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16、伴君如伴虎
    在神州大地,即便是修罗榜排名第二、那位大闹造反的西凉刺史,都不敢当面调戏这位女子,燕离的行为,实在已经不足以用找死来形容了。

    可更让侍从们跌爆眼球的是,女子居然没怪罪,不但没怪罪,她还一本正经地回复了。

    “我叫姬纸鸢。”她说。

    燕离笑了笑,道:“原来是纸鸢美人,虽然很不想离开,但你看时辰差不多了,我还要去书院报道,这就失陪了。”

    他说完,也不等女子同意便起身,径自走了,就好像这里是翠烟楼一样,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下子,连小春都惊呆了。

    青袍人低声道:“陛下,此人言行乖张无忌,在永陵不出十日就会死于非命。”

    “还是别小看他为好。”

    就在这时,般若浮图却开口了,“此人留下三个刺客的性命,就是为了留下余巧巧买|凶|杀人的证据,陷害我和小春,则是为了揭穿这证据,我怀疑他在杀死余巧巧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一步。”

    小春惊呼道:“啊,小姐,那万一我们没说出来呢?”

    般若浮图笑而不语。

    小春立时反应,沮丧地说:“小姐从不说谎的,只要陛下问起,前因后果定然隐瞒不住。”

    “他是从孤月楼出来的。”

    这时候,另一个侍立的黄袍人轻声开了口。

    此人看着约莫六十左右,鼻高唇薄,身量高长。

    “孤月楼?”青袍人先是一怔,然后一惊,“敢问总管大人,难道跟燕十一有关?”

    黄袍人道:“跟燕龙屠有关。”

    青袍人楞道:“可燕十一不是已经退出燕山盗了吗?”

    黄袍人哂笑道:“你真相信?”

    青袍人想了想,道:“莫不是燕龙屠的儿子?”

    黄袍人道:“有司报来,此人从娄月县出发,一路上由龙魂枪护卫,入城之前才分开。如今燕朝阳下落不明,应该正躲在城中某个角落。燕龙屠派出燕朝阳保护此人,说明此人在燕山盗里也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不排除是他儿子的可能。”

    青袍人目光闪烁,道:“陛下,何不把他抓起来拷问,甚至可以借机要挟燕山盗。”

    姬纸鸢道:“杨安,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杨安,圣世宫所有宦官的头头,伺候过三个皇帝,在宫里地位崇高,是很多大臣巴结的对象。

    黄袍人躬身道:“恕老奴愚钝,陛下应当早有主张,老奴怎敢妄自揣测。”

    姬纸鸢道:“无妨,恕你无罪,说说看。”

    杨安老脸挂着恰到好处的媚笑,“那老奴便斗胆说上两句。老奴猜测,陛下不怪罪他,是暂时不想动燕山盗,目的是为了让西凉有所顾忌。”

    姬纸鸢微点螓。

    杨安精神一震,继续说道:“西凉来使议和,却不愿‘解甲’,定是要留着铁骑等待反攻的机会,动了燕山盗,若是能将之彻底铲除倒也罢了,若不能,必使燕龙屠倒向西凉,那样反而得不偿失。”

    姬纸鸢道:“说对了一半,燕龙屠这个时候派人来永陵,无非就是‘待价而沽’,如今民间也都知道是他杀了鲁启忠,这更助长了他的气焰。小小一个燕离还翻不起什么风浪,留着他,可以从他身上找出燕龙屠的秘密。”

    顿了顿,又道:“这件事绝不能让西凉人知道,把燕离的身份列为顶级机密。”

    “遵命。”

    姬纸鸢美眸微抬,“不过,朕倒是很好奇,他的价值有没有像他的胆子一样大,传令书院,此人真名若在三等以下,剥夺举荐资格,若他没有去处,就封个九品捕役吧,总该让他知道,谁才是神州的主人。”

    青袍人霎时冷汗密布,这百年以来,整个神州大地的三等真名加起来都屈指可数,哪有可能那么巧落到燕离头上,等于直接判了死刑。

    所谓伴君如伴虎,君心难测,真是一点没错,九品捕役,那不正中余行之下怀么?届时燕离即便不死,恐怕也会被整治得非常凄惨。

    “等等。”姬纸鸢忽又叫住了青袍人。

    青袍人还以为她改变主意了,连忙停住,“陛下?”

    姬纸鸢站了起来,道:“正要送浮图去书院,顺道过去看一眼。”

    ……

    书院报道地点,就在书院入口不远处的演武场。

    书院位于修真苑,修真苑位于永陵西北角,与皇城毗邻。

    演武场为武帝所设,如今大夏民风彪悍,尚武精神已深入帝国每个角落,如有争执不下者,多以“决斗”来分对错。

    只要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上了演武台,哪怕打死对手,也是无罪的。

    演武场是一个广阔如校场的空地,由青石板铺成,可容数万人同时观看演武。

    演武台就在中央位置,四四方方座立,虽然周围没有护栏,却也是非常宽广,足够两个修行者激斗,而不会波及观众。

    燕离走上演武场的台阶,只见入口就有一座数十尺高的塑像,雕的是个穿盔带甲,英姿煞爽的女子,铜制的宝剑插在脚下,双手放在剑柄上,双目远眺。

    她是如此的伟岸,让人自然而然心生崇敬。

    但并非塑像高大,而是她的身份。

    她便是大夏皇朝第一位女皇——武帝姬凤来。武帝一生战绩彪炳,不但是战场,据说她的后宫有三千八百美男子,夜夜都等着她的临幸,但大部分美男等一生都没等到,最后都给武帝陪葬。

