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84、唐桑花的初吻
    “一群乌合之众,来送学点的吗?”燕离笑眯眯地迎上去,袖口露出离崖的剑柄。

    叶晴在甲字院虽然存在感不强,但在整个书院,她还是很有人气的。

    她拥有一副好皮囊与一个好身世,又是书院前十,追捧她的人不比唐桑花少,所以随便串联一些,就能得到不少追随者。

    “哼,我会让你跪在地上求我!”叶晴冰冷冷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上?”

    “等等!”

    就在燕离已按捺不住想杀人时,唐桑花却忽然开口。

    燕离瞥了她一眼,道:“你站在旁边看也可以。”

    唐桑花忽然抓住燕离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叶晴冷冷看她,想知道她要耍什么花样。

    唐桑花轻声道:“这里战利品都送给你,请放过我们一次。”

    燕离毫不客气地说:“你不要忘了,这里的战利品有我的一半。”

    “我会补给你。”唐桑花马上道。

    如是往常,她定会争辩到底,因为这是她独力斩获的。

    燕离还想再说,唐桑花用力紧了紧他的手,目光似有哀求之意,他皱了皱眉,离崖最终还是缩了回去。

    叶晴想了想,扫了一眼五具尸体,淡淡道:“也罢,五个学点就买你们一条命,下回被我撞见,可没那么便宜的事了。”

    ……

    二人逃跑了,像被吓住一样。

    燕离一声不吭,走在前面。

    唐桑花乖巧地跟在他后边,像个小媳妇一样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就会触怒燕离。

    “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

    但燕离迟迟不开口,唐桑花还是忍不住了。

    燕离面无表情道:“我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没兴趣知道你的秘密。记住,你欠我三个学点。”

    “明明是两个半!”唐桑花愤怒了。

    燕离冷冷道:“如果把刚才那些人算上,我已经得到足够合格的令牌了。”

    唐桑花顿时气馁。但很快又埋怨道:“连半个也要计较,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再说了,你以为叶晴好对付啊,还有她的走狗虽然不济,却也有一定功底,就算能全部杀了,你也要付出代价,要是被人渔翁之利怎么办?”

    她越说越来劲,“叶晴还只是找了些走狗,你知不知道还有卫士的高手混进来了?以王元庆对你的怨恨程度,他们目标妥妥是你,被抓到就死路一条,姑奶奶这是在救你知不知道啊!”

    “王元庆?”燕离冷笑:“正好,我跟他还有一笔账要算。”

    唐桑花的美眸恢复了灵动狡黠,道:“我帮你找他,欠账一笔勾销怎样?”

    燕离突然顿住脚步,就在唐桑花莫名其妙时,他毫无预兆地转身探手,看起来好像要袭胸一样。

    唐桑花美眸射出冷厉,体内元气涌动,但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就是一瞬间的犹豫,燕离的手已触到了她。

    这与其说是袭胸,不如说是重推。

    猝不及防下,唐桑花只觉胸口一闷,止不住连退数步。

    下一刻,四个黑影便扯着一张网从天而降,将躲避不及的燕离罩在里头,并怪叫着交叉跑动,将燕离捆得严严实实,连表情都看不到了。

    唐桑花这才知道是被燕离给救了。然后听到“吱吱吱”的怪叫,定睛一看,竟是四只灰毛猴,正冲着自己又跳又叫,龇牙咧嘴地做着鬼脸,好像嘲笑她一样,显得灵性十足。

    她被这些畜生给晃了一眼,并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糟了!”

    心下一沉,正欲闪避,就觉一张网已落到了头顶上。也是四只灰毛猴,如法炮制地将唐桑花给卷成一团,刚好取出的天蚕也因为手腕不能动弹而失去了作用。

    居然被几只猴子给抓了?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

    三品武夫调动元气之快,只需要眨眼而已。

    唐桑花心念一动,下丹田处发出潮涌声,周身经脉节点霎时布满元气,她蓄满力道用力一撑,结果却让她大吃一惊,意想之中,网绳四分五裂的场景没有发生,竟是纹丝不动。

    “嗖——”

    凄厉的破空音接踵而至,透过网的些微缝隙,唐桑花看见是两柄长矛。

    “滚起来!”

    燕离大喝一声,提醒了唐桑花。

    两人连忙滚动起来,幸运的是,这长矛速度不快,但不幸的是,躲过了长矛,却因为滚得太用力,没发现前面的斜坡,两人不由自主一前一后滚了下去。

    唐桑花滚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生怕她那如花似玉的小脸蛋被划出伤痕来。

    不知过去多久,感觉似乎到了底,隐隐还听到“汩汩”的水声,应该是条湍急的河流。

    她心里一动,这时候身体被缚,躲入河中往下游逃跑,兴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她索性任由惯性滚动,心里还挺佩服燕离的应变能力,或许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有条河。

    嘭!

