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27、它叫离崖,我取的
    燕离瞳孔骤然收缩。

    弯刀未至,那势气已扑面而来,桌案先一步,被狂暴的元气撕碎,余势不减,宛如无数冰针,扎得他全身难受。

    可是他没有动,安坐如枯松,又如老僧入定,眼睛眨也不眨。

    弯刀最终停在了燕离的印堂半寸外,一丝鲜红的血迹,顺着鼻翼往下流淌。

    房间里霎时间安静下来。

    过了会儿,楼下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叫骂声:“你们这些臭小鬼,难道不懂什么叫节制?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就行那苟且之事,还弄坏我的桌子,有没有公德啊?吓跑我的客人,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啊呸!”唐桑花气得反口大骂,“什么苟且不苟且,老娘清白得很,还有你这破店哪有什么客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气氛一下子在两人的对骂声中升温,房间里的肃杀冰冷如潮退去。

    唐桑花皓腕一翻,弯刀消失不见,然后定定看着燕离。

    过了会儿,她轻柔地替燕离拭去脸上的血迹,说:“你知道一个小女孩独身在外,有多么缺乏安全感么?如果你知道的话,就不该当场揭穿我。”

    然后,她走到另外一边的茶案,倒了一杯水,又走回来,递给燕离:“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无论有多么牵强,我都会接受。”

    燕离感觉有些口渴,就接了过来,一口喝干,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然后道:“我要对你不利,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在只有你和我的狭小空间里说出你的秘密,我大可离去后,让裁决司来抓你,你说是不是?”

    唐桑花神情缓和下来,轻轻柔柔地说:“你方才说我有利用价值,我对你而言有什么价值?你想从我身上获得什么?你想在永陵做些什么?”

    燕离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唐桑花坐了回去,娇声道:“现在我知道你的狡诈了,再也不会轻易上你的当,所以你走吧,记得用你的命来帮我保守秘密,否则天涯海角,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世上!”

    燕离似笑非笑道:“你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啦?”

    唐桑花嫣然一笑:“没忘。不过我以为你应该马上离开,不然就再也离不开了。”

    燕离笑道:“我本来也没想离开,有唐姑娘如此绝色相伴,就算一辈子住在这里,又有什么打紧呢?”

    唐桑花的俏脸又露出了娇羞似的晕红,宛如春花一样明媚耀眼,“如果这是你的心里话,我会很开心。”

    燕离道:“这当然是心里话。”

    唐桑花噘了噘嘴:“可你方才还恨不得跟人家撇清关系呢。”

    燕离道:“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唐桑花道:“现在做好了?”

    燕离笑道:“好得不能再好了。”

    唐桑花媚眼如丝,娇滴滴地说:“人家一开心,就想杀人,人家杀人都不想自己动手,你看我的手多么的白,多么的嫩,怎么能沾上肮脏的血呢?”

    燕离道:“手脏了可以擦,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你总算是能做出一些贡献的。”唐桑花眼中的流露杀机,“比如,喂喂我的法宝。”

    燕离笑了笑,突然捏着一尾拇指大小、通体银白,正不断扭动的虫子,“你是说它么?”

    唐桑花脸色微变,迅速恢复,眼珠子转了转,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哎呀,它吸了我的血,一下子长那么大了。”燕离笑眯眯道,“我知道它叫‘千丝’,擅长在人体内筑巢,是你们蛮族最可怕的蛊虫之一。可惜啊,它从我的额头进入我体内时,就被我察觉了。”

    唐桑花柔声道:“你知道得可真不少。可惜有一件事你肯定不知道。”

    燕离道:“哦?”

    唐桑花道:“我们蛮族不但擅长驱使蛊虫,还擅长下毒。”

    燕离道:“是吗?”

    唐桑花笑道:“你不信?”

    燕离嘴角轻扬,晃了晃手中杯子:“信,怎么不信,毒药就在这里面。”

    唐桑花笑道:“现在不在了,在你肚子里,随时都会要了你的命。”

    “谁说的?你看。”

    燕离把杯子端得低一点,只见茶水全部在里头,居然一滴不少。

    唐桑花的脸色一僵,这一次过了很久以后,她才笑得出来,道:“我承认你有资格跟我合作。”

    燕离笑道:“那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余行之与黑道勾结的线索?”

    唐桑花道:“你怎么知道我知道线索?”

    燕离道:“你自己说的。”

    “我自己?”

