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89、笑容是交往的基石
    随着王元庆的出现,唐桑花的心便沉到了谷底。

    以燕离现在的状态,要带着他突破这些卫士高手的包围,本就不是一件易事,更别提还有王元庆与鲁天肃这两个高手。

    与赵阿紫这种被捧出来的高手不同,这两位可是实打实的三品武夫,单独一个或许不是她对手,但两个齐上,她也只能选择退避。

    唐桑花心里当真是哭笑不得,跟燕离在一块儿,总是能遇到各种危险刺激的事。

    想到这里,她不由埋怨道:“怎么跟你在一块总是倒霉。”

    “今晚月色不错。”燕离不慌不乱,微微一笑。

    今夜的月确实有些明亮,林子里的视线还算清晰。

    可问题的重点却不在这里。

    看到燕离不如自己所想那样露出慌乱或恐惧的神色,王元庆的双眸寒光微闪,道:“正好让你看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

    或许连萧四白自己都想不到会死在燕离手中。

    但杀萧四白付出的代价,委实太大了。

    燕离虽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其实体内依然空空如也,体力更是在方才一击中消耗得干干净净。也就是说,他现在不但浑身酸痛,还一丝力气也没有,就算是普通人也能轻易杀死他。

    一波劫难方平,一波劫难又起。

    “王公子这么凶神恶煞做什么呀。”唐桑花美眸微转,娇笑着道,“大家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打打杀杀多伤感情,不如互不相犯,各奔东西如何?”

    鲁天肃嘿嘿冷笑,道:“唐美人,你可知道我们这趟是专门为了你来的?杀这贱种不过是顺手而已,教你平日对我爱理不睬,今天就让你知道我鲁天肃的厉害!”

    唐桑花眼波流转,媚眼如丝,“有多厉害呀?”

    本是人间难得几回见的极品尤物,偏还做出此等媚态,直把鲁天肃看得浑身一抖,小腹升起邪火,烧得他双目通红,淫笑道:“你这骚娘们,待会我不把你干到求饶,我就不姓鲁!”

    王元庆冷冷瞥他一眼,道:“先拿下再说。”

    鲁天肃欲念稍退,笑道:“当然,到时老规矩,还是王兄先行享用。”

    王元庆这才满意,道:“你我兄弟一场,有我一口肉吃,就少不了你一口汤。”

    被当作囊中之物瓜分,唐桑花心里早已掀起滔天怒火,面上犹自妩媚,道:“只怕二位消受不起。”

    “永夜悲叹于天之原上,我一人独举神火,点燃神坛……沉睡于虚无的星灵,请遵从古老的巫神契约,连接虚渊的彼岸……”

    美眸射出无尽冰寒,娇叱一声,“星陨降临!”

    头顶虚空被撕裂,紫黑色的火电闪烁,紧跟着落下一物,“轰”的震起冲天烟尘。

    那些卫士被这从未见过的异变吓了一跳,不由自主退了数步。

    “嘻嘻,没想到是泰坦,这下好玩了。”

    唐桑花娇笑声未落,猛听烟尘中传出一声昂然的咆哮,烟尘被这咆哮冲散开来,众人视线一清,待看清那东西时,不由从头寒到脚底板,不可抑制地升起恐惧来。

    眼前是一只高有三丈的黑毛怪物。它的皮毛像钢针一样根根竖列,全身上下布满新旧交替的伤疤,猩红的双目里,满是残忍与疯狂。

    “既然二位如此饥渴,不用客气,分了它吧。”

    唐桑花冷笑着扛起燕离,意图十分明显。

    王元庆强忍着惊悸:“拦住他们!”

    其中一个卫士狂吼着冲上去。

    正在此时,那怪物强而有力的双前肢猛然捶地。

    轰轰轰——

    大地像要裂开一样震动,仅仅是侧方的余波,那卫士便被撕成漫天的血沫。

    唐桑花一跃上树,避开震动,扛着燕离迅速远去。

    王元庆二人与余下卫士有样学样,纷纷跃到树上,这才避免惨死的下场。

    然而怪物猩红双目却紧盯着他们,“咚咚咚”冲过去,随手一拍,便将其中一棵数人合抱粗细的大树给拍断,上面一个卫士惊慌掉落,怪物挺身咬来,卫士虽慌不乱,挺剑就往怪物的头上刺,不料他的剑却像纸糊的一样,“啪嗒”的断成数截。

    下一刻,怪物便一口将他咬成两半。

    “千卫大人!”有卫士发出一声悲呼。

    堂堂四品千卫,在这怪物面前就像蝼蚁一样脆弱。

    “逃!”王元庆骇得肝胆俱裂,没命地往后逃去,哪还有勇气追击燕离二人。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被照亮。王元庆回头看去,只见一颗耀眼的星辰从天而降,以迅雷之速击向那怪物。

    那怪物顿住追击的步伐,猩红双目竟露恐惧,又是不甘咆哮。

    轰!

