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8、天涯海角,伴君幽独
    不是少主,也不是公子,而是龙首。

    燕龙屠?

    众人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这个名字的由来。

    三年前,燕山盗龙首下令火烧冀州连云山脉,江北三十七路盗匪联盟所有匪徒及其家属,统共十五万八千多条人命被活活烧死,哀嚎如雷,宛如鬼蜮。

    此事震惊天下。

    事发当晚,有人远远看见连云山脉燃起的大火,像一条巨大的火龙盘踞;漆黑的夜,燃烧的火,泾渭分明,则又如对弈时的术语“屠龙”。

    由于不是真的屠龙,于是就有好事者把二字倒了过来,燕龙屠由此诞生。

    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八岁的少年,就是那个恶贯满盈的屠夫?

    是的,从没有人看过他的真容,鬼手第一面着眼,就猜测燕离是不是燕龙屠的儿子,第二面就已然笃定,像他这样的老江湖尚且如此,遑论其他人呢?

    一时间,众人心神震动,以至于久久无声。

    燕离径自走到了李香君的面前,动作轻柔地替她解开绳子,弯了弯嘴角,“不告诉你,是怕你无法接受,或者认为我是个骗子。”

    此刻他是那么的温柔,一言一字一句,都像暖流一样注入李香君的心怀,凄苦荡然无存,豆大的眼泪从她的眼眶滑落。

    他的脸,他的声音,他的眼睛,在心湖清晰呈现。

    李香君忽然抓住了那道灵光,那是一句话,《女人经》里面的一句话,她不由轻声念道:“一旦相信了爱情,哪怕最后真的无路可退,也绝不会有一丝的后悔;那独自承担的伤痛,那无法传递的哀思,都只会让爱更加的弥漫,纯粹的东西就是如此美好,任谁也无法拒绝。”

    几乎话音方落,就有一道清光从天而降,没入她天灵之中。

    她的脑海似一下子涌出无数信息,然后,无形的气机自四面八方涌来,搅动气流,形成一缕缕青色的丝线,并在她的上空凝聚,勾画成一只通体青色的巨鸟。

    顺滑丝羽,栩栩如生,四条尾翎怕有六丈来长,双翅张开也有四丈,喙尖而长,凤目黄瞳,通体燃烧着青色焰火。

    然后,一声嘹亮的凤鸣冲天而起。

    “青鸾?”燕离有些惊讶。

    宫老爷更是目瞪口呆:“形神具足,三等大天众?”

    李香君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觉脑袋胀得非常厉害,最终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燕离抱住了她,然后抬手:“一个不留。”

    宫老爷瞳孔骤然收缩,他突然明白燕龙屠掩藏身份的方法了,只要杀死看过他的所有人。而现在又多了一个非杀不可的理由,三等真名,那是所有势力都不会放过的天才,只要放出消息,将会有无数人来争夺李香君。

    由于此刻他距离燕离只有数步之遥,他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几乎在燕离的声音刚落之时,他已猛扑过去,他相信只要抓住燕离,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然而却有一把刀比他更快。

    早在燕离开口之前,这把刀已出鞘,在宫老爷动之前,这把刀的主人就已经动了。

    但见紫色匹练瞬间划过虚空,如梦似幻,瑰丽中暗藏致命杀机。

    宫老爷猛地转头,但觉脖子一凉,头颅便已冲天而起,意识模糊前,只见燕十一不知何时背对着他,正轻笑着归刀入鞘。

    最后一个念头却是:这就是,修真境的强者?

    “父亲!”宫彦君悲呼一声。

    下一刻,一抹深蓝便洞穿了他的脑袋,白的红的一股脑炸出来。

    杀戮,开始了。

    ……

    三等真名,不论放在哪里,都是各大势力争相抢夺的存在。五等真名已极为少见,青雅集百年才出一个,何况三等?那可是百万个修行者里面都不一定能诞生一个的极品。

    真名共分为三个类别,七个品级。

    这七个品级从高到低分别是星主、首相、大天众、四方圣、小天众、地魁、或人。

    最后还有一种连微薄气机都没有,排不上品级的星象,大部分修行者,就都在此列。

    李香君的真名形神具足,宛如实物,排在第三等,也就是大天众。

    相传人出生时,如有星辰附体,便能觉醒各种各样的真名,这是先天因素。

    先天因素决定了真名的种类,又有后天因素,则影响真名的品级。

    真名觉醒需要一个契机,也就是后天因素。后天因素有好多种,读书明理,钻研技巧,甚至出恭、杀人、鱼水之欢等等,全都有可能诞生某种契机。魁梧男子,也就是燕朝阳,他就是在杀人之后觉醒的真名。

    而这些契机,就决定了真名的品级。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系统归纳后天因素,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和巧合。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契机最终决定品级,而“觉悟”则影响契机。就像李香君抓住并领悟了突然闪现的灵光,于是不但完成了真名觉醒的过程,还使青鸾形神丰足,达到了第三等的高度。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无疑会让人疯狂。

