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7、参见龙首
    李香君的内心凄苦无助,两行清泪从脸上滑落。她闭上眼睛,只觉万念俱灰,若是失了清白,纵是最终被燕离所救,自己该怎么面对他?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这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道灵光,她像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试图抓住那道灵光。

    可是突然,门被急促地敲响。

    “谁!”宫彦君瞪着通红的眼睛。

    “少爷,是我。”门外传来一个古板的声音。

    “胡管家?”宫彦君缓缓吐了口气,不甘地看了一眼李香君,无奈起身去开门,不耐烦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胡管家看起来五十多岁,面容着装一丝不苟。整个宫府的人都知道,胡管家早年跟家主出生入死,被宫老爷当成兄弟看待,所以宫彦君也不敢随意轻慢此人。

    “老爷听说您回府,想见您。”胡管家看也不看床榻上的李香君,淡淡传了话,调头就走。

    宫彦君无奈,只好重新穿上衣服,本打算叫人来看着李香君,但怕下人忍不住诱惑,对她动手动脚,便去找了根绳子,绑住李香君的双手,牵着往宫府大厅去。

    宫老爷也在五十上下,作为临安郡独一无二的一品武夫,他有一张饱经沧桑的脸,微微斑白的两鬓,坐姿笔直,看起来整个人都稳如磐石。

    看到宫彦君牵了个女子过来,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道:“女色是修行大忌,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

    宫彦君一听,心道果然如此,定是有人看到自己带着女人回府,偷偷传报了。他恨得牙痒痒,暗暗决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

    “父亲,孩儿就这个嗜好了。”他面上带着微笑说。他聪明的地方在于,不会在宫老爷面前遮遮掩掩,要知道宫老爷最讨厌的就是敢做不敢当。

    宫老爷素来知他品性,只是皱了皱眉,便放过了,道:“你师兄考核怎样?”

    宫彦君讪笑道:“孩儿不知,但师兄可是五等真名,青雅集哪有人是他对手,您就放心好了。”

    宫老爷的脸一板:“就知道寻欢作乐,刀法可曾练了?”

    “从不敢一刻懈怠。”宫彦君立刻说。

    宫老爷脸色稍缓,点头道:“你是我孩子,终将继承我的一切,但你要是不能突破一品,我也不能放心交给你。所以书院要去,我再帮你找一个刀道大师做师傅。”

    “大师?”宫彦君心里一动。

    “燕十一。”宫老爷淡淡道。

    宫彦君惊呼道:“紫发黑刀燕十一?燕山盗野狐营大统领?可是他神出鬼没,父亲要怎么找他?”

    宫老爷道:“已有一些线索传回来,为父正在准备拜师的礼单,你也要给我争气一点,要是人家答应,你就给我好好修行,别给我丢脸。”

    “孩儿遵命!”宫彦君大喜道。

    紫发黑刀燕十一,燕山盗大统领之一,传闻他杀人从不超过十一招,刀法更是已经晋入化境,修罗榜排名十一位,虽是最末一位,但修罗榜原本可只有十个位置。

    “好了,回去吧。”宫老爷说着起身,正要回房,谁知宫府外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燕山盗办事,闲杂人统统滚开!”

    ……

    阿正当城守已有两个月,一开始他还兴奋地以为会有强盗来犯,可是两个月过去了,每当入夜,大门一闭,别说强盗,赶路的人也不敢前来自讨没趣,这让阿正想威风一把的热情逐渐减退。

    约莫一更天(晚十九点至二十一点),阿正靠在城楼上,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正想睡一觉,突听远处有“轰轰”的铁蹄声传来,他心里打了个激灵,一蹦老高。

    急不可耐地往远处眺望,在稀薄的月光下,只见地平线上出现了数百骑,他正寻思会不会是紧急战事呢,那数百骑已到近前,为首一个异常强壮魁梧的巨汉暴喝一声:“开门!”

    “来者何人!”阿正扫了一眼,发现这些人的脸上都戴着白色狐面,看不清真容。

    “你不会想知道的。”

    这时候,群中响起了一道轻笑声,数百骑分开两列,从中便打马走出来一骑,此人却没戴面具,借着月光,阿正看清了那人的样子,心脏不争气地一跳,因为他实在太美了。

    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头发,甚至他手中的黑刀,无一不在散发着极致的美,那是张扬到狂妄的完美无瑕,那是夺人心魄的瑰丽景致,像肆意绽放、永不消逝的烟火。

    可他是一个男的。

    “我叫燕十一。”他说。

    “不开门,便屠城。”他轻笑着拨了一下紫发,月光下,紫发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像有无数晶亮的紫色粉末纷纷扬扬。

    “屠,屠城?”阿正睁大眼睛,“这里可是临安城,你……”

    他话未说完,就有个将官冲上来一脚踹飞了他,并满脸赔笑:“原,原来是野狐营大统领。还不快快开门!”