    一声雷霆般巨响,白光冲天而起,白光里头,怪物如冰消雪融,彻底化为飞灰。

    轰鸣声很短暂,但白光却经久不绝。

    直到白光散去,趴在地上的王元庆才敢站起来,怔怔看着怪物所处方位的巨坑,以及巨坑里头,静静躺着的发光体。

    “王兄?”鲁天肃惊魂未定,看着那发光体,“这到底是?”

    “像是那怪物死后遗留的……”一个离得近的卫士道。

    “去看看!”王元庆心神稍定,下了命令。

    那卫士不敢违抗,小心翼翼靠近,待确认安全后,才仔细观察坑里的发光体,不由又惊又喜道:“二公子,是无影星丝和天玄石。”

    王元庆一愣,当即走过去,捡起来一看,可不就是祭炼宝器用的星丝和天玄石?

    “这怪物……”

    他话未说完,鲁天肃突然惊声叫道:“这是星陨兽,我在书上看过记载!”

    “星陨兽?”

    鲁天肃微微兴奋道:“不错!据书上记载,星陨兽是起源之地特有的怪物,死后会凝结各种珍宝。”

    “起源之地又是哪里?”王元庆充满疑惑。

    鲁天肃摇头道:“我也不知,只知是那里的人把修行的方法传到神州,所以被称为起源之地。”

    王元庆道:“难道般若浮图那小娘说的都是真的?神州以外,果然还有别的世界?”

    鲁天肃冷笑一声,道:“把唐桑花抓来一问,不就知道了?”

    王元庆双目一亮,“对啊,这贱人能招出星陨兽,说不定就是从那里来的,否则怎会查不到她根脚?”

    一个卫士道:“万一她再施此法?”

    “方才那颗星辰不是无缘故降下!”王元庆冷静分析,“唐桑花十有八九知道星陨兽活不久才匆匆逃走,不然她根本不用逃。退一万步讲这是个意外,我们只要谨慎一点,在她施法前制住她即可。”

    当即下令,继续追踪。

    ……

    数十里外一个天然的岩洞里,燕离静坐半个时辰,恢复了一半的元气,血肉的酸痛逐渐减弱,才缓缓睁开眼睛。

    唐桑花也在调息,方才那段咒语,几乎耗去她全部的元气,比燕离也好不了多少。

    “那怪物到底是什么?那道光又是怎么回事?”燕离不再绕弯子,直入主题道,“如果你再不交代清楚,我们的合作恐怕要结束了。”

    唐桑花睁开美眸,瞥了他一眼,道:“那是法则,这里的法则。”

    “法则?”

    唐桑花摇了摇螓,淡淡道:“那不是我们能接触的领域,知道也没用。”

    燕离眉头深深皱起。

    “你击败萧四白那一招,我知道是洗心诀的作用,但你的洗心诀什么时候强大到能吸收二品武夫的全力一击了?”

    唐桑花冷笑道:“就像你隐藏了很多秘密一样,我凭什么对你交根交底?你可别把我当成任你摆布的棋子!”

    燕离意味莫名道:“此前你不是这样以为?”

    唐桑花美眸透着狡黠,装傻道:“此前怎样?你才五品修为,人家都答应五五分成,难道这还不算诚意?而且这次要不是人家拼死救你,你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燕离冷笑不语。

    唐桑花的美脸阴沉下来。

    气氛有些僵硬。

    两人之间,那由利益捆绑的友谊摇摇欲坠。

    有什么隔膜,阻挡了他们的心灵交流。

    我有不能告诉你的东西,你也有不能坦白的话语。

    唐桑花不知怎么,有些沉不住气,有些恼火,道:“那你现在是想怎样?拆伙就拆伙,难道我会怕你?”

    燕离忽然莞尔一笑,像有春风从外面吹进来,满室升温,“与你开个玩笑,这么紧张,难道不小心喜欢上我了?”

    唐桑花怔了怔,旋即笑着骂道:“谁会喜欢你这个讨厌鬼啊!”

    笑容是交往的基石,如果那出自于真诚的话。

    “走吧。”燕离站起来说,“他们该追来了。我们应该躲起来,在他们沉不住气的时候,送出一个天大的惊喜。”

    二人离开岩洞后不久,王元庆果然追踪到这里。

    只是二人都非泛泛之辈,在被追踪过一次后,哪还会留下痕迹。

    整整一个晚上,再无半点线索,像人间蒸发。

    几个卫士被王元庆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也无济于事。

    第二天如故。

    直到第三天,卫士才传来一个稍稍利好的消息。

    “二公子,有马关山的线索了。”

    王元庆道:“反正都要杀,先杀马关山,你等速去布置,再出差池,小心你们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