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31、蠢货集中营
    “谁杀人眨眼睛?”

    此言一出,众人先是一愣,但细细思考以后,不由得笑出声来。

    是啊,都是修行者,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手上有个几条人命,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谁还会害怕杀人啊?

    当然,车夫这句话的高明之处,并不在于话语的内容,而在于他表现出来的淡漠,还有那久经沙场考验和熏染的、浓郁的杀伐之气,这可不是杀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就能拥有的。

    可是,燕离轻描淡写地破坏了他刻意营造的氛围,使得众人关注的重点,由势气转移到了话语的诟病上。

    单从语言的角度来看,车夫简直无比幼稚,这个年代,谁杀人眨眼呐?

    车夫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深深看了一眼燕离。

    余牧人眼看燕离再次大出风头,立马急了,脱口而出道:“听说你们西凉的野蛮人要挑战书院,不知道你们到底有几斤几两,敢来永陵撒野。”

    “如果书院都是你这样不自量力的人,那我看这次比试毫无悬念。”那个自恋男看都不看前方,轻轻捋着坐骑的鬃毛。

    余牧人再次往前走了两步,讥笑道:“西凉人只会说不会做么?”

    车夫道:“敢当,不要用元气,跟他们比试一下。”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下手轻一点。”

    魁梧男子兴奋一笑,双脚一蹬马镫,身体便如同大鸟般纵起,落在余牧人身前数步的青石板地上,空气肉眼可见地被推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暴喝:“军机院石敢当,你们一起上吧!”

    “不用元气?你找死!”余牧人脸现怒容,大踏步欺身而近。他的衣袍无风自动,无形的掌势丝丝缕缕汇聚,随着掌势的出现,隐约可见一头风牛,从他的身上涌现出来。

    四品四方圣,已初步具有显圣的能力,在聚势时是非常明显的。

    更可以看出,余牧人的实力强了侯东群一筹,难怪他有信心跟燕离决斗。

    可是,石敢当看到这一幕,非但不惧,反而发出了嘲笑:“就这点实力也敢挑衅我们军机院?”

    “接下我这一招再说!”余牧人借着真名的辅助,势已凝聚到了一个临界点,他的手掌也出现了丝丝流动的风,灰白灰白的,充满了死亡气息。

    这一掌,着实已将他毕生领悟融入其中。

    石敢当不屑大笑,粗糙的大手握起,未见气流涌动,只见得平平一拳砸将过去。

    砰!

    随手的一拳,所带起的劲气竟与余牧人的元气及掌势分庭抗礼。

    看出门道的人,心里立刻得出结果,余牧人不可能赢,剩下的问题是,他几招会败?

    余牧人一掌失利,心里顿时一凉。他的脑海不由跳出一句话“对方没用元气”,这一恐怖现实顿时让他凝聚的掌势溃散,风牛虚影幻化成空。

    宛如两军交战,一方士气被另一方所夺,立刻就溃不成军。

    石敢当狞笑一声,趁势又是一拳。

    这一拳毫无花哨,乃是军中最基础的锻体法门,叫“形体拳”。然而仅仅是这般基础的拳法,由他施展出来,却携风带雷,宛如天神下凡。

    余牧人胸口处居然发出一声气爆,胸骨轻微碎裂的声音被掩盖。同时惨叫一声,“蹬蹬蹬”连退数步,终于稳不住身形,一屁股摔倒在地,脸色苍白如纸,嘴角一丝血迹淌下,半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书院这么大名头,教出来的全是你这种废物?以后不如改作垃圾场好了!”石敢当如同人立的大狗熊,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收放废物的地方,不叫垃圾场叫什么?”

    寂然无声的人群很快沸腾起来。对于他们来说,书院就是永陵人的骄傲,不容外人诋毁。

    石敢当扫了一眼周遭,双目中透出浓烈的血煞之气,不知杀过多少人才能拥有这种气势。围观的人被他扫了一眼,如同被一头凶兽给盯上,激愤的心瞬间冷却下来。

    学生们则脸色不善,虽然石敢当很强,可他们也都不弱,未必就怕了他。

    “你可能不知道,”燕离适时的站出来,挡在石敢当的面前,“圣上为了顾及军机院的颜面,半个前十的高手也没派,就派我们两个排名五十开外的来迎接贵客。”

    他挑了挑眉,顿时锋芒毕露,“难道说军机院那么大的名头,教出来的全是那种打赢一个弱者就沾沾自喜的蠢货?以后不如改作蠢货集中营好了!蠢是会传染的,一个传一个,不叫蠢货集中营叫什么?”

