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6、震惊
    主卧里颠|鸾倒凤的动静戛然而止,一个破锣锅似的大嗓门吼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在门口吵嚷,搅你鲨爷爷好事,不要命了!”

    绿裙姑娘轻蔑地道:“哼,下半身思考的废物,半盏茶的时间,把女人给我赶走,穿戴整齐出来见我,否则今天就剐了你那身肥膘喂狗!”

    里头顿然传来惊惶的声音:“原,原来是夏荷姑娘,可,可是副阁主有新的命令?”伴有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过了些时,门被从里头拉开,一个女子掩着面跑出来,半步不敢停,朝前院去了,然后才见一个着华服的身宽体胖的中年男子走出来,这人长得脑满肠肥,秃着个顶,脑门上有颗大黑痣,生就一副招风耳。

    看到他出来,那绿裙姑娘嫌恶地退了两步,道:“哼,就你长这样也能叫黑头鲨?该叫黑头猪还更贴切一点。你这屋是不能待了,还不找个能说话的地?”

    “是是是。”黑头鲨丝毫不敢反驳,满脸的谄媚,点头哈腰道,“请夏荷姑娘随小的来。”

    躲在墙根后的二人听见,对视一眼,各自点头。

    燕离一面摸黑尾随,一面低声问道:“你看得出他们修为么?”

    连海长今仔细观察了片刻,道:“黑头鲨与情报说的一样,没有修为在身,这些年作威作福惯了,恐怕身手还不如普通人;至于那叫夏荷的,看不太出来,她的气息有些古怪,抓不到根底的感觉。”

    燕离心中一凛,原来他也是这样感觉。彩公子身边的四个丫鬟,他总共见了两次,都不曾从她们身上发现修为的痕迹;可这回看她凌空飞度,才发现她的轻身功夫极为上乘,而且身上气息十分古怪,就像连海长今所说,抓不到根底的感觉。

    通常修行者,气息不论驳杂还是圆融,都有根可循,就是有源头;而夏荷的气息,则好似从别处借来的,也只能用古怪来形容了。

    跟着那二人走到一处偏房,夏荷进屋前,还四处打量了一眼,确认没人跟踪,才跟黑头鲨走进去,顺手带上了门。

    黑头鲨又是倒水又是抬椅,十分殷勤,末了腆着脸道:“小的有幸,能与夏荷姑娘独处一室,实在,实在是三生那个……呃……荣幸……”

    “闭嘴!”夏荷冷冷瞥了他一眼,“哼,要不是任务,连跟你说话我都觉得恶心,给我面对着墙壁,不要拿你的狗眼看我,免得被你传染了猪瘟,污染了公子的眼睛。”

    “是是是……”黑头鲨连忙跑去面着墙壁,比狗还听话。

    “对于公子的安排,可有怨言?”夏荷忽然问道。

    黑头鲨连连摇头道:“小的怎么敢?当初帮会被姬天圣那婊子强迫解散,我手下的弟兄全无去处,有根底的还能回家种田,那些没底子的,声名又臭,一个赡口活计也找不到,最好的下场就是乞讨;如果不是副阁主大人仁慈,帮助小的开设赌坊,小的与兄弟们早就魂归星海了!”

    夏荷对此报以最大尺度的轻蔑,鄙夷道:“哼!说的好听,当初你的那些兄弟们,现在又在什么地方?你这种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恶人,还想魂归星海,修罗魔狱才你的归途。”

    黑头鲨不羞不惭,嘿然一笑:“活在当下,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夏荷更是鄙夷,道:“你这形容未免太不恰当,也不知哪里摘抄的,真是个没知识的土猪。”

    黑头鲨笑道:“小的自小没了爹娘,哪有机会上学堂,能懂这句,也是跟在副阁主身边久了,耳什么染来着?嗨!反正就那样了……只不过,小的一直很好奇,副阁主这样安排,究竟是为了什么?”

    “哼!还敢说没怨言!”夏荷冷冷道。

    “不不!”黑头鲨慌忙解释道,“小的只是好奇而已,绝没有其他意思,如有二心,天打雷劈,死无全尸!”

    “哼!你不是说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死无全尸怕什么?反正都是死!”夏荷冷冷道。

    黑头鲨一时词穷,急得不得了,道:“小的,小的,小的真没有其他意思……”

    夏荷道:“好了,谅你也不敢!你可知这次公子是为了什么叫我来?”

    “小的但凭夏荷姑娘吩咐。”黑头鲨道。

    夏荷道:“前次让你卷钱逃跑,是为了制造一个陷阱,计划很顺利,但在昨晚发生了意外,目标再次苟活下来,公子很生气。”

    顿了顿,又加重了语气:“公子真的很生气,那条臭虫怎么老是不死?”

