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28、出自十万大山的蛮族少女
    老头和唐桑花对视一眼,后者无辜地耸耸肩,“至少在用剑上,我还没看过比他厉害的。”

    这话当然很有水分,老头不悦地哼了一声,还是将那剑取了下来,扔给燕离道:“老子那么多宝贝你不稀罕,偏要拿个装饰品,你以为它能干什么?”

    燕离接住了剑,还没怎么看呢,就被唐桑花抢了过去。

    它看起来如同装饰所用,剑柄是暗红色的,用细腻的手法雕刻出绳结似的纹路,相互交缠,盘旋向上,柄端为黑色,也由细腻的手法雕刻出密集的螺旋纹路;剑鞘是月白色的,色泽浅浅的,像月色下的薄冰,上宽下窄,平滑如镜。

    唐桑花抢过去,直接就拔出了鞘,却不由一愣,只见剑身几乎是透明的,宛如薄纱的质感,看起来不像剑,倒像条形状的布帛。

    她却惊呼一声:“宝器!”

    宝器,得天独厚,万孕成灵,故谓宝器。一种只有修行者才能驱使的神兵。

    老头不屑地坐了回去。

    唐桑花脸色突然变得极为古怪,道:“这,这只是宝器的雏形,连胚胎都算不上,谁这么悠闲,去炼这玩意?”

    宝器只有武夫三品以上的修行者才能祭炼,共分六个品阶,分别是:初通、凡兵、武具、灵神、月辉、玄阳。

    宝器的品阶与修行者的修为一样,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提升,但品阶愈高,所耗费的珍宝愈是难以计数。

    而这把“装饰剑”,却连“初通”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宝器的模子。

    老头冷笑道:“不止如此。它的材质是‘无影星丝’,你们该知道它进阶的难度。”

    “无影星丝?”唐桑花非常惊讶。

    无影星丝是一种天成的珍宝。神州大地每百年会发生一次降星,星辰高高挂在星海里,但它们并非永恒不变。陨星落在神州大地,全身是宝。无影星丝便是从陨星中提炼出来的一种珍宝,只有发丝大小,颜色也十分的淡,由此得名。

    无影星丝是祭炼宝器所必须的珍宝,否则宝器就无法凝形。

    但无影星丝实在太稀有了,一钱的单位,就要百两黄金,通常一件宝器最少要加入十钱以上的无影星丝

    唐桑花美眸闪烁:“一把剑最少要十五两无影星丝才能凝形,花费一万五千两黄金,就为了炼制这么一把剑?”

    她顿了顿,看着燕离道:“你可要想清楚,现在它根本派不上用场,而且由于它纯粹是由无影星丝炼制,后续进阶,只能用无影星丝,没有别的珍宝可以代替,而所需数量是普通宝器的两倍以上,这份负担,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燕离拿了过来,左手轻轻地搭在剑身上,触感绵柔,宛如丝质,他轻笑一声:“既然我已经给它取了名字,就不可能放弃。多少钱?”

    他将剑归鞘,左手腕一转一抖,宝剑以他的手掌为轴心转了几个圈,随后如同灵蛇一样滑入袖子里。

    老头眼见如此,眼珠子转了转,道:“嘿,你既然非要不可,那老头子我也不跟你含糊,一万两,你拿走。”

    “什么?你不如去抢!”唐桑花瞪了他一眼,“死老头,你是看他志在必得,所以趁机抬价吧,我猜你买来时最多不会超过一千两!”

    燕离道:“我最多给你一千五百两,你是想要挂着它?还是趁早脱手?”

    老头脸一黑,气愤道:“造价一万多辆的黄金,你拿一千五百两白银就想打发我?”

    燕离冷笑,道:“这把剑连剑胚都不是,此后还要投入多少无影星丝才能真正成形,这可是未知之数,你要真的喜欢它,那我便还给你,让你挂一辈子好了。”

    说是这样说,却没有拿出来的意思。

    老头气结,咬牙道:“三千两,不能再少了!”

    燕离挑眉,道:“我说的话你还不明白?不妨告诉你,我亲眼见证过三件宝器的诞生,这把剑的前期投入最多只有五两无影星丝,剑柄虽已凝实,可剑身只有气机,根本就是一柄废剑!”

    唐桑花白了他一眼,暗想:既然是废剑,你还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人家当然狮子大开口了。不过,这混蛋果然奸诈,想从他身上占点便宜,还真不容易。

    她又幸灾乐祸地瞄了一眼老头,道:“鱼公,您老还是别跟他斗了,他早就看出来,你对这把剑抱有不小的怨气,所以吃定了你。”

    “哼!”老头眼神不善地盯着燕离,“你凭什么以为老子一定会卖给你?”