    燕离只是扫了一眼,便径自走了过去。

    “燕兄等等我……”就在这时,台阶下小跑着上来一个青年,看着约莫二十一二,长得普通,穿得也很普通,倒是脸上挂着一张真诚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燕离停住脚步,道:“你认识我?”

    青年豪爽一笑:“在下赵启平,元州人氏,刚才在酒楼大堂,我看到燕兄戏弄余牧人,真是大快人心。”

    完了又小声道:“不过,燕兄可能不知道,这余牧人在书院虽然排不进前十,却也是前二十的高手,往常就仗着实力和身份欺侮弱小,而且睚眦必报,他肯定不会放过你,你可千万要小心。”

    他的眼睛透着一种光。

    燕离淡淡瞥他一眼,对他的笑容不感冒,倒是多少捉摸到他的一点心态,“书院前十?不是今天才报道么,怎么就有排名了?”

    赵启平“嗨”了一声,笑着道:“燕兄原来跟我一样,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我早来几天,倒是打听清楚了。燕兄应该知道举荐名额的稀有,可是有些人却不用举荐名额,就可以提前加入书院,书院早在好几个月前就开始授课了,而我们这种平民,却要等到今天报道以后……”

    他顿了顿,神神秘秘道:“那些人要么非富即贵,要么修为高人一等,譬如排名前十的那些人,你可千万别小看这排名,前十最弱的都有四品修为,所以啊,他们在书院都有特权,像今天是统一作录籍的日子,可你看那些人,一个也没来……啊对了,余牧人今天倒是要来的,他父亲虽是京兆尹,但京兆尹才正四品,惟有从三品以上的权贵才能获得免试权。”

    燕离意外道:“你打听得可真清楚。”

    赵启平笑着说:“这样才不会瞎摸乱撞,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对了,你测验过真名吗?我们县没几个人报名,我考校时,都没机会激发真名。”

    只有多个修行者一起观想,才会使真名显化,修行者太少,元气足够分配,就不会起冲突。

    燕离认真想了想,道:“我跟你一样。”

    赵启平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屑,在他看来,燕离定是羞于启齿,兴许七等或人都排不上。

    其实他的真名是六等地魁,一千个修行者当中只有一个,有时候一州之地都未必会出一个,算是排上了稀有的层次。

    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喜欢酝酿优越感,他喜欢看别人因为他而震惊的样子。

    这时快接近演武台,远远就看见人山人海,把演武台围了个水泄不漏。

    “对了,书院不止培养修行者,这些都是普通的读书人。”

    赵启平嗤笑道:“会写点文章,却觉醒不了真名,没什么太大出息,自书院出来便配发各州县,一辈子就是个芝麻官的命;不像你我,即便无法通过内院的考核,出来以后,也直接是七品以上的将官,还有很大的升迁余地。”

    挤入人堆,就听到里头爆发出一阵喝彩。

    通过周围人的对话发现,原来已经开始核查文书,据说是又发现了一个六等真名。

    神州大地划分十四个州域,大夏皇朝占据十一个,这十一个州里又有若干个郡,每个郡又有若干县,每个县都有一个举荐名额,大概有三百多人得到了名额,此刻就都聚在这里了。

    两人进了队列。

    众人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走下台来的学生,自有书院的人替他录籍,校正真名归档。

    “六等真名,得一个学点,这是你的身份玉牌,千万不要弄丢了。”一个教习模样的人将一块玉牌递给他。

    那人将文书递过去,激动地将玉牌接过来。

    燕离已经在等待赵启平对于“学点”的解说了,可是这次赵启平没有开口。

    因为另一个队列里突然走出来一个身穿团花圆领袍,头戴包巾的青年公子,正是余牧人。

    他的脸上挂着冷笑,“燕离,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燕离斜睨他一眼,道:“赌什么?”

    余牧人冷笑道:“赌真名的优劣,假如你的真名更优秀,我无偿奉送一千两;如果反过来,你就当场撕毁文书,滚出书院,并从我胯下钻过去,敢吗?”

    燕离嘴角轻扬:“你想得美。”

    赵启平心里暗笑,这个燕离还是很识相的。

    余牧人冷冷道:“哼,不敢就趁早滚回乡下,永陵不是你这样的人待的。”

    燕离悠悠道:“一千两你就想买到文书?什么时候,书院的举荐名额如此廉价了。”

    赵启平一呆,连忙拉了拉燕离的衣袖,小声道:“别意气用事,我听说他的真名很稀有。”

    燕离没理他,挑眉道:“如果我赢了,五千两,并从我胯下钻过去,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