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83、杀人和血
    燕离不巧抽了个尾号,所以是最后一个。

    “先生,只剩咱们了,等得好无聊,不如让学生陪你说说话。”

    他还需要等一刻钟,周围都没人了,压抑激荡的心绪,佯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开口。

    沈流云轻瞥他一眼,道:“我的行云流水身法,不可能被你跟踪,你到底去那个地方干什么?”

    “巧合而已。”燕离的心微微一跳。

    沈流云淡淡道:“你知道那里住的是谁么?”

    “谁?”燕离道。

    “帝国骠骑将军白崇喜,他对帝国忠心耿耿,十二年前被黑道屠杀。”沈流云说这话时,很仔细地观察着燕离。

    “真是可怜。”燕离耸耸肩,“不过,学生只是防着哪天盘缠用尽,住不起酒楼,就到那里将就。”

    他的心里五味陈杂,却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听说先生帮我求情了?”

    沈流云秀眉微蹙,冷漠地别过脸去,道:“白痴,你想太多了。如果不是小唐求我,你以为我真的会救你这蠢货?”

    燕离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冰谷底下,只有面上仍旧微笑:“那就好,我还以为那夜小晤,先生不小心爱上了我。”

    那夜小晤,说得十分暧昧。

    那外院教习满目惊诧,似乎想歪了。

    沈流云的美眸突地射出凌厉的凶光,毫无预兆地抬手,“啪”的一声,便将燕离扇飞出去。

    燕离重重撞在山壁上,“哇”的吐出一口血箭。

    外院教习惊呆了,期期艾艾道:“沈,沈教习,这……”

    “没你的事,给我滚!”

    外院教习吓得连退数步,生怕沈流云也给自己来上一下。

    沈流云的目光直视前方,连余光也不留给燕离,那样子说不出的冷漠。

    “我能救你,就能毁你,在我面前,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

    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对于登徒子的容忍度为零。

    这样就好,你越是讨厌我,疏远我,就越安全。

    既然我已认出你了,哪怕是死,我也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点伤害。

    燕离在心底喃喃,看着沈流云的脸,眼前仿佛浮现出记忆里的场景。一根粗壮的杀威棒,重重砸在她纤弱的背上,那一棒,原是击向他的,却险些要了她的命。

    “时间到了,你还不快进去?”那外院教习跑过来扶起燕离。

    燕离收起所有思绪,大步入山。

    前面果然是由铁篱笆围成的迷踪林,他在各个通道口扫过,其中一个通道果然留下了流萤粉的痕迹,自然没有他选。

    走了大概半刻钟,眼前霍然开朗,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但不见唐桑花。

    这片山林,不知有多少人在里面埋伏,唐桑花自然不会留在这里被围攻。

    循着流萤粉的痕迹,燕离追着过去,大概半个时辰左右,来到一处悬崖,在崖底下的山谷里,发现了唐桑花的踪迹。

    不止唐桑花,还有四五个人,把唐桑花堵在了山谷里,各个脸上都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燕离心里微动,这不正是摸她底的好机会么?当即收敛气息,静静伏在崖上观察。

    “唐桑花,你平日眼高于顶,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虎落平阳的一天吧?”

    说话的是领头的考生,他的眼睛狠狠地盯着唐桑花那异于常人的傲人双峰,显然觊觎她的美色已久,平日不敢显露,在这时候,终于赤裸裸地表现出了欲望。

    “虎落平阳?”唐桑花笑得花枝乱颤,“就凭你们几个小丑?”

    “好!”那人勃然大怒,“我看你待会落到我们手里的时候,还敢不敢嘴硬!给我上!”

    四五个考生分不同的方向冲向唐桑花,他们的实力都是五品,算是书院前百的高手,否则也不敢联合起来打她的主意。

    第一个靠近的考生使一双森寒的勾爪,招式极其的阴险下流,自下而上,抓向唐桑花的下体。

    唐桑花娇笑一声,如舞蹈般旋身,右足举重若轻地划出一道斜跨,“喀嚓”一声,便将那考生的手臂踩断。

    那人脸上的淫笑一僵,惨叫着狰狞着。

    然而痛苦只是刚刚开始。

    唐桑花娇笑不断,攥起他的头发,转了个向,把他的后脑勺压在自己的细肩上,使得他的后背紧紧贴着自己高耸的双峰。

    如是平常,他一定舒爽得魂飞天外,可现在传感神经被断手的痛苦占满,再如何销魂,也挤不进他狭小的脑袋了。

    后面四个眼见如此,又羡又惊。羡的是那考生的艳福,恨不得把他换成自己;惊的是他那么快就被制服,还被当成了盾牌。

    他们不由得停下来,不知要不要继续进攻。

    “让人家来告诉你们,什么叫做杀人。”

