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51、诱饵已经布下,就等凶手咬钩。
    今夜无月,漫天星斗,灼灼争辉,暄腾耀目。

    书院。

    外院占地极广,是后山禁地的十倍,因为这里不但培养修行者,还有天下书生学子,也都在这里就学,所以外院有驻军巡防,保卫学子们的安全。

    由于武帝废两教与科考,书生失去了往日的地位,没有修行资质,却能写一手好文章的书生,这里是唯一的出路。书院统一三年学制,能被选入书院,即使没有修行资质,也是学子当中的佼佼者。从外院结课的学子,会统一进行殿试,而后以其成绩,分发各州县。

    俗话说的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殿试不分排名,以上、中、下等划分。

    但由于缺少修行资质,哪怕是上等优秀的成绩,最多也只能封到县官,如果还想继续往上,必须要有实际的才干,在上官的举荐下,才有可能进步。

    这其中,一步步往上爬,最终回到永陵的人,几乎凤毛麟角。

    然而书院却有一个传奇,以学子的身份,从书院毕业后,仅仅三年就重新回到了永陵,并且在这过程中,真名觉醒,重回书院出任一个教习,他的名字叫常山。

    常山回书院已经十年,在书院任教十年,都没能晋入内院教习,这是他最大的遗憾和痛苦。他的资历已然绰绰有余,可书院迟迟没有安排他晋升的意思。

    般若浮图一来就成了内院教习,可谓天之骄子,常山这个草根传奇一下子变得黯淡无光,遭到许多同僚暗地耻笑。

    众所周知,修行者愈早觉醒真名,好处愈大,将来所能取得的成就也愈高。

    常山二十四岁觉醒真名,年纪实在太大,本就不被人看好,当年的传奇,反倒成了如今的笑话。

    塾苑,属于外院教习的住舍群,是一片连在一起,相对内院独立院落较小的院子。

    常山所在的院子,在外院教习当中,并不算特别好,从地位上来算,他是外院教习的第一人,可是待遇方面,他却要比几个资历老的教习差很多。

    毕竟书院开设已久,年纪最大的外院教习,现年已经七十多岁,常山就算有怨言,也是无可奈何。

    基于以上种种,加上新入院的学生,那个天字一号让他处处吃瘪,常山近日的心情可算是糟糕透顶。

    这不,又一次从入定中脱离出来。

    烦躁的心绪,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透过窗门,望着漫天星斗,他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

    事实上,如果在官场,他相信自己早已出人头地。内院教习筛选的严格,他早就有所耳闻,可没想到艰难到如此程度。

    十年兢兢业业,上面交代下来的事,无论大小,他都处理得井井有条,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到了极限,可山主似乎看不到一样。

    或许,早就把我忘了。

    常山自嘲一笑。坚持到现在,他的心很累,可一想起那张秀丽绝伦的脸,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是的,只有坚持下去,成为内院教习,他才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当年那个她,原本是他学生。她从内院出来以后,便留院做了教习,如今身份地位都要高他一截。

    心底的情感,他从未多任何人说起,如果达不到同等的高度,那就将之尘封,再也不要想起。

    “听说了吗,苏羽苏大人被人杀了……”

    这时,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士提着灯笼,从塾苑的门洞外进来,夜间照例巡逻。

    “什么?不会吧,苏大人这等修为,谁杀得了他?”

    常山眉头一皱,正打算闭了窗门。

    “据说是外地来的高手。不过,我换防过来的时候听说那凶手已经被锁定了位置,就在归义坊,找到他只是迟早的事。”

    听到这里,他的动作一顿,侧耳倾听。

    “可惜正好当值,不然过去凑个热闹,说不准捡个修行法门什么的,就不用那么辛苦,在这里当值了。”

    “就你?就算给你法门,不能修行有个屁用。”

    “哈哈,那倒也是,还是安分守己,认真巡逻吧。”

    法门!

    常山目光闪烁,他目前最缺的,岂非就是法门?

