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6、小姐从良了
    晴天白日突然一片漆黑。

    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突。

    火鸦发出一声极尖锐的惨叫。

    所有真名异象瞬间灰飞烟灭。

    几乎又是瞬间,黑暗就消退得干干净净,晴阳再次照在脸上,让人恍然如梦。

    过程实在太快了,根本没人看清楚那黑暗的实体,但毫无疑问的是,与燕离有关。

    因为此刻,除了燕离还安坐不动以外,其余考生包括柴荣在内,都倒在地上翻白眼、抽搐、口吐白沫。

    柴荣颤巍巍着手,朝着鬼手发出无声的求救。

    鬼手却还没从震惊中回神。他根本就没看清楚燕离的真名是什么,只是他身为二品武夫,能感受到常人感受不到的东西,在那个瞬间,他的心里竟然升起了无尽的恐惧。

    他的神色变幻难定,想了想,径自走了。

    而没多久,柴荣身体剧烈颤动一下,就再也不动了。

    几个捕快上去确认,其中一个脸色苍白,道:“大人,全死了。”

    方县令下意识道:“胜者,燕离……”

    燕离站起身来,朝走过来的魁梧男子低声道:“把鬼手抓回来。”

    魁梧男子立刻追了出去。

    燕离随同方县令去县衙,注明了户籍明细,由方县令亲手书写举荐信,加盖官印,跟户籍证明一起,合成一份官方文书。

    方县令犹豫再三,文书上真名一项,填了个未知,因为他根本也不懂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考核才一盏茶的功夫,这一番杂七杂八的忙活,却足足用了一个时辰。

    燕离带着文书离开县衙,径自回到翠烟楼,可刚到门口,就被龟公拦下,“是燕公子回来了,看起来是凯旋而归啊,给您安排几个姑娘放松放松?”

    “让开。”燕离神情还算平静。

    “燕公子,您这是要找哪个院子的姑娘,小人先帮您看看她起了没啊。”龟公苦着脸,却还是拦着燕离。

    燕离抬手,“啪”的一声响,龟公就被抽飞出去。

    这一掌不算很重,龟公痛叫着,却又爬回来抱着燕离的腿,“我的燕公子啊,我知道你要去找李大家,可她今天不在啊,她出门去了,您改天再来行吗?”

    燕离面无表情,一截剑刃从袖子里滑了出来,寒光一闪,就见一柄长剑被他握住,架在龟公的脖子上,“我这人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

    “明白!”龟公立即松手,媚笑着目送燕离,然后苦着脸,赶忙去找老鸨。

    燕离大步走向青藤院,却见满院子忙碌的身影,都在搬东西。

    皱了皱眉,直接进入香阁,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早上出门时,一切都还好好的,才过了几个时辰,就已经人去楼空,这简直就像一场梦。

    这时一个婢女端着盆水进来,她看见燕离,下意识就想逃,可她的腿却没燕离的剑快,脖子上架着一把剑,杀人的剑,她腿都软了,还能怎么逃。

    “别,别杀我……”

    燕离道:“我不杀你,你老实告诉我,你家小姐去哪里了?”

    婢女道:“小姐从良了。”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有个很有钱的公子,替小姐赎身了,那人长得也好看,小姐有这么好的归宿,你也应该替她高兴才对。”

    “你确实应该替她高兴。”就在这时,门外传进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就见翠烟楼的老鸨领着几个护院进来,她忽然停住脚步,挥了挥手,让那些护院退了出去,然后才继续走进来,道:“这里没你事了,出去吧。”

    婢女如蒙大赦,慌忙跑出去。

    老鸨便是翠烟楼的老板娘,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体态丰腴,美艳动人。不过,能经营那么大的青楼,单是长得好看,那是万万不够的。

    “做我们这行的,肯定都希望找个好归宿。”老鸨淡淡笑着道,“香君是我一手带大的,说是我的亲女儿也不为过,我是为她好的,这你应该明白,就算她真的跟了你,你能给她幸福么?”

    燕离笑道:“正主出现,那就好办了,我这人听不来九假一真,九真一假之类的话,你最好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否则……”

    “否则怎样?”老鸨冷笑,“你还敢杀我不成?”

    燕离朝她一笑,猛地探出手去,捏住她细嫩的颈脖,重重地按在柱子上。

    五指缓慢收紧,老鸨眼白上翻,双腿悬空,拼了命地蹬着,双手不停地抠|挖着,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

    就算再美艳的女人,在这个时候都不免变得丑陋。

    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老鸨恐怕会被自己吓晕过去。

    燕离放松了一些力道,道:“你现在还觉得我不敢杀你?”

