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18、剑舞桃花
    众人惊呆了,因为什么都没有。

    燕离往镜前一站,什么都没有发生。

    赵启平险些笑出来,他暗自得意于自己的猜测,燕离果然羞于启齿自己的真名。

    教习眉头一皱,不敢相信资质如此低劣的学生居然能够从数十上百个修行者里脱颖而出。

    见燕离还站着不动,他有些不耐烦道:“下一位!”

    燕离叹了口气,喃喃说道:“我刚刚调戏了你们的女皇,如果不体现价值,只怕下场会很难看。”

    声音很轻,只有教习隐约听到,他脸上的怒容一闪而逝,“下来,还嫌不够丢人?”

    燕离眼神迷人,嘴角轻轻扬起,“别急,我会让你们永生难忘。”

    嗤笑声顿时此起彼伏。

    余牧人讥笑道:“小子,猖狂也要有个限度,你以为永陵是……”

    话未说完,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燕离的身上突然透出了莫名的气机。存思镜里,燕离的倒影开始模糊。

    赵启平一怔,气机演化,这是七等或人的现象。

    教习冷冷道:“法相,七等或人。”

    “也没什么了不起嘛。”一人回过神来,嗤笑道。

    话音未落,燕离头顶陡然出现大片大片的阴云惨雾,死灰中透着惨白,并交互映形,宛如漫山遍野的累累白骨,只一打眼,便能感觉到无数愤怨冲天而起。

    那人微微一呆,“异象呈现,六等地魁。”

    赵启平的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原来燕离的真名跟自己一个品级。

    余牧人微微眯眼,冷笑不止,高声叫道,“纵是六等又如何,还不是……”

    突然,他的话头再次止住。

    原来那阴云惨雾蔓延的速度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很快铺盖了整个演武场,方圆数里的空间。

    “这……”场内人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异象,一时惊呆了,更被那浓郁到几乎实质的死怨气息骇得心惊肉跳。

    余牧人勉强笑着,道:“不过是大了些……”

    这时台上又传下来一阵阵怪异的脆响,就见那阴云惨雾映形的累累白骨竟真的相互凝聚,组成了无数的白骨妖怪,正冲四面八方发出各色咆哮。

    这一下子,胆子小的人已经吓得瘫坐在地,并有人开始向演武台外逃跑了。

    只有内圈的修行者,勉强定住胆气。

    教习眉头皱起,“法相,五等小天众。”

    余牧人深吸一口气,冷冷道:“五等,还是我赢!”

    赵启平惊魂甫定,眼中略带恐惧,打量着漫天奇形怪状的妖怪,颤声道:“这,这些到底是什么?”

    没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场内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真名。

    这次异象许久没有变化。

    教习重复道:“法相,五等小天众。”

    但燕离依然没动,这回没人再笑他了,而是万分紧张地盯着他。

    余牧人的眼睛更是眨都不眨。

    就在这时,突有一人开口道:“气机丰足,异象呈现,真名显化,这明明已是第四等了啊。”

    顿时有一阵阵惊呼。

    余牧人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

    教习面无表情道:“未知真名,不算品级。”

    余牧人心情微松,道:“常教习说得不错,这可是书院历来已久的规定。”

    呱!

    这时异变又生,那无边无际的阴云惨雾突然朝高空汇聚,只见灰白的雾突然变成了黑灰的液体,“咔咔咔”的声响当中,凝合成一个全身乌黑的人形鬼物,其黑面獠牙,三头六臂,全身上下唯独一双眼珠子猩红,宛如黑夜中两盏醒目的灯笼。

    这还不止,从那鬼物身上又涌出丝丝缕缕的气息,“呱”的一声,但见一只鸦头人身黑羽,手拿黑叉的怪物凭空生就。

    “呱呱”之声突然不绝于耳,很快,大片的天空就被近十万的鸦头人身怪物占据,盘旋在三头六臂的怪物身周。

    那怪物猩红的眼珠子往下一瞪。

    数百修行者惊恐万状,争先恐后地朝演武场外逃去。

    赵启平没有逃,他的全身都在颤抖,可是他没有逃。

    余牧人也没有逃,他瞪着眼睛,咬着牙。

    教习也没有逃,但脸色已失去最初的平淡。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三人耳边突然传来娇腻妖媚的笑声,仿佛集世间魅惑之大成,仅是声音,就让人小腹火热,不由循声去看。

    但见另一片天也在交汇演化,丝丝缕缕的白雾之中,形成了一张倾城绝色、美艳逼人的脸,声音便是从她口中发出来的。

    余牧人看呆了。

    那女子朝三人眨了眨眼,白雾突然散去,露出了不着片缕的上身,

    赵启平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但目光往下移,却又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原来,那女子下身竟是雪白的蛇尾,正搅动着白雾,往旁扩散。

