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32、我有米三斗,用来娶你
    燕离虽惊不乱,右手拍地,身形借力后翻,同时稳定身形。

    但落地的瞬间,石敢当一道直拳已然击来。

    这一拳他憋了许久,空气被剧烈地往后推挤,形成了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在惊呼声中,燕离飞了出去,不过关键时刻,剑鞘还是挡在了门面之前。此次声响颇为剧烈,拳头与剑鞘碰撞处发生了激烈的气爆。

    他往后翻飞出数丈,如同猎豹躬伏般落地,去势不止,致使鞋底与青石板路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石敢当发出狞笑,他那大狗熊一样的身体骤然突进,速度与方才相比,竟是快了一倍不止,威猛如战车。

    沿途带起的飓风掠过两旁的观众,刮得他们的脸颊生疼,凛冽的寒意使他们头皮发麻,不由自主地退了数步。

    就在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时,燕离抬起了头,迷人的脸上带着意味莫名的笑。接着,石板路上留下了两道不浅的脚印,在普通人眼中,他疾退的身形骤然模糊。

    呛锒!

    一剑起而天下惊。剑鸣如潮翻涌,经久不绝。

    一道深寒的剑光与石敢当交错而过,那是剑锋快速划过虚空而产生的异象。狞笑凝固在他粗犷的脸上,前进的步伐渐缓,至止步。

    而燕离,则再一次背对着他,正缓缓归剑入鞘。

    不知是否错觉,剑身同剑鞘摩擦的声音,如有无数冰针穿入耳膜,刺入心脏,非常的难受,所有人因此窒息,大街上好像时光静止一样寂静。

    接着,一道轻微的“咔”声使他们如梦方醒,那是剑与剑鞘贴合时发出的声响。同时像开启了时光流动的机关,异样的裂帛声和惊呼声齐齐响起。

    只见石敢当上身的衣物四分五裂,露出了如山岩攀爬虬结般的雄壮上身。而他的体表处则有一层白色光芒,那是元气的光芒。

    他毫发无伤,可是胜负已分。车夫让石敢当不用元气,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元气护体,他的身体就会像他的衣服一样四分五裂。

    “你想杀我。”石敢当低沉地说。

    “你不想杀我,我怎杀得了你?”燕离脸色平淡地转身,向余牧人走去。

    石敢当并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不甘与懊悔却让他双拳紧握,他无法接受这样输了比试。

    “够了!还嫌不够丢人?”车夫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燕离,我记住你了!”军令如山,石敢当咬咬牙,大步走向自己的坐骑。

    “在永陵当街斗殴,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就在这时,前方围观的人群一阵骚动,并向两侧排开。就见一列清一色黑蓝色劲装的捕快排开人群进来,为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件绯色飞鱼服,披着大氅,腰间配着制式苗|刀,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干练和精明。

    余牧人面露惊喜,想了想,也不顾颜面,径自钻入人群里。

    燕离刚想追上去,就被团团围来的捕快给包围。

    那男子排开人墙走过来,先淡淡扫了一眼燕离,才望向西凉车队:“原来是西凉来的贵客。不过你们也太放肆了,站在这片土地上,请一定要时刻记住,这里是永陵,念在不知者不罪,这次就算了。”

    说完,他走到燕离身旁,在他耳旁低声道:“本官是京兆少尹严绍群,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不要再缠着我家公子,那枚玉佩就算我家老爷送给你的礼物,记住了?”

    燕离嫌恶地退了两步,然后开口:“很公平。”

    严绍群满意点头,“算你识相。”

    不料燕离紧跟着道:“你以为我会这么说?”

    “好个刁民,”严绍群目光一冷,厉声喝道,“天子脚下,无故拦截西凉车驾,与之斗殴,不教你尝尝京兆大牢的滋味,你还不知道这个天下是谁统治的——给我拿下!”

