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21、一山不容二虎
    燕离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自称唐桑花的少女扁了扁嘴,道:“怎么,听到本姑娘的名字,你居然不表示惊讶?”

    燕离道:“你是谁都无关紧要,我是来找你做买卖的。”

    唐桑花笑吟吟道:“好,我知道你今天挣了五千两,我要一半。”

    燕离眼神轻佻,停在她的傲人双峰上,“这是你的卖身价?”

    唐桑花的笑容不变,突有元气激荡,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柄弯刀,被她反握在手,又是一闪,她的人已到了燕离的身前,弯刀也已贴着燕离的咽喉。

    她眨了眨眼睛:“现在,人家只要轻轻一动,你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哦。”

    美人近在咫尺,若有似无的茉莉香味透鼻而入,让人的心神不由为之安宁下来,可是这种安宁的背后,却有着让人遍体生寒的致命危机。

    对燕离来说,如此强烈的危机感,如同黑夜里的明灯一样醒目,绝不可能忽略。

    刀锋不断散发出强烈的意味,几乎使整个咽喉都僵硬成块。只有宝器才能有这份压迫,说明唐桑花至少是三品武夫,她看起来不会超过十八,由此可以推断,她必是书院前十。

    燕离没有动,这时候的任何一个动作,都会招来难以想象的后果。

    他只是微微一笑,道:“提刀做买卖的,都是无本生意,像唐姑娘这样的美人,实在不该学那些粗莽的汉子,有辱斯文,淑女的形象,也要大打折扣,对不对?”

    他的声线极富磁性,听不出慌乱;他的眼睛又深又亮,此刻又满是柔情,相信只要是个女的,都会被他的眼神给融化。

    “算你嘴甜……”

    媚意天成的笑声,从唐桑花的嘴里发出来。

    她没有急着收刀,而是笑意盈盈道:“想要姐姐原谅你也可以,那五千两我要六成。”

    燕离也笑了,笑得眯起了眼睛,道:“休想。”

    “你不怕死?”唐桑花挑了挑眉,刀锋又逼近一寸。

    燕离笑道:“谁不怕死?我当然怕,可是你未必杀得了我。”

    唐桑花紧紧盯着他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实力明明凌驾在他之上,几乎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可就是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在心头盘桓不去。

    她又想到了方才演武台的异象,混沌真名,没有依据可循,说不定真的有什么特异之处。

    燕离嘴角轻扬,道:“我可以给你六成,但要用余行之的所有情报来换。”

    顿了顿,他加强了语气,“是所有的,要具体到他小时候尿过几次床……”

    唐桑花细眉微蹙,道:“我不做这种买卖,你来的时候,他没告诉你?”

    燕离耸耸肩,道:“那你半文钱也拿不到。”

    弯刀最终还是离开了燕离的颈脖。

    唐桑花坐了回去,风情万种地白了燕离一眼,“急什么,我做不了,不代表别人做不了,肯给钱的都是大爷。今天你先回去吧,最迟明天就会有结果,”

    “不过……”她媚眼如丝地说,“你该知道这种订制的活,收费向来是比较高的。”

    燕离笑道:“钱不是问题。”

    “爽快。”

    ……

    燕离回了住处,左右无事,便拿出《洗心诀》翻看起来。

    法门的要诀都非常的艰深晦涩,如果不能参悟它真正的含义,是很难修成的。而孤本的价值就在于此,它可以让人少走很多弯路,相当于时刻都有名师指点。

    虽然看起来极为晦涩,可燕离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几乎都看懂了。不单是理解了字义,而是藏在字义里面,法门的核心理念。

    这道法门的效用很简单,很强大,很暴力。

    大义是说,修成以后,修行者可以借助剑器来吸收外部击打力,然后储存在体内,最后一股脑爆发,会有极强的威力。这跟他一出手,必然发出全力的毛病倒是相辅相成,二者相加,应该不止一加一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他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天元抱鼎,始终如一,玄始灵神之妙,在于剑,未通于剑,并通于剑,故通于剑;舍人而剑,无上真知,沛顶升华之精,在于藏,未通于藏,并通于藏,故通于藏……”

