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37、青莲剑歌(上)
    就在酒巷的出口,燕朝阳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本没有停下来的理由,可是他不得不停。因为站在他眼前的人,是他,又不是他。

    “我一直在想,”这人一身白衣,面色平淡如水,“效忠和剑,于我而言,究竟算什么,我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我又回来了,因为我想起来,有件事必须要问清楚。”苏羽如是说。

    燕朝阳眼皮微抬,使他的眼睛睁大了一些,看起来只是微不足道的变化,熟悉他的人却知道,他已动了杀机。

    杀机如冰刀密布,周遭便犹如陷入尸山血海,无尽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那是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惨烈;那是即便挡在身前是一座山也要强行撞过去的悍勇无畏。

    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苏羽瞳孔骤然收缩,全身汗毛竖起,一种异样的凛冽直达灵魂深处。直觉告诉他,现在的燕朝阳非常危险。

    燕朝阳缓缓开了口,音调却没有一丝的颤动,道:“问什么,我都回答。”

    “十分感谢。”苏羽微微瞑目,“那就请你出招吧!”

    “问题?”燕朝阳问。

    这时候天上无端涌来几片阴云,整个永陵很快便暗沉下来,看起来似乎要下雨了。

    苏羽淡然一笑,道:“回答剑客的问题无需言语,就用你的枪,赌上性命来质问天命所在!”

    人心就是如此的难以预测。前一刻苏羽还为了姬纸鸢的利益,放弃剑客的尊严;这一刻便又为了剑客的尊严,而将姬纸鸢的利益抛诸脑后。

    “天命……”燕朝阳居然笑了。

    但很快收敛,沉声道:“我不信!”

    伸手虚握,一抹深蓝乍现,周遭空域被兀然涌现的元气撑出一个圆形气场。

    气场以外,是无限延伸的尸山血海,并着无数的哭号和惨叫,汇演出一首惨绝人寰的乐章,宛如修罗血狱降临人间,而在血狱中央的燕朝阳,则宛如修罗魔王。

    仅这一个架势,苏羽本就苍白的脸色立时变得惨白,他蹬蹬退了两步,难以置信地瞪着燕朝阳,“我原以为你屠戮过万,才有如此气势,不曾想,这……便是你的……真名?”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燕朝阳倒提龙魂枪,狠狠插入青石板地,右臂用力一压,枪身顿呈拱形状,松开时,犹如百石之弓断去了弦,枪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击空气。

    啪!!

    构成圆形气场的巨量元气像似找到了宣泄口,以枪柄为头,形成一柄元气铸成的巨斧,周遭空间因巨斧破空的呼啸而“嗡嗡”作响。

    电光火石之间,苏羽整个人突然沉静下来,晃了晃右手,袖中剑悄然滑出。

    “青莲托生……”

    三尺青锋竖于门面之前,苏羽背负左手,伴随一声轻喝,气度较之方才已俨然不同。

    “乱世城!”

    手腕一抖,剑锋一转,兀然已朝前直刺。

    其身亦涌出巨量元气,同为一品武夫,元气量自不会差距太大,惟有驾驭元气的高下之分。

    元气的加持,使他整个人变得无匹锋锐,宛如出鞘的绝世神兵,剑锋亦同绽出瑰丽白光。

    轰!

    二者碰撞,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左近人家有所察,纷纷往外逃去。

    修行者的对决,往往波及无辜。作为永陵城的居民,如果连这点机警都没有,早就死了不止一次了。

    却说双方对拼一招,激烈的碰撞,也导致元气回流,燕朝阳被震退两步便即站定,其身气机仍然圆融无暇;苏羽则整个人往后飞退,直退至巷道的石壁,如同壁虎般双足悬空于墙立定。

    他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愈来愈惨白的脸,以及莫名炽热的眼神,“哈哈哈,这是何等的,何等的欢愉……啊……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剑道……”

    顿了顿,他脸上露出一个十分古怪的笑容,“两招……不,第三招就会分出胜负,天命的选择,就在那时揭晓,虽然……”

    话未说完,他的双足猛点墙,整个人如同离驰的箭矢,向燕朝阳激射而去。

    三尺青锋划过空气,带起青黑色的剑芒,眨眼就见数道剑芒宛如乱箭般先一步冲到了燕朝阳的门面之前。

    燕朝阳手腕一翻,拔起龙魂枪,毫无花哨地往前一探。

    枪影如龙,剑芒毫无悬念地碎成齑粉,而迎接苏羽的,便是龙魂枪击出的、如荆棘般密集的劲气。

    “一俱非安辜轻烟……”

    苏羽眼神明亮,他的身体在半空之中突然变得虚无缥缈起来,紧跟着居然化为烟云,从容穿过劲气墙,眨眼来到燕朝阳的左手边,剑器不知何时反握,迅如疾风般切向燕朝阳的颈脖。

    以宝器之利,这一剑若是切中,燕朝阳尸首定然分家,绝无幸存之理。

    可惜,这一招虽玄奇诡秘,燕朝阳的脸色却丝毫未变。

    但见他握抢的右臂原本是往前刺探,却在苏羽变招时,突地往后拉扯。

    这绝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要知道,他往前刺探时,元气的朝向、肌体的发力角度等都处于一个固定状态,要在那么短短的瞬间反向,换成普通修行者,单是肌体力道的反作用力,就已极其难受,遑论元气的反噬,普通修行者敢如此作为,必会受到重创。

    而且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抛开难易程度,仅是如此应对,便已体现出燕朝阳身经百战的老练。

    这一回抽,一往无前的龙魂枪骤然脱手,却不是往前,而是倒返往燕朝阳的左手边激射而去。

    柄头“铛”的撞偏了剑锋,同时,燕朝阳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重又握住了枪柄。

    “重雷……”

    一声雷鸣般的暴喝自他口中吐出,无数元气随喝声倾泻而出,却非指向苏羽,而是沿着他周身的气场飞速旋转,并摩擦出“呲呲”作响的雷霆。

    然而仅是余波,苏羽便被气劲撞飞开去。

    他的眼神愈发炽热,“第二招,杀生劫……”

    在飞退途中,他左臂一震,一柄样式略有不同的剑器悄然滑出。

    他竟有双剑在身,而且一雌一雄,分明是擅使双剑的好手。

    “百鸟朝凤!”

    ps:慢慢写咯,这一章写了十几天,万幸的是,找回了一点点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