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55、你一定会得到幸福
    看到女子过来,他一口喝干杯中酒,醉眼朦胧地说:“翠儿,你怎么才回来,来来来,陪我喝酒,迟到的先罚三杯……”

    女子的一双美目内,尽是不加掩饰的厌弃和嫌恶,冷冷道:“任务已经完成,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退下了!”

    “不要对我这么无情嘛。”彩公子打了个酒嗝,醉醺醺地起身,想去抓女子的手。

    女子大为惊怒,连退数步,叱道:“你再对我无礼,休怪我禀告阁主!”

    彩公子还没开口,那穿着兰色襦裙的侍女大声骂道:“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还敢反抗,看我教训你!”

    女子冷冷一笑:“看谁教训谁!”

    “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不要伤了和气。”

    彩公子一看要遭,连忙阻止二人。

    “翠儿,你知道本公子就好这一口,但从来不会勉强,尤其是你这般国色天香的美人,不要动不动就生气嘛。”

    他拥着那侍女,又回了亭子坐下,“生气伤肝,老得快,本公子最是看不得娇花的凋零、红颜的消逝,每次看到,就心痛得无以复加。”

    春夏秋冬四个侍女,都拿眼睛瞪着女子,好像她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

    女子无动于衷,冷眼以对。

    彩公子微微笑了起来,方才醉意来得快,去得也快,道:“如果是别人拿阁主压我,此刻已经是地上的尸体了,谁让我彩公子惜花如命呢!对了翠儿,你觉得那个燕离会相信严绍群吗?”

    女子道:“推心置腹不可能,只限于合作,不是问题。”

    彩公子笑着点头:“那就好,我还担心严绍群演得不像,把这场好戏给砸了呢。”

    “嘻嘻,公子就喜欢作弄人。”侍女秋发出娇笑声。

    彩公子道:“如果他只有这点程度,我还更失望呢。”

    眼皮微抬,他意味莫名地笑着说:“翠儿,如果让你潜伏到那个密探身边,你愿意吗?”

    女子顿了顿,道:“如果是命令的话。”

    “算了,”不料彩公子却笑嘻嘻地摆手,“本公子只是随便说说的,我怎么舍得让翠儿去冒险呢,就算伤到一根头发,我都会心痛的。”

    女子毫无反应,只是眼神略有变化。

    彩公子笑着说:“翠儿,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有点失望。”

    女子冷冷道:“我没有。”

    彩公子倒了一杯酒,笑着说:“你在期待什么?莫非你对那个燕离产生好感了?”

    女子贝齿微咬:“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彩公子啜了口酒,咂嘴道:“你知道我对人心变化最是敏感。你方才的眼神告诉我,你有点失望,想来你对这个任务并不抵触。也是呢,京兆府大理寺倾巢而出,都杀不掉的五品武者,这世上恐怕只有他一个了吧?可是啊,我不会让你去的,那个男人越优秀,就越会吸引你,如果让你靠近他,我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他笑着看女子:“翠儿,不要怪我自私,这是人的天性;而且我知道,你并不是喜欢上他了,你只是单纯崇拜强者,你希望他能救你脱离苦海。”

    女子只觉身体冰冷,有种快要失去知觉的错觉。

    彩公子微笑着说:“没有用的,你的父亲不会因此得救。”

    女子低下头来,一语不发,宛如失去了灵魂的人偶。

    彩公子也不再开口,一面饮酒,一面定定望着湖泊中倒映着的一轮巨大的明月。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又缓缓开口:“每个人都有灵魂,只要倒映在湖中,高洁或者低劣就一览无遗。人心太容易被欲望左右,人在欲望之海里,随着天性的渴求而起舞,最难的是永远保持高雅的姿态;大部分人选择随波逐流,只有小部分人凭着坚强的意志贯彻始终。惟有那样的灵魂,才称得上高洁。”

    说到这里,他又望向女子,并低低地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有些诡异,有些渗人,“惟有那样的灵魂,才有毁灭的价值。”

    “现在,你的灵魂似乎走到了尽头……”他的眼神变得冰冷邪恶,“我不喜欢腐烂的果实,一点也不喜欢,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女子娇躯一颤,却忽然抬头,直视着他道:“还不到时候!”

    尽管身子不可控地颤抖,她的眼神却没有迷茫,没有害怕,有的只剩信念的光以及毫不掩饰的厌恶。

    邪恶冰冷的气息骤然间消失无踪。

    彩公子的眼神突又充满真挚与爱慕,语声柔情似水,“傻瓜,和你开玩笑的,你知道我的,怎么忍心伤害你。”

    女子淡淡道:“我知道。”

    彩公子松了口气,道:“我还怕你当真了呢。”

    女子淡淡道:“阁主让我带话给你。”

    彩公子道:“什么话?”

