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玄幻小说 > 逆流诸天 > 第六章 虽然你是工具人,但毕竟夫妻一场......

第六章 虽然你是工具人,但毕竟夫妻一场......

    晋升气运皇朝失败,所以才有了第二次武朝太祖率领强者消失后又再次归来的事情。

    这一次,武朝太祖应该是将一方武道世界给征服融合了,顺利的将气运王朝,晋升为了气运皇朝。

    这也是为何后来天下间突然开始有武道世家冒出来的主要原因。

    将前因后果推测了一番后,陆凡突然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那位武朝太祖,绝对是位极其可怕的武道强者,对方飞升而去,自己却绕道跑来偷家,这若是被抓住,那麻烦可就大了。

    毕竟他也不敢确定,那位太祖,究竟是真的飞升而去,还是又跑到其他世界玩征服了,万一突然有一天人家得胜归来,发现原本的武朝变成了乾朝,那场面,会不会很尴尬?

    “印玺兄,能不能换个世界?这世界,风险有点大啊!”

    脑海中,陆凡神念波动散开,开始与那神秘印玺展开了交流。

    【此方世界为衰败的气运皇朝】

    一道信息,出现在了他的识海中。

    陆凡一怔,而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

    此方世界为衰败的气运皇朝,这已经是那神秘印玺第二次给他提示了。

    就像陆凡之前所说的一般,“朕一日不死,这世间,何人敢反?”

    身为运朝之主,只要不死,皇朝气运便不会衰退,就算有人胆敢造反,也不可能成事。

    但看看,如今的武朝,天下九州,已经有两州宣布独立建国,其他几州,也是动荡不已,大有割地称王的趋势。

    如此情形,只有一种可能。

    武朝太祖,在飞升后的世界,陨落了!

    在陆凡阅读古籍推测武朝太祖是否陨落时,扬州,江宁郡,郡城。

    城南三十里外,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上,一道剑光由远而近,没入了其中。

    那是一名身穿淡黄色长裙的少女,一副丫鬟模样打扮,但却偏偏脚踏飞剑,在云雾中不断辗转飞行,直至落在了一处古色生香的大殿前。

    “小姐!”

    那黄衣少女收起飞剑,随后遥遥向着殿门处躬身一拜,看的出来,对于里面的小姐,她很是畏惧。

    “陆凡带回来了吗?”

    带着几分清冷之意的女声,从殿中传来。

    “回小姐,没有!”

    “嗯?那花映容,不放人?!”清冷女声,瞬间多了几分冷冽,一股近乎凝为实质的杀气,冲天而起。

    “回小姐,婢子与那位花姥姥接触时,姑爷已经离开西山了。婢子回山前,曾接到山城那边人手传来的消息,姑爷如今人在那里!”

    黄衣少女头颅低垂,弓着身子,丝毫不敢起身。

    大殿内,迟迟没有声音传来声音,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半晌后,方才不咸不淡的来了句,“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婢女闻言松了口气,躬身再次一礼,随后连忙转身,御剑离去。

    殿内,有些空旷,少女一袭白衣,容颜绝代,正盘坐在蒲团之上,双手托腮,一眨不眨的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副画像。

    画像之人,赫然是陆凡的模样。

    此情此景,与外人眼中那清冷的少宗主,气质有些格格不入。

    不知过了多久,她幽幽一叹,将画像收起,随后那宛若惊鸿般的身影缓缓而起,向着殿外走去。

    “虽然只是个用来助我接任宗主之位的工具,但毕竟夫妻一场”

    呢喃中,少女御剑而起,化作一道白色长虹,在虚空中几个辗转,便消失在了天地间。

    青州,八百里水泊梁山,如今,乃是天下义军心中的圣地。

    每时每刻,都有武者以及练气修士不远万里而来,只为能在那梁山聚义堂中,夺得一把交椅的席位。

    就算坐不得交椅,但成为义军中的一员,以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世俗礼法再也无需顾忌,岂不快哉?

    今日,天空万里无云,聚义堂中,数十名梁山“好汉”齐聚一堂,天王晁盖端坐首位,脸上的喜色,毫不掩饰。

    “诸位兄弟,今日是我梁山泊大喜的日子,我等好汉中,再添一员猛将!”

    “来,都把酒端起来,喝了这碗酒,以后丁修兄弟就是咱们自己人了!”

    丁修手中端着倒满了酒水的大碗,起身而立,朗声道:“感谢晁天王的厚爱,也谢谢将俺拉上山的宋江哥哥!”

    “俺丁修就是个武痴,平生最爱打架,以后兄弟们有用得着俺的地方尽管说,俺这一身子力气,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

    “哈哈~~”

    大堂中,一众所谓的好汉哈哈大笑,端坐第二把交椅的宋江,更是连忙起身,与丁修碰了一杯,随后满饮而尽,看起来心情极好。

    一名先天圆满境界的武者,纵观整个武朝天下,除了极少露面的大宗师以及返虚境修士外,丁修这等强者,那就是横着走的绝世猛将。

    披上重甲带上重武器,在大军决战中,那可是能起到决定作用的超级大杀器!

    有这种强者入山,梁山泊替天行道的名号,恐怕要更加响亮几分了!

    京都,一处有些不起眼的房屋内,沈炼、卢剑星、靳一川三人正低声交谈着。

    “老卢,听说你如今的身份是军中千户,手下掌军几何?”

    “嗨,就是个空架子罢了,手底下根本没什么使唤的人。你们呢,八十万禁军教头,权力不小吧?”

    “有个驴球子的权力,也就是说起来唬唬人罢了,实际上就是个新兵教官,没啥大用。”

    互相闲聊了几句后,几人声音再次压低了几分。

    “有陛下的信息了吗?”

    “暂时没有,不过殷澄和李定国、丁白缨三人在扬州地界成立了个名为青衣楼的杀手组织,以搜集信息和接取各种任务为主,想来只要陛下在人前露面,用不了太久,就能有消息传来!”

    “丁修呢,咱们这些人,就以他修为最高,这几日跑哪去了?”

    “还能去哪,干回老本行,上梁山了。”

    “去梁山也不错,陛下要争天下,势必需要个合适的地方来发展积蓄实力,若能将梁山泊拿下,以后也算是片基业!”

    “此事等和陛下汇合后再说吧,一群贼寇的聚义之地,陛下未必会看得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