    因为愈是优秀的修行者结合,诞生的后代愈是有很大的几率获得顶级真名。女修行者不是没有,但三等真名实在太稀有了。

    毫无疑问,李香君正是遇到了燕离,才诞生的这个契机。要是换个人,觉醒不难,但要达到第三等的高度,就实在太难太难了。

    要知道,真名一旦觉醒,便会相伴终身,无法改变的。

    李香君悠悠转醒,只觉躺在一张大床上,不是宫彦君的床,也不是青藤院的床,感觉很陌生,但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像是燕离身上的味道。

    她睁开眼睛,就见到了一双又深又亮的眼睛,果然是他,这里是他的住处吗?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

    自己现在算是,他的人了吗?

    心“砰砰”地跳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燕离忽然问。

    李香君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天光大亮,自己又晕了一夜,道:“我在想,自从碰到你以后,就没有过好事。”

    顿了顿,又道:“这是哪里?你把我带到这里,要做什么?”

    心还在“砰砰”跳着。

    燕离笑着说:“还记得我那天说过的话么?这里叫孤月楼,是你以后的家。”

    俏脸微红,她正打算说“我可没答应嫁给你”,但还没说出口,突然怔住。

    因为燕离接着又道:“我现在以燕山盗龙首的身份正式邀请你加入燕山盗。”

    神情有些恍惚,燕离那天郑重其事地说着那样的话,原来是要自己加入燕山盗,而不是……

    她的脸霎时变成一个红苹果,她转过头去,轻咬贝齿,“我才不要当强盗。”

    燕离笑了笑,道:“你可是我从宫家抢出来的,属于战利品,没有拒绝的权利。”

    李香君心里是愿意的,她很想靠近燕离,想知道他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转头环视一眼,这是一个不大的阁楼,包括身下的床,摆设不超过五指之数,非常简洁。

    临窗处有个书案,上面倒是有些书籍,依稀能看到《论策》等字样。

    “以后,你就是野狐营的大统领,燕十一会指点你修行。”燕离说。

    李香君一怔,她依稀记得燕十一便是野狐营的大统领,不由道:“我若是成了野狐营大统领,那他呢?”

    燕离嘴角一扬,道:“他要退出燕山盗。”

    “这,这是为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

    李香君从床上下来,轻轻瞪了燕离一眼,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图谋我的?”

    燕离笑眯眯道:“三年前。”

    说着,轻佻地勾起她精致的下巴,“跟着我当强盗,怕不怕?”

    李香君突然抓住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然后泪眼朦胧地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死心塌地跟着你!”

    燕离什么也没说,只是捧着她的脸,吻了下去。

    没有人可以形容,那种滋味如何美妙。

    李香君只觉头晕耳鸣,唇间的触感像有电流一样,一波波传遍全身,又在某个点汇聚,直击心湖。她本能想推开燕离,可对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抱住了自己,无论怎样用力都挣不开。

    她犹自不肯松开玉门关,紧紧咬牙,不让他得逞。

    然而不知哪儿被燕离碰了一下,她整个人突然瘫软下来,玉门关大开,琼浆玉液被大肆掠夺。

    李香君逐渐抛弃了矜持,陷入了意乱情迷,她开始回应,但还是很羞涩。

    不知过了多久,唇分,燕离眼神充满了野性的征服欲望,道:“现在什么感觉?”

    “你混蛋……”李香君失去了全部力气,整个人都挂在燕离身上,骂人的话也是有气无力,反倒横生几分娇媚。

    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她用力推开燕离,道:“你是不是对每个女孩子都这样?”

    “当然不,”燕离习惯性地弯了弯嘴角,“我只对美人这样。”

    李香君终非一般女子,缓缓平复了心境,道:“你到底看上我什么?我能帮你做什么?”

    燕离道:“我之前说过,你身上有某种特质,真名是一个,但最重要的是,你懂得判断形势,分析利害,并作出最恰当的选择,野狐营是燕山盗的头脑,需要一个你这样的大统领,尤其是我不在的时候。”

    李香君迟疑道:“你觉得我真的能胜任吗?”

    燕离笑了笑,道:“跟我来。”

    他不由分说,拉起李香君的小手就往外走。

    李香君轻声埋怨道:“你怎么总是那么霸道,都不问我愿不愿意……”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顺从地跟在后面。

    燕离理所当然道:“这世上大多数人都缺少自主能力,我习惯了帮别人做主,你也要习惯被我做主。”

    “你真是个混蛋……”李香君感觉自己应该十分气恼,可心底深处却隐隐有着难以言述的欢喜。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觉得燕离这样说,她反而有了主心骨和依靠,让她感到很安心。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自己现在已经算是他的人了。

    她悄悄打量燕离的侧脸,想到刚才那个吻,心又开始跳了起来,突然好想就这样被他牵着一直往前走,永远不要停下才好。

    天涯海角,伴君幽独。

    她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