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29、突破五品
    唐桑花惊讶极了,以至于连酝酿起来的杀机都处于一个停滞的状态。

    她不得不惊讶,因为燕离拔出的离崖,原本如同薄纱似的剑身,竟已是完全凝实了,不同于普通的青锋剑,剑身是淡淡的雪白色,看起来倒愈来愈像装饰所用,但其上却缭绕着异常锋锐逼人的气机。

    “鱼公看走眼了?”她喃喃道,“不可能啊!”

    燕离收剑回鞘,淡淡道:“他没看走眼。你要杀我不难,但你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我是指,你们整个蛮族,另外……我不希望有下次。”

    他说完,转身便走。

    他走得很稳很慢,几乎一步一个脚印,只留给唐桑花一个无懈可击的背影。

    唐桑花微微眯眼,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没追上去。

    她的细眉紧锁,想着自己怎么开始优柔寡断起来了?

    但其实真正的原因,还是那把剑让她察觉到了一丝险兆。她做什么都很谨慎小心,因为她不得不谨慎小心,在永陵这个地方,要是暴露身份,下场必然无比的凄惨。

    另外或许是错觉?燕离似乎生气了,就像龙被触及了逆鳞。

    在原地怔然许久,她忽然妩媚一笑,轻声自语:哼哼,也好,先留你一条命,让我探出了你的秘密,再取你小命不迟!

    ……

    燕离回到住处,又让小二哥去买了几身衣服,叫了一桶热水,把身体泡入其中,整个人便放松了下来。

    他抽出离崖,原本凝实的剑身,诡异地变了回去,又变得如同薄纱一样朦胧。

    那是因为,从唐桑花手中吸收来的外部击打力已经消散了。

    燕离沉入思考当中。

    他在演武台上想出了用衣服包裹剑身,以达到留存外部击打力的效果,继而便想到了剑鞘。剑鞘首先不像衣服那样易碎,而且与剑身紧密相连,效果必然绝佳。

    果然,利用离崖试了试,效果超乎寻常的好。

    而且离崖的价值果然如他预期的那样,由于是由纯粹的“无影星丝”所炼制,外部击打力道在《洗心诀》的转化下,也变成了一种类似于元气的能量,在外部能量的加持下,剑身实现了短暂的凝实。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正因为它是由纯粹的无影星丝炼制而成。无影星丝的作用是传导元气、真气,对能量有极强的包容性。

    这起码解决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离崖不再是“废剑”,而是完完全全可以马上利用的神兵。

    第二个,只是燕离的一个猜想。他选了《洗心诀》后,苏羽的话他可没忘,通过与侯东群的决斗,他终于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了。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不要修炼。”

    由于外部击打力道是狂放而无序的,是一种极为纯粹的毁灭力量,通过剑器的反引导,进入体内,燕离亲自体验过,那些力量并不是存储在中丹田或某个地方,而是借由经脉传导,遍布周身上下。

    每次与敌厮杀,这些毁灭力量都在不断地损坏身体,在体内留存得愈久,损坏程度就愈是严重。而且,每次爆发的那个瞬间,存储于周身的毁灭力道瞬间外涌,对经脉造成的负担可想而知。

    燕离没有被强大力量所迷惑。

    因为他那“每出手,必全力”的毛病,让他的身体从小就处在一种“紧张”的状态下,而且“经验丰富”,并不意味着可以肆无忌惮。

    所以,他反而更加深刻的明白,《洗心诀》实际上是慢性毒|药。即便他与常人不同,能坚持更久,但《洗心诀》迟早还是会毁了他。

    苏羽说近百年来都没人修成它,意思可能是那些人没能抵受住强大力量的诱惑,最终经脉破裂而死,而且时间肯定不会太久。

    综上所述,是否继续修炼,就成了一个难题。

    而这个难题,却被离崖给解决了。

    不过,燕离依然想不明白,这样一道法门,它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呢?看来有必要留心一下它的来历了。

