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93、不被祝福的命运
    娄月县。

    午后的街道总是喧闹,熙攘的人流,像被点燃的炮仗又叫又跳。

    喧嚣声被阻隔在风之下。萧瑟的秋风自成一国,哪儿也逛,哪儿也游,吹过麻雀栖息的枝头,带走红尘俗世的烟火,拂过古楼穿过桥头,灌入瑟瑟发抖乞丐的腋窝,爬过大家闺秀的床头。

    最后,高高低低掠过桂花树,带着沁人芬芳,来到娄月县最令人神往的地方——香夫人的闺房。

    它从孤月楼最顶层的窗门灌入,落下几片桂花的瓣儿,俏皮地与主人捉了个迷藏,转一圈又飞不见了。

    自燕离走后,这里就成了李香君的闺房。

    摆设上多了些雅趣,四面妆点了些女人味。

    床榻上,李香君瞑目静坐,处在“存思观想”中的她,眉心有一道凤印,仿佛能听见青鸾的鸣叫。很轻,但甚是悦耳。

    如果燕离在这里,就会发现她的修为在短短一个月内,晋入了六品武者。只能说,不愧是三品大天众,资质根骨悟性,与普通修行者不可同日而语。

    李香君修的是《妙帝法色经》,是燕离在一个修行门派的遗迹中得来,燕山盗能有今天的影响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个遗迹。

    这道法门正合她这样天生媚骨的人修习,除了进境快速,修成以后,还能让她人格魅力大幅度提升。

    当然,妙帝取自妙谛的谐音,由于缺乏前人印证,仍处在中乘,算不上绝学。

    不过,妙帝自有妙帝的妙处,如今李香君口与息皆有麝香,出汗时体味带馥,有龙脑花香,与凡俗女子渐行渐远。

    可以想象,修为境界愈是提高,愈是能达到更无上的妙境,最终还本归源,化身青鸾也不是没有可能。

    桂花的香味,使李香君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她往窗门边上的书案望了一眼,不由怔然。

    他走的时候,桂花还没有开,才过了月余,却感觉过了三年那么久。

    幽幽一叹,她起身下床,披了外衫推门往下走。

    燕十一半倚着窗,淡看白云苍狗。

    “大先生。”李香君微微行礼。

    “思念总教人疯狂,但很美,你的样子,是该叫他看看。”燕十一轻声笑着说。

    李香君俏脸微红,一眼就被人看穿,未免太丢人了些。

    燕十一摇了摇头,轻声道:“可现在还不行。我不反对你们厮守,甚至于乐见其成,但现在还不行。”

    李香君有些黯然,很快收拾情绪,笑道:“燕山盗的成立,想必承载很多,只是我很好奇,为何龙首是他?”

    燕十一转头看向窗外,淡淡道:“那个位置并不美好。他习惯把全部责任自己扛,不管是白府还是燕子坞。”

    “燕子坞?”

    燕十一道:“燕离的身世你知道了,还没同你说起过燕子坞。”

    “是。”李香君点螓。

    燕十一用漫不经心的口吻道:“那是我们出生的地方,十一年前遭人屠杀,他一直认为是他的责任,把全村人的命债都背在身上。”

    他虽然说得漫不经心,却能够想象到,当年他们的遭遇有多么悲惨、在作为战场核心的并州,几个半大孩子的处境有多么艰难。

    “到底是谁,如此残忍?”李香君愤怒道。

    “按当年留下的证据,是西凉人。”燕十一道。

    “所以你们才杀了鲁启忠?”李香君道。

    燕十一摇了摇头,道:“但种种迹象却证明西凉与此事无关。”

    “那,那当年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听到这个问题,燕十一略微失神,“当年?我们逃,只是逃,不断地逃,因为追兵永远在后面,终于无路可逃,那是第一次,他在我们面前展现了、除血海深仇以外的重负,就是诅咒。”

    “诅咒?”

    李香君聪慧,很快想到燕离那次发病。

    “你也见过。”燕十一淡淡道,“每当他心神不宁时,诅咒会趁机而入,但那次他是主动引发诅咒。”

    “那,那会怎么样?”李香君不由暗自神伤,上天为什么要他受那么多,那么多的痛苦。

    “会得到强大的力量,距离恶魔也会更近一步。”燕十一淡淡道。

    “能,能恢复吗?”

    燕十一道:“除非有能超过诅咒的力量,这里没有。”

    “完全侵蚀会怎样?”李香君的声音在颤抖。

    燕十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李香君紧紧咬着贝齿:“后来,怎样……”

    燕十一道:“后来,”

    他在这里顿住,轻轻笑着:“好了,往事重温就到这里,他的痛苦,不应变成你的记忆。”

    追思往事,如果只有苦痛,就会让人恨不得失忆,但承载的痛苦,在于不能忘,不敢忘,也无法忘。

    在他人眼中,身怀诅咒值得怜悯。但于燕离,却是他那被不被祝福的命运中不可多得的福音。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诅咒的力量,他早就死在燕子坞屠杀事件,或许更早,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燕龙屠。

    嘭!