    “啊,这个……”黑头鲨迷迷糊糊,全然不知自己居然在别人计划里,而且还失败了。

    夏荷道:“那条臭虫不死,死的就该是你了。”

    “啊——”黑头鲨脸色顿时惨白,“夏荷姑娘,夏荷姑娘无论如何要救救我,小的跟了副阁主大人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夏荷冷笑:“你这种连打手都算不上的土猪,平常可是连见公子的资格都没有,为公子而死,难道你不愿意?”

    黑头鲨面如土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夏荷继续道:“那臭虫有着连海钱庄的帮忙,很快就会找到这里,被他找到,你必死无疑,说不定现在就藏在某个地方……”

    此言一出,躲在暗处偷听的燕离二人心里都是一跳,连海长今十分紧张,如果对方早就知道二人回来,并设下埋伏,那真是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什么?”黑头鲨惊慌失措,缩头缩脑,四面环顾,如热锅上的蚂蚁。

    “哼!”夏荷冷笑,“瞧把你吓的,土猪就是土猪,给我站好了。”

    “是是……”黑头鲨勉强站定。

    夏荷道:“毕竟你是帮公子办事的,所以这次可以救你。”

    黑头鲨大喜过望:“多谢夏荷姑娘,多谢副阁主大人,小的一定肝脑涂地,一心一意为副阁主办事!”

    夏荷道:“不过,还有件事要让你去办,办好了是大功一件,办不好就别有怨言了,自己找根绳子吊死吧,不然落到公子手中,哼哼,那就生不如死了!”

    黑头鲨把胸脯拍得“嘭嘭”作响,道:“夏荷姑娘尽管吩咐,小的一定给您办得漂漂亮亮的……”

    夏荷道:“大理寺辖下有个提刑司,负责看管天牢,你的任务是在提刑司里,盯住犯人的往来、生死以及刑事;记住,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事无巨细,尤其是大理寺内部的变动,全都要报给公子知道。上下一切都打点好了,明早有人会来带你去赴任……”

    “提刑司?”黑头鲨愣了愣,旋即狂喜道,“小的,小的要当官啦?”

    “哼!”夏荷不屑道,“当官算什么,把事情办漂亮了,封王封侯,不在话下!”说完径自推门走了,似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暗处二人听得震惊不已,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连海长今了解得不多,也只是惊诧而已。

    燕离一路走来,看的听的,无不让他感到心寒,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包裹着整个永陵,只怕到了它能任意搓圆弄扁的地步时,连姬纸鸢也不免从王座上坠下来。

    白府为何灭门,至今都还找不到一点线索。

    “燕兄,现在怎么办?”连海长今悄声问。

    燕离目光微微闪烁,道:“先回去。”

    二人顺原路悄悄回返,在小巷转角处找到马车,回了怨鸢楼。

    酒菜已凉了,却没有燕离的心凉。

    连海长今迟疑了下,说道:“燕兄,你说要不要把这件事……”

    燕离淡淡打断他的话头:“这里面暗藏的危机,谁都无法预料,更无法预料圣帝得知此事后的反应;天下第一庄,未必就摸透了永陵的黑暗。站在同窗的立场上,我劝你一句,不要再插手了,更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连海长今眉头深皱,久久无言。

    燕离目光微闪,加重语气道:“我知道你不怕死,可你有没有替你那些手下想过?相信我,黑道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就算天下第一庄不怕,死人流血是必然的。”

    “我知道了。”连海长今突然如释重负一样,“燕兄也是,还是不要再插手此事了,好好在书院进修,未来自有个好奔头。”

    “我省的。”

    ……

    大理寺官邸。

    前堂大屋,董青阴沉着一张虎脸,坐在首位处。

    穆东风站在下首,道:“义父,上面怎么随便安置一个提刑司进来?而且听说,原先还是什么帮派的首领,只怕大字都不识一箩筐,这种废物也能当官?”

    “你还不懂吗?”董青冷冷道,“他们开始怀疑了。”

    穆东风悚然一惊,脸色微变,道:“那,那怎么办?义父,要不然就算了,千万不要为了我……”

    “呵!”董青意味莫名地笑了一声,摇着头,“无论在哪里,叛徒都不会有好下场,更不要说三心二意的叛徒。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件事既然做了,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我们只能以最大努力……”

    说到这里,他却顿住,目光露出一丝柔色,看着穆东风道:“只要能让你摆脱黑莲的桎梏,什么样的牺牲,为父都愿意付出。”

    穆东风动容道:“孩儿,孩儿怎值得义父如此!”

    董青摇了摇头,转了话题道:“那件事查得怎么样?”

    穆东风兴奋道:“查到了,在银月山庄。”

    “银月山庄?”董青眼角微跳,“全大富竟然也是他的人……事不宜迟,你马上写封密信,按我教你的方法送入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