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40、山林箫声
    唐桑花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之后,不由喃喃道:“消,消失了?”

    她怔了片刻,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然后闪身不见。

    “消失了!”

    底下亦同传来阵阵惊呼。

    穆东风看也不看头顶,怒喝一声:“给我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人来!”

    董青瞑目感应片刻,眉头一皱,道:“他已经不在这里了,应该是某种障眼法。元彪……”

    “属下在!”当即有个瘦猴似的男子站出来。

    “他身上有伤,有伤就有血,血的味道最难掩盖,交给你了。”

    男子嘿嘿一笑,道:“大人放心,那小子再怎么耍花招,也逃不过属下的鼻子。”

    “不要大意,去吧。”董青摆了摆手。

    男子行了一礼,便循着气味追了上去。

    穆东风向董青行了一礼,带人跟了上去。

    董青将刀归鞘,驻足原地,似乎陷入了沉思。

    忽然,他眼睛一转,转到几步外的碎屑废墟中,隐隐露出来的玉质物。

    他走了几步,捡起那玉质物,眯眼打量,却是个玉牌,形制他一眼就认出来,正是书院外院学生的身份玉牌,而上面的数字赫然是六十七。

    这个数字并不代表什么,却是按入院顺序排列的,书院对此都有录籍造册,只要一查就能知道到底是谁的玉牌。

    而燕离,正是第六十七个录籍的学生。

    董青冷沉一笑,突然笑脸一收,转身看向门口。

    门外适时响起脚步声,一个着绯袍的中年男子带着个青年大步走进来,迎面就道:“大理寺倾巢而出,还让人给跑了,董大人,你是不是快要忘记怎么杀人了?”

    董青微抬眼皮,冷淡地开口:“余行之,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还是说,你要我当场证明?”

    杀机斗然如瀑,如有一双无形的手,箍住青年的颈脖,使他不能呼吸,他猛地瞪大眼珠子。

    “哼!”绯袍人冷哼一声,声音像蕴有魔力,将董青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阻住,青年这才好受一些。

    绯袍人自然便是京兆尹余行之,而他身后的青年自是余牧人。

    余牧人只关心燕离的死活,可是现场没看到燕离的尸体,他非常失望,又不敢质问董青,因为他比谁都更清楚,眼前这个大理寺卿的恐怖。

    董青冷冷道:“现在,把你用密令调动我的理由说出来,否则今天,你们父子一个也别想走出这道门!”

    余行之不屑地道:“就凭你?”

    不过他并不想在这时候与董青起冲突,继而淡淡道:“你该记得,十二年前那件事。”

    “十二年前?”连燕离突然消失都没有动容的董青,听见这段话,瞳孔骤然一缩,磅礴势气狂乱舞动,宛如波涛汹涌,显见控制不住心绪,致使元气激荡不休。

    余行之又道:“你也应该不会忘记,正因为我们做了那件事,才能有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你更不应该忘记,当年那个小杂种掉入河中,我们以为他必死无疑,才找了个同龄孩子代替,现在……”

    “证据呢?”董青收束心绪。

    余行之冷笑一声,道:“书院录籍那天,龙神戒被触动了,当时……”

    未等他把话说完,董青忍不住道:“龙神戒?不是死物吗?连鬼主都不再提起,暂放你处,怎么现在……”

    余行之道:“宝物择主,轻易不会改易,那杂种定与白家息息相关,且身上定有异处,否则怎能得到宝物认可。若不现在除去,日后你我都难有容身之处,甚至可能被查出真相……当年没有杀死他,是我们办事不利,仅这一点,只要暴露,你我都难逃鬼主手段。”

    董青默然,显已认可余行之的话语。

    片刻后却又冷沉一笑,并将那玉牌抛给余行之,道:“有了它,你还对付不了那个杂种,那就是命该如此。”

    余行之接过玉牌,还有些莫名其妙。

    余牧人眼尖,瞥见玉牌上的号码,顿时惊喜道:“这,这是燕离的身份玉牌,如此一来,他与黑道勾结的事,已是板上钉钉。”

    当天余牧人先录籍,是六十六号,他自然记得燕离就是六十七号。

    ……

    位于演武场的背面的城墙墙根下,在斜阳完全笼罩不到的阴影里面,出现了一个踉跄的身影。

    燕离捂着腹部,不用感应也知道自己的状态十分糟糕。

    更糟的是,为了从大理寺的包围中逃出来,额上的第七道咒印重新生成完整,心境没有波动,咒印却加深了。

    日前修为突破,减去一道咒印,如今不止重新生就,且势头不止,可谓雪上加霜。

    前路是咒印,后方追兵穷追不舍,真是上天入地也躲不了的死劫。

    而且此刻,因咒印缘故,燕离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下意识用石子在墙根上留下最后一个印记,并附上几个字后,迷迷糊糊地往书院的方向逃去。