    一众爪牙狞笑着围了过来。

    “慢着。”燕离的眼神变得分外凌厉,语气却十分平淡,“我是书院的学生,皇朝律令,学生犯法,刑事以下罪责全由书院处置,若有冒犯,便宜行事……这是武帝在位时期亲口订立,你敢抓我,我就敢让你等血溅当场!”说罢右手按剑,一副随时会出鞘的模样。

    那些个爪牙被他凌厉眼神一扫,竟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长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纷纷拿眼睛去看严绍群。

    严绍群正要开口说话,却又被打断。

    “书院的人你也敢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流云姐姐,治你们一个欺君罔上的大罪?”唐桑花眼看二千两到手,却被他从中搅和,可想而知的恼怒。

    严绍群冷冷瞥了她一眼,道:“沈流云只是一个教习,她也想治我的罪?书院的书白读了?什么叫欺君罔上?搞清楚这些,再来同本官说话。”

    燕离悠悠地说:“真是有趣的很,同为朝廷效力,这时候却相互倾轧,让军机院的人在旁边看笑话,要是让圣上得知,你顶上乌纱不知道还保不保得住——啊对了,现在你的手下里面一定有人在策划告密,你不下来,他们也上不去嘛。”

    严绍群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受命前来阻扰,目的已经达成,此时不退,更待何时。

    “我们走!”

    ……

    回去的路上,唐桑花带着讨好的意味,娇滴滴地说:“燕离,还是你的话管用,一下子就把他给吓走了。”

    燕离淡淡道:“每个人都有他的弱点,抓住他的弱点,就等于抓住了他的命脉。这一点,难道你在山里打猎时,没有领悟吗?”

    唐桑花暗恼不已,面上依旧挂着娇笑:“讨厌,人家不习惯打打杀杀的,才不会去打猎呢。”

    她的眼珠子转呀转,然后拿出玉佩,递给燕离道,“这是你的战利品,快拿好囖,可别掉了哦。”

    燕离接了过来,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唐桑花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哪里有呀?”

    燕离道:“我不希望破坏我们之间的默契,但如果你执意要如此……”

    唐桑花气呼呼道:“你就不能偶尔让让人家吗?人家好歹也是个人见人爱的美少女。银票我是不会还你的,我现在就去找余牧人,把他身上的东西扒光了,送到你面前,可以了吧!”

    燕离嘴角扬起,道:“那你去吧,我等你好消息。”

    唐桑花走了两步,忽又顿住,狐疑地转身道:“就让我走啦?这太不像你了,肯定有什么阴谋。”

    燕离继续往前走,不理她。

    这时来到一个牛肉面摊,坐了下来,喊道:“老板,来一碗不加牛肉的牛肉面。”

    “又是你这穷鬼!”老板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骂咧咧地下了一碗面。

    唐桑花发觉自己也饿了,便调侃道:“老板,来一碗多加牛肉的牛肉面,本姑娘现在有的是钱。”

    “好嘞,姑娘您稍坐。”老板立时换了一张脸。

    唐桑花在燕离对面坐了下来,像是第一天认识他一样,道:“听老板的意思,你不是第一次来啦?你不是从余牧人身上赚了很多钱吗?难道要留起来娶老婆?”

    说完,自己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美人无论是哭是笑,是高兴还是难过,总是一道吸引人的风景。

    尤其唐桑花还长了一张宜嗔宜喜的娇美脸庞。

    可惜,燕离却没理她。

    唐桑花自己笑了一会,发现燕离根本不买账,噘了噘嘴,道:“好吧,我承认这个一点都不好笑。”

    她幽幽叹了口气,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的祖先,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地方,那里每天都有人饿死,那里的男人,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娶一个老婆成一个家,而你只要有三斗米,就是村里的首富了。”

    燕离这一回笑了,他笑得很温暖,“如果我有三斗米,我一粒不留,用来娶你。”

    “好呀好呀!”唐桑花拍着手,甜甜地笑了起来,像个孩子。

    可是双方都知道,这也不过是逢场作戏。

    吃完了面,付过了账,两人继续往前走。

    面摊老板走到两人的位置上,一面收拾碗筷一面擦洗,然后在燕离的碗下面发现了不是很明显的古怪的印迹。

    他若无其事地擦去,然后回到锅炉前,拿炭笔画在纸上。

    唐桑花自然不知道,她还一心认为燕离有阴谋,所以等着燕离跟她开口。如果他不开口,那她就拿着银子跑路,谁怕谁呀。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她看起来,反倒比燕离更悠闲一点。

    燕离终于开口了,“你不觉得,京兆府的人,来的时机太巧了吗?”

    唐桑花想了想,道:“我是有想过,可是余行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要是传出去,京兆尹的公子输不起赌约,丢的可不只是颜面。”

    燕离微微眯眼,道:“你想得太简单了。这世上有些东西,可比颜面重要得多。”

    “哦?是什么?”

    燕离冷笑一声,道:“身家性命。”

    ps:不用顾着全勤,感觉很轻松。原计划剧情到这里开始减缓,慢慢恢复我写玄衍的节奏,可是停了那么久,还需要调整一下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