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60、天外有火,复仇之火
    天外有火,好奇怪的名字。

    陆显双目微微闪烁,道:“这不像是酒的名字,倒像是在宣告着什么。”

    燕离动作轻缓,给三人添了满杯,闻听此言,意味莫名地笑了起来,道:“喝过它以后,岂非灵魂也燃烧起来了?天外的火,岂非复仇之焰?时刻不忘地提醒我们,哪怕粉身碎骨,那深深烙印在灵魂里的仇恨,也绝无法消除!”

    “原来如此!”陆显心里一动,想到恩师惨死并州,不由悲从中来。

    他的双目燃烧起熊熊烈火,宛如熔岩地狱里的魔神,一字一字地往外喷吐烈焰,“无论天涯海角,我陆显发誓,定将杀死恩师的屠夫碎尸万段!”

    燕小乙的脸有些红,似乎不胜酒力。但他还是面无表情地开口:“哦,少主少主,你看这两个人装起深沉,真是一套一套的,像看戏一样呢。”

    秦易秋用拇、食二指捏着下巴尖,沉吟道:“有点意思。”

    陆显不理他们,看向燕离,淡淡笑道:“燕小兄弟也是个性情中人,可惜立场不同,要不然还真想与你来个一醉方休。”

    “杀人军师连与敌人共醉的胆气都没有?”燕离笑着举杯。

    陆显眼睛一亮,与他碰了,仰头饮尽,那酣畅淋漓的滋味,使得全身毛孔都张开,往外喷吐着热气,不由直呼痛快。

    随后脸颊便升起两坨晕红,他晕晕乎乎地站起来,大笑道:“燕兄弟,敌人可未必,这里没有外人,我托个大,你要是愿意,就叫我一声老哥,若是在永陵呆腻了,不妨来西凉看看,军机院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哦,少主少主,陆教头喝醉了,开始说胡话了。”燕小乙面无表情道。

    秦易秋也有些晕乎乎的,他打了个酒嗝,道:“无,无妨的……若燕兄愿意过来作伴,那实在……再好不过了,呃……”

    燕小乙面无表情地看着燕离,道:“你居心叵测,把我们灌醉,想干什么?”

    燕离翻了个白眼,道:“白痴。”

    燕小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燕离被看得发毛,忍不住道:“你看我干嘛?”

    燕小乙道:“我看的是白痴,不是你。”

    燕离冷笑,道:“真难为你还懂得用我的眼睛当镜子,为白痴这种生物长脸了。”

    燕小乙道:“真难为你能说出白痴这种生物都说不出来的、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再来,再来一杯……”醉了的两人,把杯子推过来。

    燕离晃了晃坛子,道:“天下第一的好酒,限量供应,今天我的都被你们喝光了!”

    这话还真不是玩笑。

    以燕朝阳的酿酒条件,每天所能供应的酒根本不多,这一小坛子还是燕离好几天积存起来的。

    就算是燕离,每天能得到的量,也不比别人多多少。

    一听没酒,两个醉鬼不由得趴在桌上,犹自不睡,晕晕乎乎地呢喃着什么。

    燕小乙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架起两人,朝着后院的门口走去。

    临出门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燕离,道:“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如果你敢动他们,我会杀了你!”

    燕离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同喝了两杯酒而已。”

    燕小乙架着两人,开门走出去,迎面而来的冷风,像吹醒了酒精一样,他的脸迅速涨得通红。

    有些人的体质,反应比较迟钝。酒液入肚,要比常人更慢些才会出现作用。

    才坚持了不到十丈远,他的眼睛一翻,整个人便软软地倒下。

    这时一只手适时地揽住他,避免了与大地的亲密接触。

    秦易秋通红的脸不知何时恢复如初,他揽着燕小乙,微笑说道:“小乙对酒还是那么迟钝。”

    陆显醉态尽去,道:“如果不是这样,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个燕离,可是为‘她’办事的。”

    说着,他瞥了一眼呼呼大睡的燕小乙,眼睛里透出一丝笑意,“这小子只有喝醉的时候,才会比较安静。”

    两人并不是装醉,只是一时豪情所致,不运动元气抵挡,没想到醉得那么快。在那个情境下,两人如此特殊的身份,当然不敢久留。

    燕小乙才会急急忙忙架着两人跑出来。

    秦易秋扛起燕小乙,笑着道:“陆大哥,我看你还是太多心了,今天我们来这里,也是临时决定的,哪会这么巧?下次再来,要跟他好好喝一次——啊对了,方才我假装喝醉的样子,是不是特别的像?啊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

    说完,大声笑着向前走去。

    陆显抽了抽嘴角,“少主,我看你的酒到现在都还没醒吧!”

