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25、甲字一号
    强盗?

    大部分的人,根本就不认识他。

    强盗是怎么当上教习的?而且还是内院教习!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甲字院的授课,区别于其他堂座,是由内院教习来完成的。想也知道,内外两院的差距犹如鸿沟。

    不知是否有意,中年男子,也就是蒋长天眼睛里的阴鸷,总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所以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蒋长天道,“在这里,必须服从我的所有指令,如果有谁敢违抗,别怪我的刀不长眼睛!”

    强盗杀人,确实不需要太多顾忌。

    “我知道在座的大多数人,来自于偏远的、消息闭塞的山村,大概连神州的局势都不太了解。”

    蒋长天淡淡道:“书院不收你们半文钱,培养你们成才,最终都是为了让你们更好地效忠皇朝。不过在此之前,你们要了解你们效忠的对象以及它的敌人。现在,谁来说说神州大地这十年以来的情势?可以分析一下你自己的观点,要是说得好,奖励一个学点。”

    听到“学点”二字,数人眼睛放光,连忙抢着要回答。

    燕离莫名其妙,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连海长今,“什么是学点?”

    连海长今笑着说:“书院去年成立的考评新制度,你只要知道,学点最高的那个学生,走出书院,将得到圣上亲授的三品官印,司职任选。”

    他的话语立刻使得整个学舍闹哄哄起来,不管懂不懂会不会,抢着机会再说。

    蒋长天冷笑:“要是不懂装懂,扣除一个学点,学点为负,立刻赶出书院。”

    全场一下子安静下来。

    “怎么,一下子就怂了?”蒋长天环视一眼,冷笑不止,“书院真是一届不如一届,这次选的种子,还全都是孬种!”

    “我来!”

    就在这时,余牧人站了起来,感受到目光的汇聚,就连唐桑花都看向了他,立时红光满面。

    他本就喜欢万众瞩目的感觉。朝着唐桑花微微一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风度翩翩,道:“十一年前,也就是太康十八年,先帝不幸仙逝,今上登基为帝,改年号帝启。帝启元年,边荒告急,蛮荒二族结成同盟,同年七月,凉州刺史秦缺月不认新皇,以矫正朝纲为名,起兵攻打益州。西凉铁骑与数百修行者长驱直入,连破七城,整个皇朝无人能挡,幸有武神护佑……”

    余牧人顿了顿,沉着嗓子,道:“是时,武神亲自请命,于并州摆开阵势,五战三胜,西凉大军被阻在岭州,自此寸步不能进。”

    “同年九月,蛮荒二族效仿西凉,大举进攻边陲重镇,容城三度失守,都被张之洞老将军重新夺回……”

    “乱战一直持续到月前,”说到这里,他斟酌了一下言词,“王大将军设计杀死西凉名将鲁启忠……”

    “停!”蒋长天打断了他,“你确定是他么?”

    余牧人心里有些发虚,怔怔不知该不该说实话。    蒋长天冷哼一声,道:“圣上从来不喜欢弯弯绕绕的东西,所以不会掩盖事实,你连真话都不敢说,还指望你为圣上披荆斩棘?换人!”

    余牧人悔得肠子都青了,语速又快又急,“先生,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晚了。”蒋长天毫不容情,目光在所有人脸上扫过,最终定格在燕离身上,“听说你是这一届的甲字一号?就你了,既然是甲字一号,应该可以比他做得更好,要是答不上来,或者说不出自己的观点,扣除两个学点,立刻赶出书院!”

    余牧人暗喜,冷笑着看了燕离一眼,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心道:消息还没传扬开来,谅你一个贱民也无从得知其中内幕!

    他却不知道,他嘲笑的对象,正是内幕的主角。

    突然降下无妄之灾,燕离不动声色地应道:“先生,等价交换的原则应该到哪里都是通用的,既然学生的惩罚更重,奖励是否也要相应提高?”

    “从来没有人敢跟我讨价还价,”蒋长天淡淡道,“你是第一个。看在你勇气可嘉的份上,可以,但是……”

    “但是?”

    蒋长天意味深长道:“我要知道鲁启忠死亡的详细经过!”

    众皆暗笑,谁都认为蒋长天这是故意为难燕离,鲁启忠怎么死的,谁知道?

    余牧人目光闪烁,暗自猜测,难道这个蒋长天已经被父亲收买了?