    “好!”

    人群中发出一声大快人心的喝彩。

    只是把对方的讽刺稍微修改一下,便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石敢当果然暴怒,车夫却先一步开口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燕离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叫燕离。”

    话音方落,就听见一声淡不可闻的“呛锒”声,那是燕离手中的剑突然出鞘的声音。

    剑柄被无形的线牵扯,撞在石敢当的胸膛处,如同撞在一面厚墙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这一击出乎所有人意料,更出乎石敢当的意料,他由不得退了半步。

    他勃然大怒,可就在他双目通红,打定主意要将燕离拧碎时,心头骤然升起的莫名警兆使他的腰猛地侧弯。

    很难想象这一幕的画面。就好像一只成年狗熊扭动着粗壮的腰肢,避开了反手接剑切向他颈脖的燕离。

    剑锋软绵绵的,好似布帛一样,可是,当剑锋贴着他的右边面颊划过去时,莫名的冰冷以及刺痛却使他寒毛直竖。

    从燕离的剑自动出鞘,身形紧跟着突进,反手接住弹回来的长剑切向石敢当的颈脖。到石敢当扭身躲避,然后与燕离错身而过,画面随之定格。这一切只在短短的一个眨眼间。

    而周遭围观的人,仅仅只是眼睛一花,就见燕离已然背对石敢当,按着不知何时归鞘的剑站立。

    “好!”围观的人再次发出惊天喝彩。因为看起来天神一样无人能敌的石敢当的右边脸颊多出了一条细如发丝的血痕。虽然不知道燕离是怎么做到的,但方才憋的一股闷气得到了宣泄,让他们由衷的喜欢上了燕离。

    “大言不惭说我们书院怎样怎样,大狗熊你也不怎么样嘛。”

    “我看西凉的人也就如此而已,还敢夸口挑战我们书院。我看啊,这回脸是丢定了。不过我们书院的人向来宽厚且仁善,不会让他们太过难堪,说不定还会送一些纪念品,免得千里迢迢赶来,却空手而回,显得我们永陵人多小气似的。”

    “就是就是,我这风干的果脯记得带一点回去……”

    “还有我们徐记锦缎……”

    “不嫌弃的话,我这里有我家的母鸡刚下的蛋……”

    余牧人这时已退到了人群里,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但伤势已经让他无以为继,再打下去,就算能保住性命,也不一定能保住修为。

    哄笑声持续不久,一声轰响使得他们闭上了嘴巴。

    从石敢当的身上爆发出无匹骇人的威煞,身下青石板路骤然坍沉。

    他在烟尘弥漫、碎石飞溅中转过身来,双目一片猩红。不是形容,是真的红得好像充血一样。

    然后,他冲向了仍然没有动作的燕离。

    他的动作并不快,很符合他那雄壮的身形,石锅一样大的拳头如同蕴含万钧之力。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燕离动了。他一个后空翻,如有无形的线使他倒立在空中,左右两手各自握着剑鞘与剑柄,迎上了石锅一样大的拳头。

    石敢当意想中,剑鞘碎裂的声音并没有响起。他只觉击在了棉花上一样,半点也不着力。或者说,巨力在作用到剑鞘上时就被莫名吸走了。

    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他说不出的难受。

    此时燕离的身形如同柳叶一样向上飘飞,看起来就好像被石敢当一拳给击飞,但并没有飞得很高,给人感觉他这一拳的威力并不怎么样,只不过是看起来威猛而已。

    周遭顿时传来轻微的嘘声。

    石敢当更是暴怒,一拳击罢,右足猛点地,如同攻城炮般斜斜向上冲击。这一拳仍然击在了燕离的剑鞘上,但与第一拳一样,并没有很大声响,只是使他飞荡得更远。

    不只是石敢当惊讶,西凉车队里的人纷纷惊讶地凝神望了过来。

    那车夫眼神闪烁,突然听见车厢里传来轻微的“哼”声,意味莫名。他正想开口发问,不料拉车的马忽然间发出嘶鸣。

    只见燕离向后飘荡数十步远,落在了马背上。马身竟是微微一沉,好像落下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小山,因此焦躁不安地发出嘶鸣。

    车夫双目爆出异彩,已然知晓燕离为何能轻易挡下石敢当的拳头了。

    石敢当重重落地的同时,身形已如一发箭矢般冲来。

    燕离轻轻一蹬马背,灵巧地翻过了石敢当的头顶。

    “还想逃!”石敢当冲到一半的身形突然顿止,暴喝一声,毫无预兆地探手一抓,正抓中燕离的胸襟,重重地往地上一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