    ……

    酒肆后院,燕离一脸淡漠地摇晃着空坛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的脸都没红过,当然一直在运功逼酒。

    燕朝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侧,淡淡道:“担心?”

    燕离摇了摇头,道:“可惜啊,没能借这个机会,问出一些什么来,能让鬼才陆显醉的机会,可不多啊。不过,虽然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但我相信,他不会变。”

    燕朝阳点点头,不再说话。

    燕离忽然轻声一笑,看着他说道:“你担心我担心?”

    燕朝阳坦然道:“都是弟弟。”

    这时后院的门被敲响,燕朝阳过去开门,门外袁承汐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注意,便闪身进来,按捺着激动,先向燕朝阳行了一礼,随后来到燕离身前单膝点地,恭敬地道:“属下袁承汐拜见少主。”

    袁承汐自然便是牛肉面摊的老板。

    燕离微微点头,道:“你前次处理得不错,不过,已经暴露了吧。”

    袁承汐热切之心一冷,心底凛然,道:“是,裁决司的暗鹰已经注意到了属下,这几天不断在面摊周围徘徊。不过属下来这里之前,已经将据点销毁,永陵的事务,都已顺利移交。”

    燕离道:“嗯,这事你办得不差,就免了死罪。你的身份既然暴露,我会让人安排你出城,你就到孤月楼去吧——起来说话。”

    “多谢少主!”袁承汐暗暗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燕离道:“永陵的情报网是野狐营一直努力的结果,虽然规模差强人意,但总算有了个框架。新统领可有指示?”

    袁承汐不可思议道:“香夫人上任以后,提出卧底完成计划,让我们这些人得到成家立业的机会,再在各地选编的新人中培养继任者,既使新加入的成员归心;又完善了野狐营一直没办法解决的‘后继无人’的弊病,可谓一箭双雕。”

    燕离淡淡一笑,道:“那可是我亲自挑选的人。野狐营盯了她三年,总算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对了,我交代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袁承汐道:“那两个人的身份都有些来头,尤其是王元庆,出身武神府,是武神王霸的次子。他的大哥王元朗,上届书院前三,现任卫士虎校,领万军,日夜守卫宫廷,算是圣帝的心腹。不过据说,王元朗痴爱圣帝,以他的身份,作为圣帝的夫婿那是够的,得到不少民众的支持。”

    “张志雄是余行之心腹、京兆少尹张崇焕的儿子。张崇焕虽然只是个京兆少尹,可他的夫人却是武神王霸的妹妹,所以张志雄是武神王霸的外甥,身份也不容小觑。”

    燕离冷笑一声,道:“原来那个王少将军就是王元朗啊。虽然只是早晚而已,但没想到那么快就对上武神府了。”

    袁承汐道:“属下惭愧,这些都是路人皆知的消息,较为隐秘的,还探不出来。”

    燕离摆手道:“有这效率,足够了。如果野狐营能把什么消息都探出来,那还要我亲自来干什么。”

    袁承汐从怀中取出一叠纸,道:“另外,今届书院前十的底细,只探出一小部分,除了罗根生与马关山比较透明,其他每个人的来头都非同小可。”

    燕离接过,一页页翻看,一面翻一面点头:“连海,果然是天下第一庄的连海;长平萧门也派子弟来了?这还是首例,值得注意……其他除了赵阿紫有点意思,倒没什么……”

    “少主,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袁承汐面露犹豫。

    燕离头也不抬,道:“说。”

    袁承汐蹙眉道:“张志雄的修为是四品巅峰,曾经有人目睹他在元州击杀了一个相当于三品武夫的荒人头目。他的宝器是百锻刀,虽然只是养器师祭炼的劣品宝器,可毕竟也是宝器……而且,据说他修炼的法门,是武神王霸替他找来的《残月刀诀》,少主要与他决斗这件事,恐怕不智。”

    燕离点火把手上的纸烧了,道:“就是说,张志雄还不是理论派的花架子,上过战场啊,那就有点麻烦了。”

    袁承汐不由翻了个白眼,道:“少主,那可不是一点点麻烦,凭您的修为,实在……”

    燕离笑了笑,站了起来,正要开口,身上却掉下来一个小东西。

    那是个小小的卷纸筒,通常用在信鸽上面。

    燕离捡起来,将里面的纸条抽出,展开看了,顿时一怔。

    旋即笑眯眯道:“我知道西凉为什么入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