    鱼公满目迷茫,脸上的剧痛,像修罗的魔火炙烤着他的灵魂,羞耻与惊惧并存。

    他以头抢地,重重地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一品武夫的灵神境界,也无法为他减去肉体的痛苦,脖子以上全部处于僵硬状态。

    这一幕,将他们以外的人惊呆在原地。

    终于无法掩饰,燕离印堂上的黑气猛然间膨胀,像披了一件来自于漆黑之地的战衣,在他身后猎猎作响。

    死怨的恶臭,也浓到了让人无法喘息的地步。

    无数的狞笑与恶毒的咒骂,在燕离的身周徘徊。

    他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失去了深邃悠远的意境,第一次出现狂乱和嗜血的红光。

    印堂处的咒印,原本是七条黑线横杠式并列,却忽然各自变形:一者变成龙身,一者变成龙首,一者变成龙睛,一者变成龙爪,一者变成龙鳞,一者变成龙须,一者变成龙角;小小印堂自成世界,七道咒印幻化成龙,最后一道深深插入龙口,像眉心的竖眼,又像一把开天的神剑;龙口怒张,作冲天之势,不知是龙吞神剑还是神剑屠龙。

    最后一道咒印还很浅,但随着死怨的蔓延,正在迅速加深。没人知道这个黑暗咒印代表什么,也没人知道咒印完整会发生什么事。

    在死怨之力的冲击下,鱼公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从痛苦不堪的境界拔出,才发现燕离的模样有异。

    “你,你这个怪物!”他原以为自己是猫,没想到是老鼠。

    似乎,他有些误会。

    燕离自然不会解释,也没有这个时间。诅咒时刻都在加深,比心神不宁发病时的速度要快上数倍。就像前段时间他在桃树林里的感觉,八道咒印一旦完整,他的意识会被剥夺,灵魂不再属于自己,这是他应付也是所能付的全部代价。

    他从未质疑,这份交易。

    鱼公清醒了些,迅速躲离开来,没有言语。只有鲜血才能洗刷耻辱,我是个武夫,他如是想。

    手腕一转一翻,短刀变成匕首,那匕首是宝器,是属于杀手幽魂的宝器,杀手幽魂的宝器,就叫幽魂,还有一个别称叫死爪,死亡之爪。

    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动能,杀手杀人,只需一招。

    分生死的一招,带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信念,带着孤注一掷的决绝,鱼公的身影化为一道拉长的幽光;仿佛虚空突然出现的裂隙,每一寸距离,都像有一个关押了数万年的魔头,正试图越狱,涂炭生灵。

    就像是最擅长揣摩人心的天魔,轻车熟路地走在心灵缝隙铺成的幽径;一路发出“幸福吧”、“快乐吧”、“堕落吧”、“毁灭吧”的魔音,然后勾住无辜者的灵魂,带往死之崖,受无穷尽的苦难。

    然而,燕离只是轻轻抬手,伸出,虚空裂隙的蔓延就停了下来,仿佛雕塑般一动也不动。

    接着轻轻一攥,那道裂隙般的幽光便如水晶般粉碎,鱼公再也没有出现,曾经仅凭名字就让人魂飞丧胆的死爪幽魂,只能从洒落在林地里的粉末看出一些端倪,仿佛那就是他的骨灰,沧海桑田之后,或许还能入土为安。

    恐惧就像藤蔓,长势疯狂,霎时间缠绕住王元庆全身上下的所有细胞。

    每一处血肉都在散发出恐惧的信号,催促他逃跑,可双腿像被钉在了大地上,不能动弹分毫。

    “燕离,你,你听我说……”他哆嗦着唇,“我不是,我不是有意针对你,是你杀了张志雄,才没有缓和的余地……你知道他是我表弟,姑姑天天跟我吵……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我求你,我求你饶我一命……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我……”

    他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燕离只是转身看了他一眼,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高高抬了起来。

    这个时候,第八道咒印彻底凝实。

    王元庆在空中不断蹬腿挣扎,并将手伸入怀中,似乎那里有着救命稻草。

    但他已没有力气,锦盒掉落在地,被唐桑花捡起来,他终于绝望,只是悔悟太晚。

    唐桑花丝毫不敢放松,紧紧握着锦盒,一步一步往后退。

    燕离轻声道:“我还没失控,替我护法。”

    “我们是同一种人,”唐桑花冷冷道,“你心里想什么我很清楚,我不会给你机会的,也请不要让我恨你,我发誓,那代价你付不起!”

    燕离死死盯着她,双目红光愈盛,突又强行抑制,因为这时候,咒印开始朝全身蔓延,他没有时间了。

    原地坐下,强行进入“存思观想”状,运转剑心具象,诅咒附身状态,吸取元气,就像鲸吞水一样恐怖。

    破境,是最后的救赎,这是惟一可庆幸的。

    气贯周身,经穴相连。

    濒临破境,是幸运,或是不幸,难以定论。

    只是,那不被祝福的命运之途,还将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