    谁知蒋长天又补了一句,道:“就算编,你也要给我编出来。”

    燕离意味莫名地笑了起来:“这个简单。西凉军全军出击,准备一举攻下并州,被燕山盗趁虚而入,他自己也死在燕十一手里。”

    称得上言简意赅,给人感觉就是瞎编乱造,胡说八道。

    就在众人幸灾乐祸,等着蒋长天大发雷霆时,出乎意料的,蒋长天居然十分平淡地问:“就这样?”

    “就这样。”燕离点头肯定。

    蒋长天道:“燕山盗怎么得到消息的?”

    此言一出,众人俱是一愣。蒋长天的话无疑是肯定了燕离的话,问题不在于燕离这些瞎编乱造的话语,而是其中所包含的信息量。

    鲁启忠是死在燕山盗手里的!

    此刻众人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强盗杀死了西凉名将?强盗结束了长达十一年的内乱?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早就知道内情的,只有四五个人,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这四五个人当中,惟有唐桑花美眸微露疑窦,虽然燕离说得漫不经心,可她却有一种直觉,燕离说的都是真的。

    他怎么会了解得那么清楚?

    “天知道,”燕离耸了耸肩,“也许是阿猫阿狗告诉他们的。”

    蒋长天面无表情道:“现如今西凉议和,你认为朝廷应不应该接受?”

    燕离沉吟片刻,道:“目前问题不在于接不接受,而在于西凉议和背后的目的。众所周知,西凉军机院近十年人才倍出,秦缺月的弟弟秦关月更是杀死了原修罗榜高手,挤入前十之列,死一个鲁启忠,算不上伤筋动骨,找出议和背后的阴谋,才是根本。学生这里有上、中、下三策,不知先生有兴趣听一听么?”

    “哦?”蒋长天的神情首次出现了些微的变化,“讲。”

    燕离道:“不去管西凉议和的用意,朝廷假意与之议和,借用调军、演练、视察民生等等方法测探军机院的深浅,西凉的军况、部署、战略意图……需要多个经验丰富的细作,如果能得到详尽的情报,就能在短时间内制定反攻之策,相信只要将士用命,收回岭州轻而易举。皇朝借此重振声威,民心可用,诛除叛逆,指日可待。此为上策。”

    蒋长天神色渐缓,点头道:“继续说。”

    “朝廷依然可以假意议和,一面观察西凉背后的用意,并在西凉反应过来之前,全力平复元、部二州的异族,再调转过来对付西凉。此计有二难,一难在于西凉反应,若秦缺月醒悟其中因果,必会马上撕毁和约,届时不但无法镇压异族,还会再度陷入两头为战的危机之中;二难在于朝中上下,此计必要上下勠力同心,团结一致才有成功的希望。此为中策。”

    “不与之议和,令王霸军西下大举进攻,趁势夺回岭州。但势必招来西凉的激烈反抗,届时将士死伤必然无比惨重,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可用。此为下策。”

    眼看燕离再次大出风头,余牧人急了,慌忙道:“学生也有一策!”

    “我听够了。”蒋长天的脸又冷下来。

    余牧人大恨,道:“先生应该给我们公平竞争的机会!”

    “公平?”蒋长天转头看向了他,冰脸愈发冷峻,“战场上,你的敌人可不会等你部署好了再跟你打,你想要什么公平?”

    余牧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蒋长天淡淡道:“不过,每个人衡量优劣的方法不同,忘了告诉你,我只是个粗莽的武夫,听不懂什么奇谋妙策,看在你全答上来的份上,给你加一个学点。另外一个学点,你们两个谁能证明实力更强,就加给谁。”

    余牧人心里一喜,立刻喊道:“燕离,我要向你决斗!”

    马关山翻了个白眼,道:“甲字院的学生,在内院考核之前,不得进行决斗,这是历来的规矩。”

    “不错,”蒋长天道,“决斗是不允许的,但不是没有方法。在这里宣布一件事,西凉议和的同时,提出了要进行两院修行交流。他们准备派遣几个优秀学生来书院,在内院修行三个月,三个月以后,两院进行实打实的较量,赢的一方……”

    蒋长天环视众人一眼,沉声道:“可以向输的一方提出一个条件,圣上已经答应下来,明天西凉军机院的人就会抵达永陵。你们给我听着,若是赢了这一场,朝廷就可以要求西凉铁骑解甲,西凉失去铁骑,犹如自断一臂,所以此战至关重要!”

    “而你们两个,”他话锋一转,“明天军机院入城时,谁能当众给他们一个难堪,谁就能拿到学点。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