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9、喜欢咬人的妖精
    从顶楼阁间沿着螺旋扶梯下来,也是个阁间,装饰得十分雅致,那个紫发男子,也就是燕十一站在窗边,淡看白云苍狗。

    那个魁梧男子,也就是燕朝阳抱着膀子靠在柱子上,背后背着个包裹,似乎准备远行。

    李香君连忙挣开燕离的手,朝二人行礼道:“多谢二位壮士搭救。”

    燕朝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不用。”

    “燕十一,他叫你壮士。”燕离突然大笑。

    紫发男子,也就是燕十一转过头瞥了一眼二人,轻笑道:“小离离,你的意思是我很弱?”

    “不,我的意思是你很瘦。”燕离说罢,脸又一黑,“还有我说过几次,不要叫我小离离。”

    “小离离,你不坦诚的样子,实在不美。”燕十一只要笑起来,好像哪个角落都会有他的笑声,很是诡异。

    燕离黑着脸,道:“为什么我表达真实意愿的时候,你总是要曲解我的内心?”

    燕十一轻笑道:“美的极致,就是力量,这个道理你明明懂,怎么就是不承认?这世上再没有谁更比我懂得你的内心了。”

    李香君神奇地发现,燕离竟也有窘迫的一面,还以为他从来没有失态的时候呢。

    燕离走过来,指了指燕十一道:“这个长得好像变态一样的人妖,就是修罗榜第十一的那个燕十一,已是超越武道桎梏的真人,以后他将常驻孤月楼,指点你修行,野狐营的具体事项,也由他交接给你。”

    这世上大概只有他敢骂燕十一变态人妖。

    “燕,燕……”李香君一时不懂怎么称呼他,忽然灵机一动,唤了声,“大先生。”

    燕十一笑着说:“好有礼貌的孩子,真讨人喜欢。”

    李香君羞涩一笑。

    燕离又指着燕朝阳道:“他你已经认识了,叫燕朝阳,一品武夫,黑骑营大统领。燕山盗有三个营,每营千数,有四个小统领,昨晚你见过的那个大高个和蛇男,就是其中的两个。

    李香君盈盈行礼:“二先生。”

    “好。”燕朝阳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还有一个在执行秘密任务,你以后会知道。”

    燕离继续道:“我们的位置在娄月县,这里是我们其中一个据点。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你都要留在这里学习。”

    李香君深吸了口气,道:“你什么时候出发去永陵?”

    燕离微微一笑:“舍不得我了?”

    李香君看到燕朝阳背着包裹,就已经知道燕离要走了,有道是最恨离别,她的心里特别难受,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

    燕十一莫名一笑,朝燕朝阳使了个眼色,二人便往下走去。

    李香君轻咬贝齿,道:“你要走就快点走吧!”

    燕离忽然伸手一拉,便将她拥入怀中,道:“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

    李香君听了反而愈发难过。

    可她的表情忽然一变,像触电一样惊呼一声。

    然后满脸通红,气恼地说:“你说这话的时候能别摸人家……那里么……啊……不要摸……你这个大混蛋大色狼……”

    话到后边,已带了些哭腔:“原来你就是个大色狼,我中了你的圈套。”

    “这世上哪有男人不好色?即便有,看到你也会忍不住化身色狼的。如果后悔,我送你回翠烟楼怎样?”燕离的手不停,在她耳边吹气。

    李香君气坏了,忽然一口咬在燕离的肩上。

    燕离吃痛叫了一声,推开了她,恶狠狠道:“敢咬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咬向了李香君的唇,一面向更幽秘的禁地探去。

    双唇相接的瞬间,李香君全身就都失去了力气,很快缴械投降,只能任他施为。

    一番十分荒唐的胡天黑地之后,李香君脸红红地整理衣着。

    燕离不知何时,又变得十分温柔,轻轻地擦拭她脸上的泪痕,道:“傻瓜,你知道了我那么多秘密,我怎么可能送你回去。记住,以后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不但要霸占你的身体,还有你的灵魂,没有我的允许,就算是一根头发也不能掉……”

    李香君的心又开始跳了起来,心里有无限的欣喜。她脸红的时候,清纯中透着丝丝妩媚,她大概不知道自己这副样子对男人有多么大的诱惑。

    燕离实在也忍得好辛苦。

    李香君挂牌三年,依然保存着小女孩天生的那种天真和纯净,对男人来说,这就是世上最无法抗拒的诱惑。

    李香君这回主动把头埋入燕离的怀中,轻声地说:“我们才认识不到三天,你为什么那么信任我,如果我出卖你的话怎么办?”

    燕离道:“我观察你已有三年,我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加了解你。”

    “所以你就吃定了我……”李香君轻咬着他。

    燕离笑道:“你还真是喜欢咬人。”

    他定了定神,推开了她,看着她的眼睛,道:“我告诉过你,我是永陵人,其实我不止是永陵人,我还是将门子弟,我父亲曾是骠骑将军,十二年前被抄家问斩……我这次回去,目的是复仇,复仇的对象是整个大夏皇朝,你怕不怕?”

