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48、姬纸鸢和他的爱慕者们
    朱雀门。

    作为偌大皇城的第一道门户,守卫任务重中之重。

    而负责守卫第一道门户的,正是守卫宫廷内外的精锐卫士,其中不乏修行好手。

    而就在朱雀门北面,另有两万屯兵驻守,随时可凭调令出动,所以朱雀门是天下第一森严的门户。

    守卫值守虽然一丝不苟,但真正凝神的却也没有几个。

    因为没人可以想象,什么人胆大包天,敢闯宫廷禁地。

    然而今晚,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不怕死的人,安步当车地走了过来。

    守卫早就注意到了他,眼角余光远远就打量过去,见身上没穿官服,看年纪十八上下,有多处残破,甚至还有干涸的血迹,也不是什么熟悉面孔。

    看起来像在战场上大闹过一场的少年,直直地走了过来。

    在距离五丈外时,守卫们想也未想,便冲上去将之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大胡子守卫厉喝道:“什么人敢擅闯宫廷禁地!”

    少年抬手打了个招呼,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哎呀,天气转冷,各位守卫大哥辛苦了,我在那里煮了点汤,想请几位喝上一口,暖暖身子。”

    业已入秋,相较南方而言,北地已有落雪征兆。晚间确实会冷得让人受不了,尤其守卫宫门的卫士,披盔戴甲,一熬就是半个晚上。

    不过,在这个时候请他们喝汤,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别有图谋。

    很简单的推理。就是太简单了,反倒令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大胡子守卫根本不与他啰嗦,将枪一摆,挺在少年咽喉处,冷冷道:“不管你是谁,即刻退去便罢了,否则脑袋留下!”

    少年笑眯眯地说:“其实我也不想来的,是皇帝陛下盛情相邀,才不得不来呢,各位守卫大哥通融通融,让我进去吧。”

    “胡说八道!”大胡子守卫冷喝一声,“既你找死,莫怪我等辣手无情!”

    如同军令一样,话音刚落时刻,众守卫便齐齐动手。

    “且慢且慢!”少年双手举起,“我叫燕离,真的圣上邀请我来的,不信你进去通报试试,若是假的,再将我就地正法也不迟啊。”

    众守卫停住动作,纷纷拿眼睛去看大胡子守卫。

    “看着他,我去禀告!”大胡子眉头微皱,心里也害怕是真的,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进去后没多久,便又转出来,冷冷道:“跟我走!”

    少年自然是燕离,他咧嘴一笑:“你们看,我没说谎吧。”

    宫门已下钥,只能从小门进出。

    守卫们看着他背影,不由面面相觑,心里不约而同想到,圣上深夜召见这小白脸,莫非他的来历非同寻常?还是圣上看上了他的“蒲柳之姿”?若是真的,岂不是一步登天,成为圣上后宫男宠,真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天下谁不知道,圣帝的美貌,已不属人间所有。凡人能见上一面,已是三生有幸,更别说与她亲近了。

    现在圣帝的年纪虽然不大,可她迟早是要选择夫婿的,毕竟一国之主不能没有子嗣,先帝只有圣帝这一个女儿,想要维持正统,还是要靠圣帝。    整个永陵所有的豪门望族,无一不在巴望着圣帝后宫的位置,并将族中优秀子弟想方设法塞进宫廷当值。其中最容易接近圣帝的,毫无疑问,便是卫士了。

    卫士负责整个宫廷内外的安全,选拔条件自然也异常苛刻。

    大胡子守卫领着燕离来到丹凰门外,冷笑着斜睨他一眼,淡淡道:“在这里等着,自有人来接你。不过我劝你,千万不要对圣上抱有什么非分之想,圣上的夫婿,只有我们王少将军才配得上!”

    燕离腼腆地摸了摸鼻子,道:“难道我看起来很有被圣帝看中的潜质?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嘛。”

    “兄台便是燕离么,仅凭你这份厚脸皮,加把劲的话,说不定陛下真的会看上你呢。”

    就在这时,丹凰门内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绯袍加身,约莫二十上下,长得俊秀非凡。朗星双目,正细细打量燕离。声音温煦如玉,语态透着一股天然的亲近,让人如沐春风。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只要见上一面,说上一句话,就会让人产生好感的人。

    另外一个面色冷沉,如这黑沉似水的孤清冷夜,深邃中透着一种咄咄逼人的威严和压迫。年纪约莫二十五六上下,套着裁剪得宜的皮甲,泛着冰冷光泽的黑靴,加上威武的身板,看起来英气十足。

    他带着居高临下的气态,审视着燕离,目光里尽是冰冷和不屑。

    大胡子见到二人心里一惊,不知燕离到底什么身份,劳动这二位迎接,连忙行礼道:“参见王少将军、李大人,此人便是燕离,人已带到,卑职告退!”

