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65、无剑式,暴打蠢货
    军武侯乃是军部特设的一个荣誉职衔,堪称通往军部高层的黄金通道。

    有着武神王霸作为靠山,张志雄在军部可谓前途无量。加上他在元州立下的战功,不管他能否考入内院,未来至少也是威震一方的大将军。

    但张志雄在元州的事迹都被隐藏起来,具体战功还真没有人知晓。

    今天在演武台上,他把这些说出来,无非是为了震慑燕离。可见他表面自信满满,实际上还是有些忌惮燕离。

    却没想到,燕离不但没有惊慌,反倒表现出近乎于轻蔑的态度。似乎在他眼中,自己只是一个打赢了很多场架的小屁孩而已。

    他引以为傲的战功,在燕离眼中一文不值,胸腔内顿时燃起怒火。

    不是因为得不到承认,而是对方用一种近乎于无赖的方式来羞辱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让他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憋屈,不由得火冒三丈。

    “如果你只有‘牙尖嘴利’的本事,今天的出现,就是个错误。我会彻彻底底地帮你纠正这个错误。”他的双目森冷,杀机暴涨,缓缓抽出背后的百锻刀。

    这把刀的刀身异常的厚,然而刀锋却比寻常刀剑还要锋利,刀柄的长度几乎赶上刀身,倒有点像长朴刀,看起来很适合劈砍。

    这就是“养器师”养出来的,最劣品的真器。百锻,说的正是它的厚度,拥有近似攻城锤的重量,是它最大的优势。通常只有凑不齐材料的武夫或不具备祭炼条件的武者才会使用。

    由于只有三品武夫以上才能开发出下丹田,只有开发出下丹田才能祭炼真器,所以张志雄只能将真器背在身后。

    就像燕离一样,即便他现在突发横财,得到足以将离崖祭炼完整的珍宝,也是不可能办到的事。他的修为,连张志雄都不如。

    “少年哟,这么快就从军武侯升职成纠错官了吗?”燕离笑眯眯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会为你的蔑视付出代价!”张志雄低吼一声,百锻刀蓦地脱手而出。

    作为这场万众瞩目的激战的开端,他把自己的兵器当成暗器,用力地甩了出去。

    起初观众还觉荒谬,但见百锻刀的速度竟似闪电般,便再也不敢小觑。

    那闪电带着张志雄的怒火,说来就来。

    宛如狂风一样旋转的大刀,就好像握在一个十丈巨汉的手里,迅而且猛地劈砍下来,气流被卷动,宛如鬼哭狼嚎一样“呜呜”作响。

    刀未至,强烈的风压,就几乎要将燕离压趴在地。

    “喂喂!开玩笑吧!”

    尽管燕离已经尽量高的预估张志雄的实力了,却没想到还是远远低估了这个人。

    他根本不需要想,便将离崖高举。所幸剑鞘为天玄石祭炼,否则第一击都可能挡不住。

    嘭!

    百锻刀携着强烈无匹的风压,重重地击在离崖上,发出了根本不可能是金属发出的声音。

    燕离不用说,早已运转洗心诀。沛然巨力源源不绝地化为洗心诀的力量,涌入离崖当中。

    可是,这股力量实在太庞大,洗心诀的转换,竟出现了时断时续的迹象。

    燕离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是离崖的局限性。并不是说它容量不够,而是在传导过程中,会出现传导中断的现象。

    毕竟它连剑胚都还不是,只是一个模型,能吸收外部力量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在断断续续过程中,不免有余力泄露,这些就必须由燕离自己承受。

    他无从选择,只能使出吃奶的力气运转心法。虚无之中,洗心剑冲出来,于混沌天地显现。此时此刻,它似乎也知道与燕离是一损俱损的关系,不再像以往那样出工不出力,同样卖力地吸收外来力量。

    无数灰色小光点从混沌之中出现,落在洗心剑附近。洗心剑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被这些小灰点压得暮气沉沉。

    这些都是外部力量通过燕离的身体,达到中丹田的表象。

    外部力量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杂质。譬如这力量的源头——百锻刀以及他的主人,对于燕离而言,除了特定的元气属性,所有他人的元气都属于杂质;还有更玄一点的,那就是张志雄对燕离的厌恶和愤怒之情,以及死在演武台上的修行者的怨念,就都属于杂质的一种。

    这些杂质对燕离的身体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如果放任不管,积累多了,就会像洗心诀的历任主人一样死于非命。

    这时候由洗心诀的“灵”——洗心剑来承受,替燕离分担了很大程度的压力。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瞬间,对燕离而言,却像过了大半天一样漫长。