    雾隐之间,突又传出数以千计的娇笑,但见细长身影一闪,跃出来数千身段妖娆,脸容娇媚的女子,无一例外的赤身裸体,在上身为人,下身为蛇的女子身旁翩翩舞动,娇笑不断。

    不待三人反应,西北方向又有异动,但见狂风大作,凭空里显出密密麻麻的灰羽,蓦地一声鹰唳,无数的灰羽“哗啦”的形成了庞然大物的轮廓。

    整个永陵,彻底暗沉下来了。

    赵启平翕动着唇,再也无法忍受,仓惶地往外奔逃。

    余牧人只坚持了不到几个呼吸,也跟着朝外逃去。

    教习脸色极为难看,环视四方,目中映照出的景象,是那庞然大物仅凭羽翼就已覆盖了整个永陵,连恐怖也不足以形容了。

    突又一声鹰唳,那双翼似乎动了一下,无数团天火便从天而降。

    教习瞳孔骤然收缩,明知是幻象,却控制不住身子,往外奔逃。

    这一下子,整个演武台倒只剩了燕离一个人。

    没人发现,那巨鹰、恶鬼、蛇女,都用一种极为憎恶的目光盯着燕离,仿佛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从来真名都与宿主亲密无间,绝不可能互相伤害。

    燕离恍如未觉,事实上,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它们的真容。

    往日里,只有“发病”的时候,才能隐约看到它们的幻象。

    是的,它们就是诅咒本身,那八道意志的其中三道。

    诅咒伴随的同时,也给予了燕离无可比拟的天赋,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在没有功法的情况下生生将修为推到六品。

    不过,这并不是他真正的真名。

    他的真名,从他出生开始,就被这八道意志联手镇压着。

    冷汗,从燕离的额上滑落。

    他开始有些控制不住了,最后深深看了一眼,正待收回,却在这时,鹰唳、娇笑、鸦鸣齐齐爆发,它们失控了。

    群鸦乱舞,万鹰咆哮,死怨之力如滚油沸腾,铺盖整个永陵,宛如从天而降的海啸,尽管只是幻象,永陵城却还是乱成了一锅粥。

    燕离神色淡漠,冷眼旁观。他虽身为媒介,但只是显形,还无法伤害到他。

    过了片刻,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也好,你们三个在外面大闹,看看还能不能镇压我的真名!”

    他心念一动,存思镜没有变化,茫茫无尽的死怨大潮中突然出现一道紫色剑影。

    此剑一出,整个永陵城便响起了难以计数的剑鸣,相互交汇着形成独特的乐章,丝丝缕缕,竟是极为悦耳。

    紧跟着剑鸣之后,无数的剑器自发浮空,无论宝器还是凡兵,都自发地透出某种气机,与那死怨大潮相互对抗。

    与此同时,就在演武台外不远处的一座观星台上。

    青袍人惊喜道:“陛下,那是什么真名,居然能对抗此异象?”

    呛啷!

    几个精锐武士,竟也控制不住手中的剑器,冲天而起。

    总管杨安收回目光,艰难地道,“引百里神兵朝拜,此等威势,难道是传说中的神兵,一等剑主……”

    青袍人险些栽倒在地,台上众人瞠目结舌,哪怕是小春,也明白一等真名意味着什么,那是必然会成为绝代强者的象征。

    大夏皇朝四百多年历史,只出过寥寥数个二等真名,至于一等,则从未听过。

    般若浮图的美眸闪过一丝惊讶,她的眼睛看不见,感应却颇为敏锐,所以她能感受到两种异象都似乎跟燕离脱不开关系。

    青袍人大声叫道:“就算不是一等,看这威势,也至少是二等首相,陛下,此人在演武台左近,定要查出他的身份,收入书院,为帝国效劳!”

    “慌什么。”

    姬纸鸢淡淡不置可否。

    杨安低声道:“已派了个卫尉司虎校过去。”

    姬纸鸢没说话,她看着死怨大潮中隐隐约约的紫色剑影,美眸中带着丝丝疑惑。

    终于,从剑鸣响起那个刹那就开始悸动的心,宛如破茧而出一样,涌出来了什么东西。

    她的眉头微挑,周身气机演化,难以言喻的迷人芬芳从她身上散逸出来,众人精神一震。

    但见气机卷动空气,形成绵绵的涌浪,四面八方传递开去。这些气机突然出现无数气旋,并在纷飞中化为瓣瓣桃花,随之三五成群,似透着莫名的欢欣喜悦,围绕剑器飞扬舞动,助其对抗异象。

    剑器受到桃花的加持,剑势大涨,势如破竹地摧毁异象。

    “啊,你们看那桃树,开花了!”青袍人突地一声惊叫。

    小春瞪大眼睛,只见楼下不远处的一颗桃树突然长出新叶,粉花朵朵绽开。

    杨安怔怔地看着这一幕,记忆深海不断翻涌,最终沉沉叹了口气,“‘剑舞桃花’,时隔十八年,没想到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