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网游小说 > 大宋有种 > 第315章 ??伪造反?死亡百分百!
    大宋洪武三年十二月,河西,敦煌古城。

    这座始建于汉朝的古城,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拥挤过。小小的城垣之外,是一层一层的帐篷环绕,足有数万顶之多。都是那种厚重的毡帐,可以顶住西北凛冽的寒风,给居住在其中的人们保住最后那一丝的温暖。

    而在小小的城垣之内,则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行人,多数都穿着厚厚的,看上去有些肮脏的皮袍子,看着有点落魄。这些“皮袍客”中的男子都剃秃了头发,腰里还挎着长剑弯刀。而跟着他们的女子则大多朴素结实,和男子一样挎着刀剑。

    看他们的装扮,就知道是来自城外毡帐中的党项人,都是入城来办年货的。

    虽然这些人现在都背井离乡,而且前途渺茫,但年总是要过的。至于下一个新年还有没有命过?会在哪儿过?就不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物能决定的了。

    除了这些党项人之外,敦煌城内还有不少做汉人打扮的男男女女他们都穿着右衽汉人服饰,其中的男子都在头顶上梳起了小小的发髻。

    有些衣着光鲜,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男儿还戴上了东坡巾。不过即便头戴东坡巾,手中却捏着三尺青锋这可不是用来装样子的,而是真的开了锋,随时能抽出来捅人的杀人利器!

    大过年的,满大街的人都带着刀剑在逛街采买这个春节的节日气氛真的有点吓人啊!

    而穿着皮袍子的党项人看见这些右衽汉服,还梳起了发髻的敦煌汉儿,都忍不住露出了阴狠的神色,手掌不自觉的就按在了刀柄、剑柄之上了。

    这样的装扮,特别是发型,已经违反了嵬名元昊的秃发令!在过去的大白高国,违反秃发令是要杀头的!

    可是现在大白高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什么河西节度使司而且还是大宋的河西节度使,自然应该蓄发右衽了!

    所以从这些党项人对面走过的蓄发右衽的汉人士子,也马上露出了真面目,同样捏紧了宝剑,露出了恶狠狠的眼神!

    两波人往往就这样恶狠狠的瞪着对方,谁也不敢先动手,直到一队披甲持矛的麻魁正好从大街当中通过,才恨恨的嘀咕上几句,各自散去。

    所谓的麻魁,其实就是女兵。西夏不仅男子全民皆兵,一部分女子也要服兵役充女兵。这些女兵就被称为麻魁,又曰寨妇,通常只是承担辅兵或守城任务。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就西夏女主临朝的时候,当权的太后往往会组建一支麻魁亲兵,跟随在自己身边。

    而如今在敦煌街头不停巡逻的这些麻魁,就是平西王李仁孝之母曹太妃的麻魁亲兵。

    她们现在奉了曹太妃的命令在敦煌的街头维持秩序,遇见有闹事的,不管什么身份,也不管谁先动手,一律捕了。然后带敦煌各处城门口,拔了衣服吊起来用鞭子抽打由麻魁女兵动手打人!

    这种惩罚虽然伤害不大,但是丢人啊!所以谁都不想让这群麻魁健妇抓去吊打敦煌城内的秩序,也就暂时得以维持了。

    但是这群麻魁女兵只能维持一时,却维持不了一世。

    因为随着李仁礼和完颜斜保率领的五万党项兵、数千金兵抵达敦煌,原本被李察哥压制住的“复国派”的声音一下就响了起来。在瓜、沙二州驻扎的党项人,绝大部分都不想跟着大宋混了都想着重建大白高国,然后在大金的支援下打回去,收复兴灵银夏!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河西各州的汉人、回鹘人、吐蕃人、羌人,几乎清一色的亲宋。

    他们已经当了一百多年的二等三等四等人了,现在好不容易要熬出头了,凭什么再跟着党项人造反?

    再说了,现在造反能成功吗?肯定不能啊!根本就是送人头。党项人要送死没人拦着,但是汉人、回鹘人、吐蕃人、羌人凭什么跟?

    而夹在亲宋反宋两派中最为难的,当然就是曹勉、曹太妃父女俩了。

    这两父女本来就没什么雄心壮志,在乾顺忧愤而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们都准备带着李仁孝去洛阳享福了可谁也没想到,李察哥连河西节度使都没正式当上,就已经让李仁礼和女真人联手给做掉了。

    而李仁礼又不愿意自己当出头鸟,非得拥立李仁孝造反而且还要曹太妃当曹太后,要曹勉当曹丞相!

    这可真是要把人活活逼死的节奏啊!