    李香君十分动容,道:“我当然怕,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就算怕也要继续走下去。我只希望,你不要忘记,有个人在等你,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随你去便是……”

    燕离突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抿着嘴,脸似乎也涨红了,最后实在忍不住,捧腹大笑:“你听不出来我在跟你开玩笑吗,居然那么认真地回答我……”

    李香君怔了怔,然后又羞又恼,抓起他的手,重重地狠狠地咬了下去。

    据说燕离走后的几天,楼里都还回荡着他惨叫的余音。

    ……

    数日后,燕山盗夜闯临安,屠灭百年郡望的消息不胫而走,然而紧跟着一个重磅消息,更是把人砸得头晕目眩——燕十一宣布退出燕山盗,并在娄月县开了个孤月楼。

    据说在孤月楼能买到你想知道的所有情报。而想要从孤月楼买到情报,就必须拿等价的情报交换。孤月楼不收真金白银和珍宝,只要情报。

    短短十天,孤月楼就被人踩破了门槛,但大部分人的来意都是挑战燕十一,以期一战成名。在死了数十人之后,挑战大潮才逐渐缓止,然而孤月楼的客人却不减反增,因为孤月楼不止燕十一,还有一个倾城倾国的香夫人。

    而燕离在马车上颠簸了十几天后,终于抵达了此行目的地——京都永陵。

    帝启十一年,九月十五。

    这一天的黄昏,燕朝阳驾着马车越过了一道陡坡,前方视线豁然开朗,一马平川。

    只见眼前是一条平坦而宽阔的通天大道,尽头处先见一条金灿灿的宽阔护城河,约有四十步,后方墙体高达十丈以上,远望如同一尾巨龙盘踞绵延,描绘出了一座宏伟巨城的轮廓。

    站在这个位置,还可以隐约看到一片金碧辉煌,那儿便是大夏皇朝的权利核心机构,举世闻名的“圣世宫”,也就是当今圣上的行宫。

    燕离掀开帘子看了一眼,道:“不愧是历经了三朝的永陵城,不论雄奇,单是那股子灵气就非同寻常,不是别的地方可以比较的。”

    燕朝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但过了一会儿,他却开口了,“酒肆。”

    燕离笑骂一声:“你就这点出息。”

    燕朝阳咧了咧嘴,算是笑了一下,然后他把车赶到官道边上,突然身子一晃,无声无息地窜入林子里。

    燕离迅速从车内出来,接过了车驾,若无其事地继续赶路。

    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流,都没注意到这个异变。

    护城河前,上面架着一座大型石桥,约有十二丈左右宽,但在中段处却设了一个牌楼。

    牌楼就像一个小型的城楼,中间铁画银钩书写着一个大大的“夏”字。在永陵定都的历朝历代,都会在这牌楼刻上自己的国号。

    在城门口拿出举荐文书,城卫军看他的眼神立刻变得不同,恭恭敬敬地让开了路。

    穿过城楼与城楼间的瓮城,眼前突然平铺出一条宽达百步的笔直长街。

    行人密布,摩肩擦踵,人声鼎沸,车马如龙;新旧酒楼茶馆、各色招牌幌子下是高高低低的屋檐交叠在一起;一间间店肆铺面敞开窗门;密密麻麻的小摊卖着各色杂货、鲜果、菜蔬;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汇集成洪流,冲击着燕离的耳膜。

    燕离喃喃道:“京都繁华,名不虚传。”

    “让开让开,快让开……”

    就在这时,突听前方传来一声方寸大乱的喊叫,前方人群一阵骚乱,惊慌失措地往两边拥挤,就见一辆马车朝着燕离狂奔过来。

    那拉车的马似乎失控,车夫攥着缰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脸都涨红了,马车反而愈来愈快。

    最终与燕离的马车“嘭”的撞在一起,由于速度而带起的巨大惯性,车厢以及车夫猛地向前倒翻,车夫吓得脸都绿了,突然看见了燕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伸出双手,希望燕离能拉自己一把。

    燕离嘴角微扬,探出马鞭一卷,那人就被从空中卷下来,摔在马背上弹了几下,滚到了车辕,又顺势滚到燕离脚下。

    他“哎唷”叫了几声疼,然后感激道:“兄台,真是多谢你援手了,要不然我指定得摔成瓣……”

    他扶着燕离的膝盖想要起身,低垂的头也跟着抬起,可是突然,皱成一团的脸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双目爆出惊人杀机。

    扶着燕离膝盖的手突然呈掌刀状,闪烁着幽蓝光泽,猛地刺向燕离的胸膛。

    ps:感谢“撕胸有礼、sherizard、水月渺渺、白首卧松云丷、枫雪沐年华”的打赏和月票支持。以后更新,周末没有意外都是上午,礼拜一到礼拜五都要上班,无法定时,包涵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