    思量片刻,他走出卧房,径自出了院子,几个闪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那两个卫士正要穿过另外一个门洞时,突然停住,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见无异常,缩头缩脑地,小声地喊道:“大姐头,他,他应该走了……”

    道旁矮丛倏地窜出一道黑影,落在二人身后,娇笑一声:“办得不错,回头大大有赏,现在快点换衣服,别让王元朗那个讨厌鬼的手下看到了。”

    两个卫士哆哆嗦嗦地躲入矮丛,窸窸窣窣地换了衣服,另一个苦着脸道:“大姐头,这么晚了,您睡觉不睡觉,折腾这个干嘛?还好小的记忆不错,没有忘了您教的说辞,要是被抓到,我们可就惨了。”

    “怕什么,我不是还在这里,少啰嗦,快点换。”

    “大姐头,您可要小心啊,就算您是书院前十,私自跑到塾苑来,也会被当成奸细的。”

    两人换好了衣服,四面张望两下,悄悄地自进来的门洞溜走了。

    黑影迅速窜入常山的院子里,四目搜寻,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摇了摇头,便推门进了主卧。

    星光从窗门映照进来,房内物件勉强能看清楚。

    黑影从怀中掏出一本古朴的书册,顾不上心痛,将它放到了常山的床铺底下,随后从窗门跃出,消失在茫茫夜色。

    ……

    京兆府。

    看着那张灿烂的笑脸,余行之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挤,化为冲天的怒火,几乎要吞没他的理智。

    他的双拳紧握,从没有哪一刻,他会如此的憎恶怨恨一个人。

    就是这个人,杀了自己的亲妹妹,触动龙神戒,让自己处在朝不保夕的忧虑当中。

    可是,不能动,绝对不能动。

    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取得那个臭丫头的信任,都不能动他。

    余行之冷静下来,淡淡道:“不敢,还要钦差大人指点才是。”

    董青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华公公掩嘴一笑,“这才对嘛,陛下一直倚重苏羽大人,没想到会死得这么不明不白,恐怕九泉之下难以瞑目,陛下也会寝食难安,二位大人要用心辅佐燕大人,争取天亮之前破案,不要让陛下失望才是,杂家这就回宫复命了。”

    说完,扭啊扭啊,走了。

    华公公虽然走了,可是却留下了数个精锐卫士,都是守卫宫廷的高手,最低职阶都是领百军的骑校,不是一般卫士可比。

    董青面无表情道:“破案要紧,不知钦差大人欲从何处着手?”

    所谓钦差大人,自然就是燕离了。

    “不要急。”

    燕离笑眯眯地站起来,负手走出案台,在一众精锐卫士的护卫下,来到堂下。

    他的衣服还没换,还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可短短个把时辰内,他的身份却天差地别。

    强忍着扭断他脖子的冲动,董青冷冷道:“华公公说了,天亮之前破案,钦差大人的时间不多,这样浪费下去,恐怕要被问罪。”

    燕离摸了摸肚子,笑眯眯道:“哎呀,本钦差忙活了一天,滴米未进,肚子正饿着呢。正好,两位大人受累,去帮我买一碗牛肉面回来。”

    余行之大怒:“燕离,你不要得寸进尺!”

    见他似乎有扑过来的迹象,一个千卫卫校错身一拦,冷冷盯着他:“钦命即是圣命,违抗钦差大人,就是违抗圣上,大人恐怕担待不起。”

    余行之咬牙,他知道这些人是姬纸鸢身边的人,不会卖任何人的面子。

    他强忍着怒火,招手叫来一个人。

    燕离阴阳怪气道:“此事乃重中之重,二位大人还是受累亲自跑一趟吧。”

    “你……”余行之双目通红。

    董青突然按住他的肩膀,朝他摇了摇头,随后望向燕离,道:“你不会得意太久。”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余行之顿了顿,一同拂袖而去。

    燕离笑着摆手道:“记得多加牛肉啊。”

    待两人走后,那严绍群目光微闪,凑上来道:“下官严绍群,拜见燕大人,早间之事,下官不知燕大人身份,多有得罪,还望多多包涵。”

    燕离上下打量他一眼,道:“我听说你是第一个抵达凶杀现场的?”

    话中听不出责怪的意思。

    严绍群心里一动,殷勤地说:“正是,下官愿助大人全力破案,尸体已然运回,仵作也该得出结果了,察知死因,乃是查案第一要素,不如移驾尸房如何?”

    燕离嘴角不着痕迹地扬起,道:“你就不怕余行之秋后算账?”

    严绍群正色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维护永陵治安,乃是下官职责所在,哪怕余大人怪罪,下官也会将破案摆在第一位。”

    “呵呵,有趣。”

    燕离笑了笑,往门外走去。

    严绍群一怔,急道:“大人,尸房在后衙。”

    燕离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想破案,就召集所有人跟我来,诱饵已经布下,就等凶手咬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