    曹勉、曹太妃哪里肯从?

    可他们不从,敦煌城外的几十万党项族人和几千大金天兵能放过他们?

    搞不好这个新年,就是他们父女俩的最后一个新年了所以他俩一合计,干脆通过薛元礼向李孝忠揭发了李仁孝、完颜斜保的阴谋!

    他们的意思可不是想让赵楷批准他们造反,而是想请赵楷发兵河西。曹勉、曹太妃其实知道围着敦煌城的那些党项人只是看上去张牙舞爪的挺吓人,实际上也是怂的要是不怂,在赵楷攻打灵州的时候就拼了,怎么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所以赵楷只要一出兵,那些人一定会怂。

    他们现在不怂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敦煌距离灵州有2000里路他们觉得赵楷多半不会跑那么远来杀他们!

    就在年关将至前的几日,曹勉、曹太妃两父女终于等到了赵楷的密使,就是那个“斗法”没斗赢武美娘的高僧达尔巴大师。

    达尔巴大师现在当了大宋的大僧正,专门负责蕃部、羌部和党项部落的“内交”,所以常驻在灵州、兴州的几个大庙中。

    得到赵楷的旨意后,大和尚也不耽搁,立即带着三个弟子(不敢多带,怕暴露身份),骑上一匹白马,日夜兼程往敦煌而去,终于抢在年节之前抵达了佛教鼎盛的敦煌城。

    “什么?大,大师,官家让咱们伪造反?”

    “这种事情怎么还有伪的?”

    在敦煌城内的,好像堡垒一般坚固的曹家大院深处。曹家父女拿着达尔巴大师带来的“特许伪造反诏”翻来覆去的看,看完之后都快哭出来了。

    什么伪造反这不是在拿他们俩父女的性命闹着玩吗?

    伪造反不杀头吗?

    曹家父女只是怂,并不蠢!

    造反又不是投降,还能有什么诈降的!

    造反这种事情,不论真伪,都有生命危险!

    而且据不完全统计“伪造反”事件的死亡率,甚至比真造反还要高!长期、稳定的维持在百分之一百!

    真造反还没那么危险呢!

    因为真造反还有一定的概率造反成功,这伪造反不可能成功,就只剩下杀头了!历史上被满门抄斩的反贼,大部分都是“伪反贼”!真反贼譬如赵匡胤、李元昊之流,都是很难抓到的。

    达尔巴大师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微笑着对两父女说:“造反之事,贫僧是不懂的不过贫僧观二位面相,都不是短命无福之相。所以不必担心,只管照着圣旨行事即可。”

    曹勉心说:你个和尚好像也和小梁太后、乾顺、察哥说过同样的话吧?他们现在不都凉了?

    老和尚又笑道:“二位若是不反,敦煌城外的党项人可就要反了到时候敦煌城守得住吗?”

    “当然守不住”曹勉咬着牙道,“归义军的人都六七十年没打过仗了,而且敦煌也没有布防,根本守不住!”

    曹太妃流着眼泪,“我的麻魁女兵中虽然有不少人打过仗,但她们都是党项人,我要是当了曹太后,她们自然听我的,否则”

    老和尚两手一摊,笑着道:“这不就行了不造反,马上就要死了。如果造反,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老衲看,你们不妨反了吧!

    也不要管真的假的,该当太后当太后,该当丞相当丞相,也许这就是佛祖的意思有佛祖保佑,你们也许真的能成就一番大业。”

    “什么大业?”曹太妃抹着眼泪问。

    “当然是弘扬佛法的大业了!”老和尚笑道,“西域本是万里佛国,可惜被外道所侵,佛法日益式微,眼看就要无法立足了。如果大白高国可以出兵护法,佛光也许又能普照西域了!”

    这个老和尚原来也有野心啊!他想要光大西域佛教,要弘扬佛法,这样坐化以后就有机会成佛了。

    曹勉叹息一声:“谈何容易”

    曹太妃比老爹要虔诚,听了老和尚的蛊惑,双手合十,叹了口气道:“阿弥陀佛,也只好如此了爹爹,不如选李仁礼和完颜斜保来城内商议造反之事吧!”

    曹勉还是一叹:“也只得如此了只是党项人欲反,汉人、回鹘人、吐蕃人、羌人却不愿意跟啊!光靠数十万党项,如果能打得过黑汗回鹘?”

    达尔巴道:“曹施主就不要担心了,有佛祖保佑,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

    曹勉只是叹气,但还是让人叫来长子曹礼,让他亲自出城去李仁礼和完颜斜保营中相请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