    阿正惊呆了,不解道:“大人,为什么要开门,这违反了规定!”

    “你傻啊,他们是强盗!”将官一面赔笑,一面低声骂道。

    阿正更无法理解了,道:“那不是更不应该开门吗?”

    将官气得半死,低声道:“他们是燕山盗,燕山盗知道吗?”

    阿正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对方说的屠城,不是开玩笑的。

    门开了。

    紫发男子又是一声轻笑:“记住,你们什么都没看见。”

    “是是是……”将官忙不迭地点头。

    数百骑轰然入城,无人敢阻。

    宫府附近有个夜市,见有数百骑直奔宫府,纷纷跑去围观。

    那巨汉从马上跃落,狞笑一声,喝道:“燕山盗办事,闲杂人统统滚开!”

    他的身高有九尺,背后扛着根比他人还要粗壮的棍子,看起来像某种大型猛兽的骨头,赤裸着上身,光着一双特大号脚丫子,宛如虎王巡山一样。

    棍子不知何时被他握住,猛地一砸,宫府大门就轰然破碎。

    他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一个白衣书生,长得十分阴柔,瘦脸尖下巴,眼睛眯着,像一条蛇。

    两人打头,宫府内冲出来的护院无一幸免。另数百戴着狐面的骑士也纷纷下马,如潮水一样涌了进去,宫府眨眼便血流成河。

    在惨叫、呼喝、惊怒声中,紫发男子闲庭信步地走了进来。

    “住手!”宫家老爷赶了出来,高喝一声,“你们是什么人?”

    “明知故问,真是不美。”

    狐面人迅速分成两列,形成一个甬道,紫发男子沿着甬道踱步,轻笑声漫涌开来,在宫府上空汇聚又散开,顿时好像四面八方都有笑声一样,分外的诡异。

    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他身上,因为他实在太美了。

    宫家老爷瞳孔骤然收缩:“紫发黑刀,你是燕十一!”

    燕十一?

    宫彦君一听那个就是自己要拜的师傅,连忙拽着李香君跑了出来。

    紫发男子轻声一笑,道:“我已然闻到,不幸的味道。既然你认出我了,还不把那个女人给我?”

    他看也没看李香君,可众人却都知道,他说的是李香君。

    宫老爷目光冷厉,瞪了一眼宫彦君,道:“孽畜,你在青雅集到底干了什么?”

    宫彦君再蠢,也知道事情不妙了,他的优点就是有错认错,连忙道:“她是青雅集的花魁,是在县衙遇到的……当时,鬼手好像认出了一个叫‘二先生’的人,那人身边有个少年,好像跟她不清不楚……那少年就是杀死柴绍和柴刚的凶手,所以师兄为了在考场上乱他心神,让我替花魁赎身,事情就是这样了……”

    宫老爷只觉胸膛快要炸开,他是在江湖厮混过的,“二先生”是圈内人的叫法,指的是燕山盗黑骑营大统领燕朝阳,因为三个大统领中他排行第二,所以那些强盗都尊称他为二先生。

    他猛地扇了他一巴掌,骂道:“孽畜,天下有谁敢叫二先生……”

    话未说完,就被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打断。

    “天下有谁敢叫二先生,朝阳你听听,他们把你捧得那么高,我都找不到你的下巴了。”

    人墙形成的甬道尽头突然又出现了两个人。

    李香君听到了声音,进而看到人,眼泪霎时决堤。

    那两人,落后一个身位的长得十分魁梧,下颔蓄着一撮短须,穿了件短打,拎了个骷髅似的老头,却是只剩出气没进气了。

    打前一个,约莫十八岁年纪,穿着件灰色直裾,有一张顶级匠师雕琢般的脸,嘴角习惯性微微扬起。

    他的眼睛又黑又深又亮,世上绝找不出第二双这样的眼睛。

    此刻,这双独一无二的眼睛,正定定地望着李香君。

    宫彦君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他突然想起鬼手说的“那位大人的公子”,不由脱口而出道:“你是燕龙屠的儿子?”

    燕龙屠?

    李香君心神巨震,他原来是强盗的儿子,难怪一直不肯说出来历。

    但下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所有的燕山盗包括燕十一在内都对着少年单膝点地,并低下他们高傲的头颅,如同迎接他们的君王。

    “参见龙首。”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