    唐桑花媚眼如丝,轻轻舔唇。她的右手十分优美地绕到前方,纤纤玉指轻轻地抚上那考生的颈脖,缓缓地划到中间,在喉结处顿了顿,然后继续动。

    “噗嗤——”

    被划过的地方,突然间爆裂开来,大量的血从中喷射而出,哗啦啦的喷得前方四人满头满脸。

    那考生起初还挣扎两下,但这等出血量,眨眼间就失去了体力,最后抽搐两下,瘫软下来了。

    唐桑花除了指尖沾了一点血迹,身上干净如初。

    她像扔破沙袋一样,将那考生的尸体甩在一旁,然后伸出舌头,在沾血的指尖上舔过,美眸露出分外享受的光芒,好似干渴的人突然喝到甘霖一样。

    那四人突觉不寒而栗,心里的欲念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约而同萌生了退意。

    这根本不是人可以对付的!

    四人悄悄对视一眼,脚步开始往后挪。

    唐桑花媚眼如丝,娇声道:“我会先杀第一个逃跑的人。”

    只这一句话,意图逃跑的四人全身僵硬,脚就像被钉子钉住一样,半寸也挪不动了。

    谁也不想死,谁也不愿先逃。

    那个领头的还有点冷静,道:“不要相信她的鬼话,只要我们一起逃跑,她怎么分辨谁是第一个?”

    “对对对对……”

    其余三人连忙附和。

    领头找回了一点自信,道:“我数到三,一起逃。”

    唐桑花掩唇娇笑,一点也不着急。

    “一!”

    “二!”

    领头与眼珠子一转,喝道:“三!”

    三字落下,他依然在原地。

    不止是他,其余三人别说逃,就连眼皮也没眨一下。没有谁比谁傻,临时联合对付唐桑花,都存着浑水摸鱼的肮脏念头,怎么可能相信他的话。

    人的劣根性,在道德理法覆盖不了的地方,就会彻底展现出来。

    领头有些尴尬,有些恼怒,“你们果然想骗我先逃!”

    其余三人不屑冷笑。

    “我就喜欢你们这样的小可爱。”唐桑花笑靥如花,“既然你们不逃,那就一起攻过来,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只有杀了她,我们才能活!”头领冷冷道,“这次谁再食言,其余三人可以先杀了他!”

    四人各自紧了紧手中兵器。

    “我先动手,你们跟上!”头领为了证明自己,居然带头发起了冲锋。

    他的兵器是剑,在半途便掀起一片寒光,笼罩了唐桑花全身要害,显然剑法不俗。

    唐桑花笑容依旧,左手探出去,精准而又巧妙地弹飞刺来的剑,然后抓住领头的手腕向上一甩。

    一个大男人就这样被抛飞起来。

    领头大声惊叫,同时发现落点在同伴身后,正合逃跑,不由暗自窃喜。

    谁知香风突然袭来,深沉的劲力化为巨力劈在脖颈处,他不由自主地惨叫一声,流星一样飞向山谷的石壁。

    嘭!

    石壁上当即出现一幅红白相间的图画,无头尸身缓缓滑落在地。

    其余三人哪料到唐桑花会突然飞起,其中一人抬头看时,只觉眼前一黑,一只莲足如战斧一样劈在他头顶上,头颅直欲炸裂,巨力传到颈脖,喀嚓的断了去,意识顿时陷入黑暗。

    另二人的惊恐到了极致,再也没有勇气留下,没命地朝两边逃去。

    唐桑花妩媚一笑,天蚕不知何时出现在她手上,凌空一掷,便如箭矢般激射向左面考生,“嗤”的深深刺入他脑袋。

    同时身形一闪,便追上右面考生,锋利的指甲轻轻划过他的咽喉。

    如第一个考生一样,他的咽喉炸裂开来,鲜血乱喷。

    他死之前不甘地回转身来,甩了一丝血迹在唐桑花脸上。

    唐桑花的笑容突地僵住,美眸变得血红,尖声叫道:“肮脏的血,不要碰我的脸!”

    她的情绪不知怎么突然失控,一连退了十数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惊恐地望着考生尸体的方向,仿佛那里有个索命魔鬼。

    直到燕离用修长的手指拭去她脸上的血迹,她的脸才渐渐恢复一丝血色。

    然后,她木然地看了一眼燕离,站起身来,去将宝器收起,往山谷的另一侧离开。

    但她忽然又停住,因为那边突然来了一大群人围住了她,为首的赫然是书院排名第七的叶晴。

    “哼,书院排名第四和第十,真是两条大鱼,杀了你们,我叶晴也能扬名永陵,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