    此时此刻,燕离默念着口诀,绝然想不到,日后竟与“藏剑”结下了莫大的渊源。

    燕离的心沉下来,很快就进入“天元抱鼎”的境界,存思中,五色虹桥缓慢流动,此刻没有运转“剑心具象”,此间异象顿时显得幽深而神秘。

    天元抱鼎,当然不是存思“鼎”,而是一个形容,就是吸引天地元气从天门进来,凝聚在一处,不让它进入五色虹桥的周转里。

    始终如一也很容易理解,就是不变。

    玄始灵神之妙……玄灵便是人的灵魂,这段话大意是说,灵魂的妙处,在于提升剑的气魄,不理解的,要使之理解,不断努力,直至大成。

    这段话教给任何人,恐怕都是一窍不通的。

    可让燕离暗感神奇的是,他几乎瞬间明了口诀的含义。

    这时就见天门涌进来庞大的元气,在进入五色虹桥前被截止,抱聚成团。

    燕离观想中,抱聚成团的元气逐渐凝成一个人的模样,当然就是他自己。并在源源不断的元气冲击下,逐渐变得锋芒毕露,宛如一柄出鞘利剑。

    事实上,很多修行者练到这里,都会努力把自己的灵魂观想成剑的形状,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理解误区。

    灵魂就是灵魂,怎么会变成剑呢?即便可以,也不是现阶段的修行者所能接触到的。

    在燕离的存思里,灵魂逐渐有了剑的锋芒,有了锋芒才会诞生剑势。

    弄明白了这一点,他的心里十分惊讶。

    这道法门虽然还比不上《太白剑经》,可也绝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大路货。

    或许可以查一查它的来历。

    定了主意,他很快收心。

    此刻第一阶段已经完成,没有感觉到疲惫,便开始准备第二阶段。

    舍人而剑,从字面上理解,就是取剑而舍弃自己。

    燕离的理解却是,忘却自我,心中有剑。

    他心里一动,这与“剑心具象”颇有相似之处。

    这十五年以来,他一直在想剑心到底是什么东西。可实际上剑心不是什么东西,它只是一个信念,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切实存在的幻想,一个无上的境界。    既然是幻想,自然不存于现世,所以就需要极其强烈的信念,来使它成为“真实”,最终达到“剑心具象”的境界。

    舍人而剑,也是一种信念。

    而答案就在接下来的一句“无上真知”,意为这种信念是至高的真理,或者说,你必须抱有这种信念是至高的真理的理念,要用强烈的欲望和强大的意志使自己去相信,去接受。

    有了这些基础,接下来就都非常容易理解了。

    沛顶升华之精……意为将信念提高,直至能够升华到更上一个层次,要诀就是藏,不理解的,要使之理解,不断努力,直至大成。

    难怪会称之为《洗心诀》,这确实是对心灵的一场洗礼,只要能完全参悟,对于日后的修行有着莫大的好处。单从价值上来看,这道法门远远超过了其他更强大的剑诀。

    到这里,这道法门的核心要义,就一清二楚了,

    信念的凝聚,对燕离而言,已是驾轻就熟。

    舍人而剑,信念一出,抱团的元气里,由元气凝聚而成的灵魂投影突然变得透明如镜,并有一柄剑映照出来。

    起先只是影子,剑意逐渐浓郁,过程十分顺利。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影子剑大股大股吞噬元气,逐渐凝实丰沛,最终变成一柄宛如实质的长剑。

    铮!

    一声鸣啸,长剑破空而去,无数元气紧随其后,没入冥冥渺渺的深渊里。

    燕离心知已到了关键时刻。

    就在这时,五色虹桥突然激射出剑影。

    燕离一怔,他并没有运转“剑心具象”。

    随后就觉中丹田处突然一热,像燃烧起来一样,无尽的热气散逸出来,拼了命地在狭小的中丹田里左冲右撞。

    观想里面,中丹田里的元气幻化成了无数小剑,正与那实质化的长剑激烈交锋,余波扩散出来,不断冲撞狭小的丹田壁。

    燕离只觉胸口处酸麻痒痛,各种“销魂”滋味一股脑袭来。

    他立刻明白,一山不容二虎,两道法门的信念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燕离咬牙强忍,他可是强盗,没有把吃到嘴里的东西吐出来的习惯。

    用足了定力,使心湖古井无波。

    继续沉下心神观察,天门往下是虹桥,虹桥下去便是深渊底部,两种不同的剑意摆开了阵势,如同两国交战的军队,直接跳过试探的阶段,激烈地厮杀着。

    伤亡可谓惨重啊!

    他心里发狠,五色虹桥感受到他心意,立时沸腾起来,并投出大量剑影。

    剑心一方得到强大增援,立时也凝聚成大剑,倒将另一方死死压制。

    经过半个多时辰的交锋,最终那实质化长剑还是败下阵来,率着残兵败将俯首称臣。《洗心诀》再如何神妙,又怎比得上《太白剑经》。

    这就成了?

    燕离轻轻吐了口气,仍然有些不真实感。那个内院教习苏羽还说百年来都没人修成,结果自己一修就成,莫非其中有什么副作用不成?

    这样想着,退出了存思状,上下左右,仔仔细细检视身体。

    突然,他的神色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