    “你会卖的,”燕离淡淡道,“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是个真正做买卖的人,货物的积压,对商人而言,是最致命的伤口,放得太久,就会变成流脓的伤口。”

    老头皱了皱眉,道:“二千两,最低价了。”

    燕离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两张银票递给他:“成交。”

    ……

    离开大鱼坊,来到一处僻静的巷道里。

    燕离停住脚步,晃了晃手,离崖出现在他手上,“给你一个机会,来打我。”

    唐桑花摘了兜帽,闻言冷笑起来:“打?本姑娘一旦动手,非生即死。”

    她环视了一下周遭,冷笑更甚:“这里没什么人,正适合杀人灭口,你确定要我出手?”

    燕离耸了耸肩:“女人就是啰嗦。”

    唐桑花娇笑一声,摇身一转,黑袍碎成漫天齑粉,纷纷扬扬之中,暗藏冰冷杀机,宛如森森鬼雾。

    突然间,笑声戛然而止,鬼雾被一道纤细的影子撕裂,影子眨眼间已来到燕离的头顶上。

    定睛时,就见唐桑花在燕离的头顶上翻了个身,旋转间,手中弯刀划出半道圆弧,直逼他的胸口与颈脖。

    速度实在太快了,燕离根本来不及反应。

    三品武夫的唐桑花,与五品武者的侯东群,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说时迟那时快,燕离几乎在险兆乍起的瞬间,整个身体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又是瞬间,他的双脚迅速张开,只觉双腿间突然传来一股刺骨的冰寒,像蚂蚁一样爬满了全身,周身上下顿时紧绷。

    唐桑花接连两招落空,美眸如丝,莲足点地,以莲足为轴心,她的娇躯也如燕离一般倒下来,只不过她是面对着燕离倒下,手中弯刀再一次刺向燕离的下体要害。

    看着娇娇小小,柔柔弱弱的少女,出手却是招招狠辣,一副不杀死燕离不罢休的势头。

    当然,目前为止,她还不曾动用元气,否则燕离有几条命也不够玩。

    燕离这时已适应过来,他的身体变得如同纸人,轻飘飘地往后倒滑半步,然后整个人垂直飘荡,避开唐桑花又一记杀招。

    唐桑花美眸微微眯起,忽然杀机毕露,娇叱一声:“兽印!”

    弯刀顺势扎入青石板地,她整个人以弯刀为重心,如同软鞭一样一荡一甩,引得空气发出“噼啪”的脆响,轰然击中燕离挡来的剑鞘上。

    嘭!

    气爆音炸裂,气流激荡间,燕离整个人宛如一发炮弹,被重重踹飞出去。

    而这,还仅仅是她肉身的力量。若是用上元气,以三品武夫那澎湃的修为,燕离挡不住一击。

    这是一位,出自十万大山的蛮族少女。

    燕离向后翻飞,然后整个人如同蜘蛛一样,“砰”的撞在墙上,四肢着地,那墙面便出现四道龟裂纹。

    他的嘴角轻扬,然后抬头,却是一愣,唐桑花居然失去了踪影。

    下一刻,他突然翻转过来,双手握着剑鞘猛地往上顶去。

    “反应不慢嘛。”

    燕离只听见一声娇笑,就觉头顶一黑,一股沛然巨力轰然袭来。

    砰!

    这一下,再无侥幸,他被狠狠地砸到地上。万幸的是,剑鞘吸收了大部分的力道,加上唐桑花没用全力,他只被冲撞得眼冒金星而已。

    “唉,怎么现在的姑娘们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狠辣。”

    唐桑花没有回应,她轻轻落在墙垣上,脸上的妩媚不知何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肃杀。

    这是一个绝佳的灭口机会,燕离太大意了。

    她的心里有些兴奋,还有一丝莫名的紧张。

    杀了他,就没人知道我的秘密了!

    杀了他!

    元气突如狂潮爆发。

    燕离对危机的感应何等敏锐,他微微眯眼,几乎同时,整个人便向后滑行数步并起身,“你要破坏我们之间的默契?你要知道,如果我从这里逃走,你将大祸临头!想起来吧,你为了什么而潜伏在永陵,难道真的想功亏一篑?”

    “你太狡诈了。”唐桑花突然又笑了起来,轻轻柔柔的,“我怎么知道,你利用完了我之后,会不会过河拆桥?你又是个很聪明的人,绝不会让人在自己的头顶上悬一把利刃,一把随时会要了你小命的利刃!”

    她的气机已完全锁定燕离。

    燕离知道现在想要逃走,非常的困难,很可能会受到重伤,那样后续计划就不能展开了。

    可是他没有慌乱,依然是那样的从容不迫。

    “你会改变主意的。”他说。

    唐桑花挑眉,弯刀一横,元气灌注,弯刀光芒大盛。

    燕离的眼睛忽然变得又深又黑又亮,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在唐桑花冲过来时,缓缓地拔出了剑。

    仅仅只是拔剑的动作,便使唐桑花停了下来。

    她睁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