    ……

    翌日,一如往常,闻鸡起舞。

    基础剑术,外加一个时辰的拔剑,风雨无阻。

    哪怕现在已经修成了剑心,这个习惯也很难改变。

    拔剑也不只是普通的拔剑。拔剑是特别有讲究的一门剑术,站位、角度、屏息的方寸、聚力的时机以及心境,里面全都大有学问。

    而倾听剑吟,读懂它的心声,是每个剑客都希冀达到的境界。

    因为小时候没有力气,练习拔剑时,抬都抬不起来,所以燕离习惯了没有剑鞘。

    没有剑鞘,他就用左手来模拟,从三岁开始,坚持了两年,才终于听到剑吟。

    一般而言,能使剑器发出剑吟,已经是了不得的剑客了。

    一个时辰后,燕离缓缓收剑归鞘。

    有了离崖,感觉又有不同。由于是宝器的缘故,它似乎更具灵性,而且单凭气机演化,就能拥有实质剑器的效果,全然不似外表看起来的那样软绵绵。

    接下来照例是修行。

    有些修行者对于修行的态度十分严谨,每次修行之前都要沐浴,保证全身心干净,才会进入存思状态。

    燕离倒不太讲究,他认为心净则身净,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不喜欢水。

    存思观想,识念来到一个宛如混沌未开的茫茫天地,心念动起,天门便即开启一丝光亮,大量天地元气,宛如决了堤的洪水一样涌进来。

    真名品级的用途在此刻尽显无疑。燕离能在不修炼法门的前提下,将修为推到六品,可说全是真名的功劳。

    而且不止于此,修行者不在存思观想状态下,身体也会不自觉地吸收元气,数量的多寡视真名品级而定,品级愈高,对于元气的渴求就愈强烈,这种渴求就成了反哺宿主的好处。

    就像昨天晚上,由于两道剑势的冲突,意外撑开了中丹田,当时燕离直接睡下了,第二天醒来,元气已盈|满整个中丹田。

    元气点亮五色虹桥,无数剑影自虚无里落入虹桥,逆流而上,于天门汇聚成一柄大剑,持续撑开天门。天门愈是宽大,真名品级的作用愈是明显,现在还远远不到极限。

    并有丝丝的雾华,落到深渊底部,继续开发中丹田。

    一个时辰后,中丹田突地发出些微的震动,整个胸口突然间变得非常灼热。

    燕离心里微动,那份灼热倏地传遍四肢百骸,他立时明白过来,中丹田的扩容已到了极限,元气的量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已经是标准的五品武者了。

    同时只觉脑门上一阵炙热,依稀听见死怨之气不甘的咆哮,接近圆满的八道咒印,硬生生被削去了一道。

    他退出观想,只觉像是卸下了重负的一部分,大大地轻松下来。

    笼罩在心头上的死亡阴影,一下子驱散了不少。

    接下来就是四品了,不过今天的修行结束了。

    吃了早膳,来到甲字院,今天倒是多了几个新面孔,前十依然缺席大半。

    按赵启平所说,前十那些人都已学过了外院的课程,不来也是正常的。

    “燕兄看起来气色不错,定是有所突破,恭喜恭喜。”

    这时候,邻座的连海长今忽然笑着开口。

    燕离看了他一眼,他一直看不出这家伙的深浅,不过料想他也在前十之列。

    他不想跟他扯上关系,就没搭理。

    连海长今不以为意道:“据说军机院的人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燕兄可要小心,两院初次交锋,军机院定然已做足了准备。”

    “多谢关心。”燕离懒洋洋地回了一句。

    连海长今也不说话了,好像在沉思,他沉思的时候,看起来像一个博学睿智的学者。

    不远处,余牧人神色阴沉,恨恨盯着燕离的背影。

    唐桑花神情平淡,不知在想什么。

    学舍里依然嘈杂不堪,这时一个人走进来,一身白衣,神情冷淡,进来就是一句:“你们这些杂碎,除了吵嚷,就没有别的本事了?”

    他负者手,看也不看众人的表情,又道:“闭上你们的嘴,安静的听我说。我叫苏羽,内院教习之一,今天来的原本不是我,而是一个非常讨厌的人,你们大概不知道他有多让人嫌恶,所以代替他来的我,心情不是那么美妙,劝你们最好不要惹我。”

    他像在自言自语,也不给众人开口的机会,“今天这一课,我要教给你们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势’。什么是‘势’,有没有人先来告诉我,说得好有学点的奖励。”

    这一次,没人敢随意站起来,只怕下一句又是,说不好,扣一个学点。

    他们都是通过层层筛选,才进入的甲字院,可不想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赶出书院。

    “先生,学生有一些浅见。”

    这时候,连海长今站了起来。

    “很好,你是主动要求回答问题的人,我欣赏你的勇气,加一个学点。”

    苏羽一句话,众人悔得肠子都青了。而且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说答不好要扣学点。

    连海长今笑着道谢,然后道:“学生窃以为,‘势’是一种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