻地朝李香君嫩脸摸去。

    啪!

    燕离挑了挑眉,干脆利落地拍开宫彦君的手,并且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前,闪电般踹出一脚。

    就在电光火石的刹那,宫彦君突然被往侧面推开,一只干枯的手挡住了燕离这一脚。

    手的主人露出形容来,却是个黑袍老头,眼神阴鸷,声音苍老:“小娃娃,一言不合就动手,倒是很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鬼,鬼,鬼先生……”方县令看到他,脸色变得无比的惨白,哆嗦着唇,“怎么,怎么是您……”

    这老头一身枯瘦,只剩皮包骨,看起来确实像鬼一样。

    鬼先生叫鬼手,临安郡唯一一个二品武夫,据说他最喜欢的就是把人的心脏掏出来,然后在他面前一口一口吃掉。

    他不理会方县令,微微眯眼,阴测测地笑着:“不过,你想不想知道,那些敢用脚踢我的人,他们都是什么下场?”

    “什么下场。”

    堂内忽然响起一个嘶哑如破风箱的声音,虽然平淡,可听在耳内却非常难受。

    开口的是燕离身后的魁梧男子。

    鬼手阴笑不停,循声看过去,突然脸色巨变,竟是连退数步,如临大敌一样,颤声道:“原,原来是二先生,您什么时候来临安的?”

    ps:前两章不算,照例跟大家唠嗑一下,千万别嫌我啰嗦呀。之所以选在第三章,是不想破坏大家的阅读感,然后这是今天最后一章。

    首先,我依然要感谢责编“听风小楼”,就这前三章,我前前后后写了近二十万的废稿,在她不厌其烦的指点下,设定了十多种开头(有些写出来自己先pass了),才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不敢说这个开局很好,限于笔力,已经是我目前所能呈现给大家,最好的了。《倾国》倾注了我很多心血,也承载了我很大的期望,这个书名,也不是心血来潮,应该把他分割成两个部分,就像封面上面标注的那样“一剑是他,倾国是她”。就像《玄衍》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理念一样,我会尽我所能把它完整表达出来,因为它就是我的思想,我的灵魂,同样也是本书的思想和灵魂。

    说到封面,要感谢平面大师小馒头sama,这是大师为本书倾情打造的封面,感谢大师(啪啪啪)。不要想歪,这是鼓掌。

    还要感谢玄衍书友群里,给我提供许多宝贵意见的书友,感谢你们。

    最后,由于我又开始工作了,没办法全职码字,所以暂时只能一天一更,偶尔两更,等我稳定下来后,调整好状态,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那么各位,重新扬帆,跟我一起启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