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88、十五年磨一剑
    燕离是高手吗?

    不,他只是拥有一颗高手的心。

    十五年日夜不缀,甚至试图利用乐器来激发剑心,这是一种怎样的恒心毅力?

    真的高手,寂寞如雪。

    十五年如一日,只为磨出一剑锋芒。试问此等心性,真的会避而不战?

    答案是否定的!

    燕离打从第一眼见到萧四白,就有拔剑的冲动。但他克制住了,他不得不克制,因为白天拔剑必输无疑,他需要鲜血来浇筑战意。

    而这一刻,也是他所期待的。既然要斗,就没有输的打算。

    战意昂扬,衣衫无风自动,周遭树木枝叶在无形气场下“簌簌”抖动。

    众人都在心里猜测,却又不敢信。

    燕离吊儿郎当地笑道:“接我一剑,饶你不死!”

    此言一出,包括唐桑花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由笑出声来。

    唐桑花笑得喘不过气,“燕离,你是认真的吗?”

    萧四白不惊不乱,不忧不惧,依旧是那副冷峻模样,并吐出一个字来回应,“好。”

    燕离嘴角轻扬。那一片湖面的涟漪,渐渐平复。

    进而变得深邃,如一泓深不见底的幽潭。他的思绪,他的记忆,他的灵魂,他的血肉,甚至于他的呼吸,在此时此刻都被凝聚成一股绳。

    思绪是空的,却又有万化洪流在咆哮。

    记忆翻腾,最终定格在如血的残阳下,一个美妇的谆谆教导。

    灵魂终于不再有杂音。

    血肉五脏似有轻鸣,伴随着呼吸,尽可能多地贡献体能。

    前一刻还嬉皮笑脸的燕离,突地冷然。

    他的气机猛然骤变。变得如寒冰一样刺人。

    唐桑花收了笑,心里暗道:难道他要掀开底牌了?

    赵阿紫与她的侍卫们心里也暗暗称奇。

    修行者的境界划分自有其道理。一品武夫之下,元气不能外放,很难影响现世。

    燕离这一幕,被称之奇迹也不为过。只是他们心里还是鄙夷,因为这点气机,还吓不到他们。

    然而下一刻,众人心里猛地一寒,像突然陷入深渊冰狱,仿佛有无数的惨叫声挤入耳内,“轰轰隆隆”,一股脑贯入心底,竟是差点喘不过气来。

    他们骇然之下,纷纷倒退数十步,方才好受一些。

    唐桑花美眸异彩闪烁,“居然将杀意融入剑势,原来还隐藏着这一招。”

    没有人发现,燕离额上隐约浮出黑气。

    萧四白好像比一开始更认真了一点。

    他缓缓地拔剑出鞘,在剑完全出鞘的那一瞬间,他身上的锋芒骤然扩张。

    方圆数百丈的气机流刹那间仿佛被他握剑的手牵扯带动,扭曲,汇聚,最终形成一条长长的银色匹练,宛如银河般横亘在他上空。

    众人心神巨震,接连再退五十步方才站定。即便是一品武夫的元气外放,也远远达不到这个境界。

    这根本已经不是元气外放,而是更上一级的,势的现象。

    “飞瀑神流?”唐桑花异彩连连,“没想到土著里的新生代,除了连海长今,还有此等怪物存在!”    萧四白右手持剑,提起,剑尖直指燕离,简单明了,剑势却愈演愈烈。

    只是轻轻刺出,一道冰蓝色的剑气长虹便自剑尖吐出,沿途两侧树木,被以不可理喻的现象摧折凹断。

    燕离这边,离崖如灵蛇般滑出,他双手把持,猛然招架。

    剑气撞在离崖剑鞘上,燕离脸上血色刹那间褪得干干净净,双臂如筛糠般剧烈颤抖,离崖发出不堪承受的震动声。

    同时,他整个人被剑气往后推移,直推了十丈远,那剑气长虹方才被洗心诀完全吸收。

    如果不是将离崖祭炼完整,这一剑万万接不下来。

    气血剧烈翻涌,燕离抑制不住,“哇”的喷出一口血来。

    尽管脸色惨白,他的眼神依旧又深又亮,“你就这点能耐?”

    萧四白的眼神第一次有所变化,他不着痕迹地笑了笑,“好!”

    “我十四岁那年练成这一招,只在杀死二品武夫时用过。”

    萧四白淡淡道,剑器前伸,遥指燕离。

    语声方落,方圆数里之内的树木以他为中心,轰然倒向圆心,数千粗壮如成年男子腰围的树木几乎要被宏大的气机运转连根拔起。

    似有飞瀑直泄千里的壮阔声潮,握剑的手交织着莹白电火。

    “狂神!”

