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野猪传 > 第504章 挑衅
    紫云山。

    白堡。

    十几名阵法堂的三代弟子,正在一树坑洞里修复着阵基。

    大约七日前。

    白堡有一部分阵基在朱子山度雷劫时摧毁,只需要将其修复,笼罩白堡的三阶大阵就能重新启动,那时便再也不惧外派弟子趁夜偷袭了。

    突然间。

    一名身材高大的虬髯修士从天而降,他二话不说,面容之上便是厉色一闪。

    一把如同小山般的巨石飞剑突兀的从天而降。

    轰隆一声,地动山摇。

    十几名正在修复阵基的三代弟子被一剑击杀,几名隔得较远的三代弟子也被波及,重伤倒地,哀嚎不已。

    一时间残肢断臂无数,白堡之巅,血肉模糊。

    “唑!”

    虬髯修士再一次掐动剑诀,土黄色的飞剑在半空中滴溜溜一个盘旋,再一次膨胀变大。

    这一次巨石飞剑的目标直指白堡的中枢之地紫云阁。

    恰在此时。

    两柄密布寒霜飞剑从紫云阁中飞出,绕过缓慢的巨石飞剑,以极快的速度刺向了虬髯修士。

    虬髯修士目光一凛。

    一面土黄色的盾牌自行浮现。

    轰隆,轰隆……

    两声巨响之后。

    冰屑纷飞,獠牙飞剑并没有洞穿盾牌。

    然而这两柄獠牙飞剑也不打算就此放弃。

    两柄飞剑灵活无比在虬髯修士的身后缭绕,再一次寻机攻击。

    轰隆,轰隆……

    爆炸声不绝于耳。

    土黄色的巨剑依旧斩碎了紫云阁,不过因为虬髯修士分心他顾,这威力巨大的一击,只是摧毁了紫云阁这栋建筑本身并没有伤到紫云阁中的诸人。

    被獠牙飞剑一顿狂风暴雨的乱轰之后,虬髯修士不得以收回巨剑化作一道遁光离去。

    一道恢弘的土黄色遁光横贯天际,这明显是一名金丹真人。

    一道雄浑的声音袅袅传来。

    “本座火銮殿石峻岳!交出你们白堡的镇山灵兽,否则你们白堡休想布置护山大阵,这个白堡就此灭门吧,哈哈哈哈……”

    当狂笑之声结束之后。

    那一道土黄色的遁光也已经彻底消失在天际。

    嘭!

    紫云阁的废墟之中。

    身穿白色武服的朱子山将压在身上的房梁掀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伸手从身下拉起了一个女子,此女正是白云婷。

    “其他人都还活着,我去把他们救出来。”

    朱子山说完以后便在废墟之中,搬动石块砖瓦。

    片刻之后。

    朱子山便十分精准的救出了十几名侍女,这些侍女无一例外都受了伤。

    有两名侍女受了重伤,不过却被朱子山用治愈术救活了。

    “突兀出现,动则杀人,这什么金丹修士,这根本就是邪修!?”白云婷看着满目疮痍的白堡义愤填膺地说道。

    “没错……此人的确是邪修,应当诛灭。”朱子山目光一闪的说道。

    “可此人是大派金丹,若是杀了,只怕报复会源源不断,那火銮殿还有元婴上修,我们小小一个白堡如何惹得起?”白云婷神色惨淡,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

    紫云山。

    一处僻静的山谷之中。

    大闹了白堡的石峻岳悄悄的返回了此处。

    山谷之中还有一名手握拂尘的中年道人,以及一名身材英武,面色赤红的长须男子。

    “你也太鲁莽了,叫你去试探一下那白堡,将隐藏起来的雷劫妖修激怒,你怎么上去就砸人家门派?”中年道人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面对中年道人的质问,石峻岳露出了一脸讪笑解释说道:“师弟这是故意表现鲁莽,好让那雷劫妖修放松警惕。”

    “哼!那你也没必要自报家门,露出跟脚。”中年道人再次不满的说道。

    “两位师兄,小弟自报家门除了震慑白堡宵小之外,还想要吸引止殇殿金丹真人对某家出手,这也是有两位师兄在侧,师弟才敢如此鲁莽,嘿嘿……若是没有两位师兄在,师弟的胆子可小捏。”石峻岳再一次陪笑,笑得相当奸猾。

    中年道人和赤脸男子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两位师兄……那白堡之中隐藏了一名金丹剑修,而且还同时温养了两柄法宝飞剑,那雷劫妖修莫非就是此人的灵兽?”石峻岳抱拳问道。

    “我观此人修为也不过刚刚晋级金丹,应当没有时间培养灵兽,七日前在白堡渡雷劫的,应当是白堡世代秘密培养的镇山灵兽。”赤面男子捋了捋自己的长须一脸笃定的说道。

    “那个……秦师兄,小弟也是刚刚晋级金丹没多久,见识浅薄,为啥七日前在白堡渡雷劫的就不会是一头过路的野妖怪?”石峻岳一脸谦逊的询问道。

    “哼!走野路子妖怪又岂会在人族的地界渡劫?那些长期与人族接触的宗门灵兽,身上早沾染了一股子人气,人气浓烈的妖族会被那些老妖怪视作被人族奴役的异类,动则击杀,吞其血肉,食起骨髓,故而但凡山门灵兽就只能在人族地界寻机渡劫,换而言之,在山门中渡劫的必然都是灵兽……”

    “这白堡之中应当是隐藏了一头镇山灵兽,兽类感情单纯若是被人族门派长期供奉饲养,妖兽成长之后必不会轻易离开,因此我们只要咬死白堡,这镇山灵兽定会出现。”赤面男子一脸笃定的说道。

    “没错……那头在白堡渡劫的妖兽肯定是被人养大的,一身人气无法祛除,否则他干嘛不去近在咫尺的西川妖族地界渡劫,做个妖王不好吗?”中年道人也插口道。

    “这头妖兽必是白堡饲养多年的镇山灵兽,否则白堡宗门的机要核心重地怎么可能放任一头妖兽渡劫?”

    “况且从天池山传来的情报看,那白云婷还在妖修渡劫之前疏散的门人,甚至修改了护山大阵,那渡劫的要求若不是白堡的镇山灵兽,哼!本座秦真阳三个字倒过来念。”赤面男子秦真阳冷笑说道。

    “秦师兄……如今的白堡之中居然还有一名金丹真人,他那两柄法宝飞剑使得当真是出神入化,若非师弟的本命法宝乃是一面盾牌,只怕今日便被他斩于剑下,若是再加上那头隐藏起来的镇山灵兽,一人一兽一起夹击师弟,师弟的移山盾也未必挡得住啊。”石峻岳一脸苦笑的说道。

    “石师弟……这做诱饵之事,肯定只能你去做了,一来你有移山盾,论级防御比秦师兄也丝毫不弱;二来你嘴贱,两三句话都能惹怒人;三来你刚入金丹名声不显,你总不能让成名多年的秦师兄去做诱饵吧?”中年道人揶揄的说道。

    “这做诱饵自然是师弟的事,师弟但求希望两位师兄能再靠近一点,免得救援不急啊。”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石峻岳此时竟然显得有些胆小怕事。

    中年道人和赤面男子都露出了莞尔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