    说时迟那时快。

    闷响声后,僵持不到一个弹指,百锻刀力道用尽,在众人惊诧中被弹飞出去。

    观众自然不知道燕离在那个瞬间遭遇的凶险,还道张志雄这一击看似惊天动地,实则不过如此。

    但场上形势万变,根本不容他们思考。

    就听见一声厉啸,张志雄已然高高跃起,在半空翻转身子时,顺势接住了弹飞的百锻刀,如法炮制地劈砍向燕离。

    这一刀的威势看起来不如前一刀,可只有高手看得出来,张志雄已趁着燕离接第一刀的空当,将独属于他的刀势凝聚而成。

    有了势,这就不再是单纯的劈砍。

    无形的威压,使得周遭空气都像被灌入了铅一样沉重。

    处于威压中央的燕离,被无形无影的势凝滞着身体,就像落入水中一样难受。

    这时候,离崖吸收了大量外部力道,还未稳定下来。

    燕离毫不犹豫地往前一扑,于丈外做了个懒驴打滚的动作。

    轰!

    张志雄这一势大力沉的一击,在由花岗岩铺成的演武台上,砸出了一个长条浅坑,余势激荡着,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被掠过的观众,心里都是凛然生寒。

    再看狼狈躲避的燕离,高下立判,顿时嘘声四起。

    燕离吁了口气,抹了把汗,“好险啊!”

    观战的群众见他满脸不在乎的样子,鄙视更甚,纷纷发出嘲笑。

    “小子,不想死就快点认输吧,小心张武侯把你揍得你娘都认不出你来。”

    “小子,想跟张武侯决斗,你的实力还差得远呢,别丢人现眼了……”

    大部分是鄙视嘲笑的声音,那些有眼力的,也能看出燕离处在下风,如果不认输,败亡是迟早的事。所以,也加入了嘲笑的行列,现场呈一面倒的势态。

    当然,还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声音。

    “燕离,你这个混蛋,要是敢输,我就死给你看——”

    悲愤欲绝的呐喊,引起了广泛关注。

    就见那位仁兄欲哭无泪道:“我可把所有身家都押在你身上了,连下顿饭都没着落了……”

    看来,尽管张志雄的实力强大,还是有人认为燕离会赢。

    各大赌坊当然也是由赌注的多寡来调整赔率,一比三的赔率,至少证明一件事,压燕离赢的并不少。

    有了头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很快,压燕离赢的人纷纷跳出来呐喊加油;压张志雄的自然不痛快,也跟着呐喊。

    虽然燕方的人较少,可气势却不输张方;两边谁都不服谁,不知谁先起头,就骂了起来;进而由呐喊助威变成了骂战,场面混乱,几近失控。

    当然,台下发生的事情,与台上无关。

    燕离表面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实则注意力都在张志雄身上,哪管得台下骚动。

    张志雄接连两击没有收效,心里愤怒愈盛,突地往后一跃,又是一个腾空。

    他朝燕离所在的位置飞跃,头朝下,双手握刀举过头顶,气沉丹田,蓦地暴喝出声,同时百锻刀由下而上,重重地劈了出去。

    三式强攻,一招更比一招凶唳暴躁。只有眼力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看出来,张志雄的理智将要被怒火给淹没。

    燕离微微一笑,平举未出鞘的离崖,闪电般击了出去,正中点中百锻刀的刀刃。

    叮!

    二者一触即分,燕离架不住巨力,惨叫一声,整个人居然倒着摔飞回去,落地之后,不住地朝后滚动。

    张志雄的身体在空中翻转一圈,百锻刀在花岗岩上重重一点,人都未落地,便追向在地上翻滚的燕离。

    “死来!”

    他低吼一声,元气毫无阻滞地涌入双脚,雷霆万钧般踩落。

    这一脚要是踩中,燕离必然会被踩成肉酱,张志雄有这样的自信。

    “这么容易上当,你在战场上学的都是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狼狈翻滚的燕离居然发出一声嘲笑,他的手突然在地上一撑,双脚毫无预兆地冲天而起。

    砰!

    空气发出一声急促的气爆,张志雄只觉小腿腹一痛,便即失去了平衡,不由自主、以头垂地的方式往上升腾。

    燕离一式漂亮的冲天炮反击成功,跟着恶意一笑,落地后大喊一声:“无剑式,暴打蠢货!”

    他的右手呈拳状,闪电般击出,精准地击中自由落体的张志雄的脸。

    张志雄眼前一花,还未做出反应,便觉鼻梁处传来锥心的剧痛,似乎还有一声“喀嚓”的轻微的脆响传入耳内,疼得他眼泪直冒,并摔飞出去。

    他在地上滚了两滚,强忍疼痛站起来,眼见燕离并未追击,却用着一种戏谑的眼神打量自己,联系到鼻梁上火辣辣的疼痛,他怒目圆睁。

    正此时,台下传来声音,“啊,歪了。本来就长得不好看,这下真成了名副其实的歪瓜裂枣。”

    张志雄悲愤欲绝,发出狂怒的咆哮:“燕离,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