    剑器在虚空交叉挥动两下,两条粗壮雷蛇交互飞旋盘绕,咆哮而出。

    沿途一切尽被卷入,形成铺天盖地的沙尘暴。

    众人被逼不断后退,视线受阻,也看不清场中形势。

    突觉一道死怨之力冲天而起,沸然而盈,天惊地怒。

    下一刻,漫天的沙尘暴以燕离的方向为中心点,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众人心中惊疑不定,再观片刻,便显出端倪。

    那漩涡竟在变小,像鲸吞水一样被某处给吞噬,直至漩涡不再遮蔽视线,才发觉是燕离搞的鬼。

    所有的外部力道都被吸入他手中还未出鞘的离崖里,就像一个拥有无穷吞噬能力的怪物,看得众人头皮发麻。

    也正因此,他们没有发现燕离额上诡异的黑气,以及黑气底下一闪而逝的咒印。

    然后,天地斗然一片寂静。

    所有人甚至连呼吸也不敢,眼也不眨地看着场中。

    从沙尘暴出现而产生的巨大动静,到现在的针落可闻的死寂,诡谲得教人心慌。

    “天才,是用来陨落的。”燕离侧身斜睨,握住了剑柄。

    方圆数里内,原本倒向萧四白的树木在燕离话声落下后,猛然反弹,一层层扑压过去,波浪般起伏。

    然后,燕离持离崖往前画出一道半圆。

    唐桑花远远观看,心神巨震。她不懂剑,却也从中看出数十种不同的细微剑势,组成了一道恐怖的大剑势。

    一剑递出。

    前方数里虚空被画出一道半圆形的裂隙,所有处在裂隙之间的东西,全部断层。

    其中就有萧四白,并且是拦腰斩断。

    离崖,缓缓归鞘。

    萧四白临死前居然露出一个笑容:“吾道不孤!”

    燕离眼神平静,轻声开口,“把我的不吉,送给你。”

    然后,他看向唐桑花,用命令的口吻,“杀了他们。”

    唐桑花已看出燕离是强弩之末,不由心生不悦,本能想反抗,但接触到他眼神,心弦微颤,竟微微点螓。

    本来两人之间,她隐隐处在主导的地位,一直以来,她都是这样认为,也从未将燕离的修为身份放在心上,此刻才发现,真正处在主导地位的,其实是燕离。

    天蚕出,惨叫起。

    司空府只是象征性派出一些护卫,哪料到真的有人敢杀大司空的千金?

    几个护卫很快被杀,剩下赵阿紫,可怜兮兮的靠在树上,连还手都不敢,“唐姐姐别杀我,呜呜呜……”

    唐桑花眼神复杂,道:“阿紫,姐姐也不想的,只能怨你命不好。”

    赵阿紫温婉柔弱的脸突然变得狰狞,美眸射出惊人的怨毒,“想杀我,你先去死吧!”

    藕臂突然探出,袖中毒蛇吐信,咬向唐桑花。

    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叹,天蚕闪电般划过,连同赵阿紫的手腕一起给切了下来。

    下一刻,惨叫戛然而止。

    赵阿紫那本应天真无邪的脸容上,此刻却充斥着临死前的不甘与怨毒。

    唐桑花取出一条丝巾,神情平淡,缓缓擦拭刀身上的血迹。

    燕离的丹田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元气,全身酸痛不堪,每分每寸每个细胞都在拼命发出抗议,时刻不停折磨他的神经。

    他坐倒下来,靠着树干闭着眼睛说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杀了我,第二个是继续合作。”

    唐桑花幽幽道:“你猜我会怎样做?”

    燕离睁开眼睛道:“你是聪明人。”

    唐桑花收了弯刀,开始收拾战利品,待到所有尸体都被她搜刮一遍,才缓缓道:“聪明人有时也会做糊涂的事。糊涂的人,偶尔也能聪明一两回。而且,聪明人做糊涂事,往往源于冲动,反倒是糊涂人做聪明事,往往思虑缜密,计划周详,有绝对把握才放手去做。”

    “你是什么人?”燕离问。

    唐桑花微微一笑,嗓音温柔:“我是聪明的糊涂人。”

    清风拂来,林海奏起天籁,只是夹杂着一丝冰冷。

    唐桑花挽了挽一缕被吹乱的青丝,露出少女特有的娇憨,眨了眨眸子,略显俏皮地说道:“说来可笑,我总以为看透了你,每次到最后,却发现自己又错了。神州大地能让我唐桑花服气的人只有一个,现在多了半个。”

    燕离邪魅一笑:“上面半个,还是下面半个?”

    唐桑花俏脸浮出娇羞的晕红,脚步缓缓向燕离走过去,纤手隐在背后,天蚕悄然浮现。

    “你这张坏嘴啊,总是喜欢破坏情境,明知道人家不是那个意思。”

    她蹲下来,定定看着燕离的脸,“我知道你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我要一件件挖掘出来。”

    说完抬手挥刀。

    一支射向燕离的利箭被从中斩断。

    与此同时,十来个气息精悍的修行者四面八方围涌过来,将燕离二人包围起来。

    中间走出两个人,赫然是王元庆与鲁天肃。

    王元庆畅快地狞笑着:“贱种,这回我看你往哪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