    “放,放开我……我说,我都说……”老鸨勉强开口。

    燕离放开了她,也不怕她逃。

    老鸨喘了几口大气,然后下意识朝门口看去,自己被人掐住脖子,那些护院居然没有一个进来,她暗暗发誓要把他们全部解雇。

    她恨恨地瞪着燕离:“你这天杀的……便是告诉你真相又怎样?你以为凭你那点修为能抢回香君?”

    燕离拉了一把椅子,大咧咧地坐下,道:“再有一句废话,我马上送你回归星海。”

    老鸨被逼无奈,只好道:“昨天晚上,临安宫家那边来递帖,说有贵人要来见香君。今早你去考核没多久,宫家的少主就来了,出天价要为香君赎身。”

    “你就答应了?”燕离的双目闪烁着危险的光泽。

    老鸨实在也怕了他,忙道:“怎么可能!我说了,香君是我女儿,我怎么会随随便便把她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是她还年轻,能再替你赚几年的钱吧!”燕离冷笑。

    老鸨假装听不见,道:“我拒绝了,于是他提出要见香君,见面之后,他当着我的面威胁香君,如果她不跟他走,就把我和楼里那些姑娘全部杀掉。香君是那么的善良,她怎么会忍心看着我们惨死。她能怎么办?为了我们,她只好答应了,可怜的香君……”

    她抹了几把泪,见燕离无动于衷,又恨恨道:“知道香君的去处,你也该死心了!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宫家少主可不是一个人来的,随行的有宫家的客卿鬼手,全临安唯一一个二品武夫,两根手指就能轻松捏死你。”

    就在这时,魁梧男子拎着个人走了进来,他在老鸨诧异的目光中,将那人扔在燕离面前。老鸨定睛一看,差点连魂儿都丢掉,“鬼,鬼手大人!”

    鬼手像一滩烂泥一样趴在地上,咬着牙道:“燕公子,这件事我绝不知情,是柴荣那个小畜生背着我谋划的,请饶我一条性命。”

    老鸨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她以为已经很厉害的鬼手,此刻却趴在地上向燕离求饶,

    她简直怀疑自己疯了。

    燕离站了起来,道:“去临安。”

    魁梧男子二话不说,又拎起鬼手,紧跟着燕离。

    “等,等等……”老鸨突然叫住燕离,犹豫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他,“我刚才说的全是真的,一开始不想让你知道,是怕你不自量力去救她,反而连累了她。这封信,是她托我交给你的……”

    燕离接了过来,摊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燕离,他说你走不出校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是,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请你一定要来救我,我真的很害怕……如果你没来,我就当你死了,然后替你报仇,就像你为我做过的那样。

    信的内容非常短,可是李香君的无助、惶恐与决心却已跃然纸上。

    ……

    却说宫彦君抱得美人归,火急火燎地带着李香君回了临安城。

    但马车终究慢一些,入城已是酉时。眼看城门封闭,宫彦君这才放下心来,慢悠悠回府。

    宫府的规模绝不下于翠烟楼,他带着李香君从后门进入自己的宅院,急不可耐地将李香君押入房中,喘着粗气道:“香君美人,我实在忍不了了……”

    他将李香君推倒在榻上,兴奋地脱去身上的衣服。

    一路上都浑浑噩噩的李香君终于清醒过来,她咬着牙道:“等等!”

    “怎么?到了我的地盘,你还想反抗?”宫彦君冷笑一声,“我告诉你,在我这里,没人救得了你,你乖乖从了我便罢,要是不听话,有你苦头吃!”

    李香君忽然露出一个稍显妩媚的笑容,眼波流转,道:“公子,人家一路奔波,不知吃了多少尘土,难道想先洗个澡也不成么?”

    “成,怎么不成。”

    李香君微喜,道:“那你先出去嘛,我洗好了你再进来。”

    她的每个表情,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带着莫大的诱惑。

    宫彦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哪还愿再等,他嘿嘿淫笑:“办完了事,咱们一起洗,不是更美妙么?”

    说完便是一个虎扑。

    李香君花容失色,朝旁一滚,使宫彦君扑了个空。

    宫彦君大感恼怒:“臭婊子,你信不信我马上派人血洗翠烟楼?”

    李香君娇躯一颤,怔怔无言,最终无力地躺倒下来。

    “这才乖!”

    宫彦君大喜,爬了过去,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让人血脉偾张的玲珑玉体,他的手虚抚,沿着恰到好处的曲线一路往上,然后握住了褙子的胸带,呼吸愈发粗重:“真是上天的杰作!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待你。”

    胸带一寸一寸被拉开,愈是这个时候,宫彦君的动作反而愈发慢了,就像打开一个藏宝箱,心情十分激动。

    ps: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