    唐桑花很快反应过来,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道:“你真是太狡诈了,一句话也不能信的。你可听好了,我只说一次,那个地方在大鱼坊。”

    燕离满意点头,道:“现在,可以履行赌约了。”

    唐桑花扁了扁嘴,道:“你上辈子一定是个无比奸诈的奸商,才花了三千两,就从我这里拿走了价值十万的情报,还要求人家做这做那……”

    燕离笑着说:“我的要求是,从现在开始当我的护卫,直到抓住余行之的把柄为止。”

    ……

    大鱼坊是永陵最大的鱼市,也在永安苑,距离唐桑花的“据点”只有几条街。

    在唐桑花的强烈要求下,两人披上了带着兜帽的黑袍。

    “你才来永陵,大概不知道大鱼坊是个什么地方。”她说,“大部分的黑货交易,都在这里完成。珍宝、丹药、宝器、人头,甚至是书院的举荐名额,只要你想得出来的东西,在这里都能买到。”

    “你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地下王国。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你就是皇帝。”

    燕离冷笑:“有钱,也要有实力,别说是这里,在别的地方,一样是强者为王。”

    唐桑花瞥了他一眼,道:“看来你经历得还真不少。”

    这时已是申时二刻,行人摩肩擦踵,大多是披着黑袍,江湖气息极浓的武人。

    还有小半部分是抬着鱼篓的渔夫,清一色的头戴斗笠,上身穿件灰麻短褂,袒胸露乳,下身是蓬松的大裤衩,浑身都散发着鱼腥味,特别的腥膻。

    唐桑花厌恶地皱眉,没好气地说:“早知道就不跟你赌了!”

    这时来到一个面粉铺的外头,她走进去,就有一个二十出头,皮肤黝黑的伙计迎上来,笑着招呼道:“客官买面粉么,咱店里的粉,绝不掺一粒石子,保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唐桑花低沉着嗓音:“少废话,我找鱼公!”

    “鱼公可不是谁都能见的。”伙计的笑容敛去,“什么字号?”

    “天蚕。”

    “啊,原来是您,快请进。”伙计连忙带着二人往里屋去。

    燕离道:“你的经历也不少。”

    唐桑花得意地哼了一声,“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

    “那么请问天蚕姑娘,字号是怎么回事?”燕离虚心求教。

    唐桑花顿了顿脚步,等到燕离走上来,便在他耳边轻声说:“这是黑道给那些不想跟黑道扯上太多关系,却又要跟它打交道的人量身打造的。你只要跟这里的老板熟悉了,他答应给你做举荐人,报给他一个字号,你就可以踏入大鱼坊的大部分地方。但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要是暴露身份,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怎么个麻烦大了,她语焉不详,似乎不想细说。

    穿过几间堂屋,进到最里面,却见有个暗道,那伙计就带到了门口,燕离二人自己进去。

    一踏入其中,又是别有天地。

    只见四四方方的堂屋摆满了各种样式的兵器,其中不乏有带着微弱气息的宝器,坐北位置有个柜台,一个秃顶老头翘着二郎腿在打呼噜。

    燕离四处打量,他这次来,只是跟着唐桑花熟悉一下,顺便找一件趁手的兵器。不管在什么地方,黑道的水都是最深的,但却可以在这里收获意想不到的东西。

    唐桑花踹了一脚柜台,发出“砰”的声响:“老头,生意上门了,装什么睡啊,本姑娘又不会吃了你!”

    柜台里的老头睁开眼睛,神色有些阴沉:“天蚕,你又来干什么,上次你卖给我的东西,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

    唐桑花狡黠一笑:“哎呀,人家怎么知道那人在裁决司任职,要是知道的话,打死我也不敢动他的东西呀。”

    她眼珠子转了转,道:“老头,你可别说我没有补偿你,这不是给你带人来了么,赶紧的,把你压箱底的拿出来,只要东西够好,这位爷不差钱!”

    老头狐疑地打量了一眼燕离,兜帽遮住了他大半的脸,只看得见下巴的端倪。

    虽然只有端倪,可老头看人的眼光却十分毒辣,不由暧昧一笑:“呦,天蚕,什么时候找了个这么俊的相好,这可不像你啊。”

    唐桑花气得大骂:“啊呸,老娘跟谁也不会跟他,赶紧把东西拿出来,买卖还做不做了!”

    “当然做,二位稍等。”

    老头当即从柜台底下拿出一包沉甸甸的东西,吃力地放到柜台上,展露开来,但觉寒气四溢,里面竟是十来柄各种样式的刀剑,宝器和凡兵都有,有些十分古朴,一看就知道上了年头了。

    唐桑花略扫一眼,便不再关注,口中道:“你看看吧,整个大鱼坊,鱼公收集的刀剑最为人所称道。”

    老头顿时眉开眼笑:“算你有眼光。”

    “它叫什么名字?”

    这时,燕离却忽然指着老头背后挂着的一柄剑。

    老头的笑容一滞,怨怪地瞥了一眼唐桑花,道:“你看不出来,它只是装饰用的?”

    “不,它叫离崖。”燕离缓缓摇了摇头。

    老头拉下脸来:“天蚕,你带人来捣乱的?”

    唐桑花蹙眉拉了拉燕离,道:“你认识它?”

    燕离嘴角轻扬,“当然,因为这是我刚刚给它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