    “注意董青,如果他不能撑过眼前这关,就除掉他。”

    ……

    大理寺被称为修罗魔窟,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理寺的地牢,是专为穷凶极恶的罪犯所设。里面大部分的人,都是犯了十恶不赦的罪行。处斩还只是相对较轻的刑罚。

    大理寺的地牢,充满了无数死者生前的怨念。不管枉死还是罪有应得,无一例外会在死后散发地阴之气,使得整个地牢阴森恐怖,寻常人别说踏进去,便是稍稍靠近,都会意识恍惚,如坠幽冥。

    这样的凶地,董青每天都要待两个时辰以上。

    地牢深处,刑审室外,几个刑卒押着数个脸色惨白的死囚,在门外等候。

    里头安静了有好一会儿了,放在平常,今天“刑审”犯人的“老例”早就结束。

    老例不是朝廷的律令。老例是董青的习惯,每天入夜后,他都要进行“刑审”,哪怕已经交代犯罪事实、签字画押、等候问斩的囚犯,都要进行重新审讯。

    审讯的方法极其的残忍血腥,不足为外人道。

    当然,事实是刑卒们并没有看过审讯的过程,只知道进去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尸体从来都是破破烂烂,像一团勉强拼凑起来的烂肉。

    每天都能听到的惨叫和求饶,也是地牢里的主旋律。

    所以,刑卒们把这称为老例。

    至于会不会太不人道,圣上会不会因此怪罪,外界会不会施加舆论压力,这些都不在刑卒的考虑当中。

    因为,董青当了快十年的大理寺卿,从没被告倒过。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力量。

    往日听来惨绝人寰的哭嚎,如今倒变成了刺激心脏的兴奋剂。

    可是,今天“老例”的过程未免过长了。

    董青已经在里面待了快三个时辰了,还没有出来的意思。

    而且,今天才进去两个犯人。

    哭嚎也早已停止,众刑卒不知董青发生什么异状,正商议着开门进去查看,里头便传来了声音。

    “今天先这样吧。”

    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疲惫,像是大战过一场。

    众刑卒面面相觑,却也不敢违逆,当即将剩下的犯人押回牢房。

    刑审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股腥臭难闻的腐味涌出来,入目可见,刑具森森,上面都或多或少沾染了黑红色的血污。仅仅是门缝透露出来的冰山一角,已然触目惊心。

    董青面无表情地走出来,神色看起来十分疲乏,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一样。

    他吩咐两个刑卒清理尸体,便径自离开了地牢。

    大理寺建在圣世宫以东的午门,紧邻东宫和长乐苑,与圣世宫以西的尚书台遥遥相对。

    大理寺作为皇朝最重要的官署之一,不但是办公的地方,同时还是大理寺卿的府邸。

    府邸位于后衙,董青径自回到卧房,打坐入定,恢复消耗的精力。

    半个时辰后,他面色阴沉地睁开眼睛,思考着方才发生的事。

    今天他像以往那样修炼大黑天王刀法,利用酷刑使囚犯愤怨、悲怒、绝望,从而吸收负面气息,融入他的身体里面,温养刀意。

    可这个过程还没进行到一半,心神突然丧失,身体醒着,意识却坠入虚无。

    醒来之后,因此想起了一些不该想起的东西。

    心神丧失是修行者的大忌,稍出点差错,便会损伤身体修为,多年苦功付之东流;更严重的,则理智全无,化为只凭本能行事的野兽。

    “笃笃笃!”

    房门被敲响,董青回过神来,低声喊了句:“进来。”

    门外当即进来一个人,却是穆东风。

    看见董青脸色难看,连忙来到他身前,单膝点地:“大人,听下面的人说,您今天练功出了点问题?”

    董青脸色阴沉,道:“多嘴!杀了!”

    穆东风低声道:“大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董青阴冷地看着他,只想听到接受命令的回答。后者却直直地看着董青,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

    过了片刻,董青皱了皱眉头,旋即轻叹一声,“说过几次了,没有外人的时候,不要叫我大人。”

    穆东风微微一笑,亲切地喊道:“是,义父。”

    董青眼神复杂,看着他的笑脸,恍惚间回到那一天。

    那一天,穆东风也是这张笑脸,稚嫩的笑脸,充满天真无邪:“叔叔,您的脸这么白,是不是都不晒太阳?我娘说,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哦。”

    “叔叔,您是我娘的朋友吗?”

    “我娘,我娘两年前死了,他让我在这里等,总有一天,会有人来接我。”

    “叔叔,你是来接我的吗?”

    穆东风终究已经长大了,曾经的天真无邪,已经由成熟干练取代,并且在他的悉心教导下,变成了一个凶狠、执拗、不择手段的彻头彻尾的恶人。

    就连痴情这一点,都没有半点区别,俨然另一个他。

    “义父?”穆东风疑惑地叫了一声。

    董青恍然回神,忽然道:“东风,你会恨我吗?”

    穆东风道:“如果不是义父收养,孩儿早就饿死在贫民窟,就算现在义父杀了孩儿,孩儿也不会恨义父。在这世上,义父是唯一一个对孩儿好的人,也是孩儿最亲的人。”

    董青眼眶顿时湿润,沉醉杀道二十多年,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原来也是热的。

    他别过脸去,不知是对谁说,也或许是喃喃自语:我不会,再重蹈覆辙,你一定会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