    今日因西凉入京而休学一日的书院,十分的冷清,所以没人发现燕离闯入了后山。

    后山之清幽,乃永陵一绝。

    俗语谓:大隐隐于市。

    几幢别院掩映林间,时有鸟唱风鸣,枝叶簌簌和声。

    斜阳夕照,映着纷黄枯叶,斑驳摇曳里,如血如歌般飘零,愈去愈远,如逝去的岁月般决绝。

    燕离眼前一片残红,逐渐模糊,美如诗画的景致,也已支离破碎。恍惚之间,耳畔响起丝丝缕缕、呜呜然、烟烟袅袅的箫声,伴这副残阳画卷,有种美到极致的意境,

    精神为之一震,连咒印也似缓止。

    他不由自主凝神细听,韵律并不陌生,却是《清尘》,乃著名的乐道大家孤舟子大师所创,以轻柔、涓细著称,最是洗涤人心。

    这首曲子乍闻只觉寡淡无味,其间却饱含作者淡泊名利的心志,寻常人听不出什么,此刻的燕离,为咒印所困,因红尘烦扰,正要淡泊红尘方能化解。

    不过,淡泊只是消极应对,不符燕离处世观,所以他很快就从那意境中挣脱出来。

    这时,忽听曲风一变,变得清丽脆亮,忽高忽低,忽轻忽响,时而低到极致之处,如坠深渊;时而升高腾空,如蛟龙翻涌无常。几个盘旋之后,又变得若有若无,宛如细雨绵绵,却也说不出的快乐活泼。

    这韵律燕离也不陌生,便是那结伴郊游所奏的《六月飞歌》,以轻快悦耳称著。

    燕离心中愈来愈好奇。心神为之吸引,咒印之力倒愈发弱了。

    未等他品出味道,又听曲风一变,低音不绝,如万人诵念的佛音梵唱,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起彼伏……

    燕离不由自主迈动脚步,沿着幽石小径,不多久便来到一幢山中小院门前,门匾上写着“浮萍园”三个字。

    院门忽地开启,箫声顿时咫尺可闻。

    门口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约莫十六七岁,皓齿明眸,小脸圆溜溜红扑扑,正咕咕哝哝说着什么,待看到是燕离,不由得瞪大了双睛,不知是惊是吓,叫了一声:

    “怎么是你!”

    燕离朝她微微一笑,道:“别来……无恙……”

    然后,他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无恙你的头……喂,喂,这里,这里是内院,你一个外院学生怎么进来的……还有你要死……别死在这里啊……”

    燕离又哪里听得见了。

    “小春,可是燕公子?”这时候箫声停下,里面传来般若浮图的询问。

    小春道:“就是他哩,小姐眼睛看不见,怎么知道是他来了?”

    般若浮图从里间走出,沿着石子铺成的小径,来到门口,道:“前次见他,便有所感,他身上有一股浓烈的死怨之力,适才我入定,感应到山下有不吉之物侵入,果然是他。”

    “小姐,什么是死怨之力?”小春好奇地问道。

    般若浮图蹲下身子,先在燕离颈处一测,随后捻了个法印,调动元气,自燕离的胸口处注入,一面说道:

    “通常来自于为其杀死的死者。不过,如此浓烈的死怨之力,连沙场将军都未必能有,他身上的死怨之力定然来自于它处,且来历非同寻常,恐怕就连住持也无法替其超度。”

    小春噘了噘嘴,道:“这种坏蛋一看就知道无恶不作,小姐救了他,他又会跑去害人的。”

    般若浮图道:“死怨之力多少对他有一些影响,令他失去善恶之念,也不能全然怪罪于他。”

    小春虽然不满,却也无法左右般若浮图的决定。

    “对了小姐,今天不是才听说他把西凉人打得落花流水,怎么却这么一副惨状?谁把他打成这样的,真是大快人心呀。”

    般若浮图无奈一笑,道:“他体内有一道高手留下的刀气,应是与人对敌所留,死怨之力影响他的神智,使他无法专心驱除。现在你听我说的做,先看看伤在哪里,然后去烧些热水来擦洗,敷药……”

    小春嫌恶地皱了皱鼻子,正要说话,山下却又传来一阵嘈杂。

    “元彪,你确定他逃到这里了?”

    “少卿大人,您不信我元彪,也不能不信我的鼻子,我的鼻子可是祖传的,绝不会错,那小子的味道还很浓烈,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