    从这两人的穿着便可以推测出他们的身份。

    文官武将,而且品阶都不低。

    燕离曾经详细研究过永陵的驻军明细,绯袍文官暂且不论,这位被称为王少将军、鼻孔朝天的人,从肩带上绣制的图案来看,应是卫士的虎校之一。

    大夏军分军衔与军阶两个职称。其中虎贲将军一类为军衔,只是一种尊荣,并无实际权柄;而虎校一类则有实际掌兵的权利,是真正的军队主宰。

    卫士统共不过三万,虎校领万军。

    换句话说,这个青年手底下有一万个精锐军士,燕山盗满打满算,也不过才三千人。

    当然,在战时,军衔又高于军阶,由大司马授予兵符,战后即缴,以防拥兵自重。

    燕离迅速打量二人的同时,笑眯眯地拱手道:“那就托大人吉言,待我飞黄腾达之日,定不会忘记大人。”

    此二人年纪轻轻已身居高位,出身定然不凡,此刻一起出迎名不见经传的外院学生,此事着实古怪。

    “你就是燕离?”那王少将军冷笑一声,“身为逃犯,不乖乖束手就缚,竟敢闯入宫廷禁地,还敢慌称旨意,你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贱民。”

    燕离哂笑道:“王少将军,就结果而论,圣上对此并无置词,你未免管得太宽了。还有,你在这里阻我去路,不让我与圣上会面,到底是何居心?”

    王少将军目光森寒,厉声叫道:“好大的狗胆,教训你就听着,区区贱民也敢以下犯上!”

    其身势气涌动,便要出手,从气息上来判断,比穆东风要可怕得多。

    “王兄稍安勿躁。”绯袍青年闪身拦住了他,“燕兄确为圣上贵客,若是打伤了恐怕不好交代。”

    王少将军似乎对他颇为忌惮,眉头皱了皱,转身进去了。

    绯袍青年伸手虚引,笑着说:“燕兄且莫见怪,王兄脾性素来如此。”

    旋即朝燕离眨了眨眼,凑到他耳边笑着道:“你别看他现在凶厉狠辣,其实小的时候啊,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呢。”

    燕离对王少将军的童年一点兴趣也没有,笑眯眯道:“大人知道我,我却不认得大人,还未请教大人名讳。”

    青年一点也没有架子,笑着拱手道:“在下李宜修。”

    燕离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谦逊的人,但记忆中并没有对这个名字的印象。燕山盗近年才将触手伸进永陵,对很多达官贵族也是一知半解。

    这个李宜修年纪轻轻就穿上了绯袍,而且在圣帝身边任职,显然是亲信一流,如果没有一个显赫的出身,绝无可能。

    燕离还是很在意这两个人亲自相迎的目的,继续试探道:“大人亲自相迎,我才是真的惶恐之至,不知燕离何德何能?”

    李宜修笑道:“近日自圣上口中得知,书院多了个三品真名,时常提起燕兄,好奇罢了。”

    燕离恍然大悟,原来是把自己当成情敌了。

    看来是姬纸鸢对燕山盗的关注,引起了他们的重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踏入紫宸殿,燕离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使心情放松,以迎接接下来的谈判。

    是的,他是来找姬纸鸢谈判的,这是他目前唯一的生路。

    自从流落并州以后,他经历过不少次谈判,但加起来都不会比这次凶险。

    一踏进来,四周那若有若无气息一股脑地压了过来,提醒他不要有小动作,否则必将万劫不复。

    领路二人,沉默地在帘幕前行了一礼,他们知道姬纸鸢不喜欢繁琐的礼节和多余的问候,径自退开两边。

    燕离在帘幕中央躬身施礼,道:“书院外院学生燕离,参见皇上。”

    王少将军目光锐利,势气逼人,喝道:“大胆,见到陛下还不跪拜,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

    燕离笑眯眯道:“传闻皇上最不喜繁文缛节,学生不过是效仿二位大人罢了。”

    沉默,帘幕里面久久沉默。

    王少将军看着他冷笑。不讲究繁文缛节是一回事,不行礼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已经准备好要将燕离撕碎,只要帘幕后的人一声令下。

    燕离微微眯眼,这个时候,他当然不是觉得尊严高于生命,只是在试探姬纸鸢的反应罢了。如果有必要,就算让他从宫门外跪着进来,他也会照办。

    尊严或者生命,相对于他所承载的东西,实在太轻了。

    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姬纸鸢终于开口了。

    她的声音几近完美,相信这世上也不会再有比她更动听的声音。

    “你还敢来见朕?”

    ps:现在还能收到月票和打赏,都是熟悉的面孔,我很感动,又很惭愧。谢谢你们,让我知道你们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