    谁知鼻梁竟结结实实地撞上一个东西。

    “哎呦!”

    两声痛叫齐齐响起。

    唐桑花眼前一黑,险些痛晕过去,泪水直流。

    “你这傻娘们,想什么呢?”燕离痛骂出声。

    唐桑花又疼又委屈,带着哭腔道:“人家怎么知道你停下来了嘛,呜呜,疼死人家了……呜呜呜……”

    二人这下子算得上亲密无间了,但燕离可没功夫享受,“你的刀呢?”

    “在,在手上……”

    燕离挣起上身,越过了唐桑花的身体,弯下来,透过网绳的缝隙,叼住刀尖,慢慢地拖拽出来。

    可刀尖实在滑溜,老是脱口,燕离只能不断重复这个过程。

    在这过程中,他的下巴恰好顶着唐桑花的臀部,一直来回摩擦。那异样感使得唐桑花又是难受,又是害羞,不安分地扭动起来。

    可她每扭动一次,刀尖就脱落一次,搞得燕离大为光火,“别动!”

    唐桑花脸上发烫,蚊蝇呢喃似的,“你,你小心一点,碰着人家了……”

    燕离不理她,把刀叼出来,咬住刀柄,又翻回身来,将唐桑花的身体扳倒躺平,接着趴了上去。

    唐桑花贝齿微咬,不知是喜是怒,“臭燕离,坏燕离,你,你至少要给人家一个心里准备嘛。”

    “我替你解绑!”燕离没好气地说。只是咬着刀,口齿有些不清。

    网绳被那四只猴子交叉捆绑,比较靠下方,所以脖子附近的比较薄,容易切割。

    他凑到唐桑花的颈脖处,开始来回挪动切割。他选的位置很靠近唐桑花的脸,而由于网绳绑得太紧,他每动一次,都要耗费莫大体力,很快就气喘吁吁了。

    所以,他每来回一次,唐桑花都能闻到他的气息。她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些男人的味道,是会让人着迷的。

    如果从远处看,两人就好像是在亲热一样。

    “这网是特制的,应该加入了牛筋!”燕离口齿不清地说,“那猴子是被驯服的,快想想书院什么人有这样的特技?”

    “达普兄弟!”唐桑花立时想起来,“他们是孪生的,彼此有一种特殊的心灵感应,不用说话就能交流。他们从小在山里长大,擅长狩猎,有一股子蛮力,并有驯服野兽的能力。但资质不算很好,真名都不入等级……”

    “修为不足,估计也怕我们另有手段,才迟迟没有现身。”燕离语速又快又急,“但他们不会罢休,准备的后招一定足以致命。我们动作要加快,你也给我动起来!”

    唐桑花无奈,只好配合着他来回磨动。

    幸好那网绳虽然是特制的,但唐桑花的弯刀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顺利切断第一根。

    “喂,你方才干嘛停下!”唐桑花忽然想起一件事,气哼哼道,“是不是故意想占姑奶奶的便宜?”

    燕离骂道:“白痴,他们要是在水中下毒,我们不就死定了!”

    唐桑花一听,心下也觉得有可能,只是被燕离骂,有点不服。

    她突发奇想道:“喂,你该不会是怕水吧?”

    燕离的动作一僵。

    唐桑花眨了眨美眸,突然爆笑道:“哈哈哈,你居然是个旱鸭子。太好了!以后你要是敢再欺负我,我就把你丢到水里去!”

    虽然没有猜中,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燕离突然弃了刀,恶狠狠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说完,他猛地俯下身,咬向唐桑花的嘴唇。

    虽然隔着网绳,但仅仅透过缝隙传来的异样触感,就让唐桑花如遭雷击,呆在当场。

    燕离见她居然没有反抗,连忙分开观察她的反应。

    “你居然,居然敢……”唐桑花双目含泪,“我的初吻,呜呜呜……讨厌鬼,我恨死你了……”

    “你忘记我的身份了?”燕离森然道,“我可是强盗,别说初吻,再敢威胁我,我让你连贞洁也保不住。”

    唐桑花脸色苍白,好像真的被他吓到了,不由小声哽泣着。

    燕离冷笑一声,也不理她,继续切割。

    但这时突然听到大地传来“轰轰”的震动声,像有什么庞然巨|物在靠近。并且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频繁。

    燕离下意识转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坡上滚下来一块老大的巨石,这要躲不过,非被压成肉酱不可。

    而这时候即便想滚入河中也来不及了,因为巨石已经到了头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