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58章 三个关键的问题
    “非常讨厌小孩的贺守业后来竟然成为了福利院院长,他自己出钱大量收养弃婴和孤儿,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度反常和可怕的事情。我们很好奇贺守业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为了弄清楚他心理畸变的过程,我们进行了人格模拟试验。”厉雪在电话里提到了一个韩非从未听说过的词语人格模拟试验。

    “我们尝试了数百个模型,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贺守业会在极度厌恶小孩的情况下选择成为福利院院长,这种反常行为是受到了某种外因的刺激。”

    “在数位犯罪心理专家的建议下,我们整理了贺守业遗留下来的所有笔记和遗物,最终发现了一些问题。”

    “贺守业在自己孩子病死之后,他就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他说话的语气、他的喜好、他的性格全都跟以前不同了。”

    “他开始大量阅读关于精神世界和哲学类的书籍,他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偶尔会独自一人在深夜外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们走访了多个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大部分孩子都对院长印象非常好,很感激院长的照顾,但也有少部分孩子觉得院长很奇怪,经常会问他们一些无法理解的问题。”

    “比如有没有梦到深夜床边站着一个人,有没有在梦里看见一个黑色的盒子,有没有梦到一只落在人头上的蝴蝶等等。”

    “贺守业似乎是想要寻找一个特殊的孩子,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所以想要自己来制作出一个符合他要求的孩子,这个孩子应该就是人体拼图案里的八号死者。”

    “没人知道他的标准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一个被杀害的孩子为什么会符合要求?”

    “他仿佛是在进行某种仪式,又好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指引。”

    “在他人格发生转变的整个过程中,有一个名词在他笔记中出现次数明显增多,那就是蝴蝶。”

    “他的后半段人生当里,蝴蝶不仅仅代表着一种生物,更是某种象征。”

    “这种情况也同样发生在了孟长喜身上,我们搜查了孟长喜的遗物和一些隐秘的信息。孟长喜在失踪以前与和贺守业一样,他也在大量阅读和人体脑域有关的书籍,并且痴迷于蝴蝶,一直在追寻着蝴蝶。”

    “换句话来说,孟长喜和贺守业之间存在某种共性,蝴蝶就是连接他们两个的桥梁。”

    听到这里,韩非忍不住打断了厉雪的话:“孟长喜已经失踪了那么久,他的遗物和遗留下来的信息有没有可能是伪造的?或者说是另外一个人故意嫁祸给他的?”

    韩非见过孟诗,他知道真正痴迷于那些书籍、被蝴蝶引诱的人,不是孟长喜,而是孟长安。

    “想要伪造遗物很难,他首先要模仿孟长喜的笔迹,还要知道孟长喜所有的社交账户密码,最关键的一点是谁会花数年时间去布置这一切?”

    “如果我是真凶,我就会去做这些,一旦事情败露,这便是一条后路。”韩非不想绕弯子,直接压低了声音说道:“比起孟长喜,你们真的应该多注意下孟长安,那个看着最无害的家伙,说不定连收养自己的母亲都敢杀害。”

    韩非刚说完这句话,忽然听到身后有什么声音。

    他反应非常快,可就算这样,当他扭头看去的时候,只是发现老街拐角有个饮料瓶在滚动。

    “有人?”韩非这些天的书不是白看的,他表面上一点变化都没有,但却对着手机说道:“厉雪,有人好像在跟踪我,他估计听到我在说什么了。”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恶之花》拍摄场地门口,人体拼图案受害者家属们也都在这里。”

    “你先别回家,直接来北街新天地商场,那里人多,我马上过去。”

    “好。”

    若无其事的挂断了电话,韩非也没有乘坐交通工具,他就像平时那样慢悠悠的前往商场。

    那种被跟踪的感觉并没有出现,韩非在商场里转悠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厉雪,直到天快黑时,他才又接到了厉雪的电话。

    几位警察通过监控一直盯着韩非,一切正常。

    韩非和警方没有碰面,警方也没有因为这次的情况误会韩非,反而一致决定加强对韩非的保护。

    作为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喜剧演员,韩非从来没有被人跟踪过,这次他也体会到了那些大明星被跟踪偷拍的感觉,只不过跟踪人家的是狗仔队,跟踪他的可能是通缉犯。

    在商场买了足够一周吃的食物,又专门买了几把大锁,韩非这才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

    关上房门,韩非简单的吃了一顿饭,然后又给房门和窗户加上了新锁。

    “这下应该安全了。”

    他把在网上订的各种防身物上购买的图书,这些书籍都是孟长安年轻时候看过的。

    直到晚上快零点的时候,他才揉了揉眼睛,放下了手中的书。

    “贺守业问孩子的那些问题里,有两个需要注意,一个是有没有梦到黑盒,一个是有没有梦到落在人头上的蝴蝶。”

    厉雪不玩游戏,不知道《完美人生》里关于黑盒的彩蛋,但是韩非不一样,他之前刚跟黄赢聊过。

    “那个蝴蝶难道也在找我脑子里的黑盒?可十年前《完美人生》这个游戏都还没有出现,莫非是先有黑盒,然后才有的《完美人生》游戏?”

    “贺守业他们那么针对孤儿和弃婴,会不会就是在寻找能够承载黑盒的人?”

    韩非看着桌上的游戏头盔,他有一个信息一直没有告诉厉雪,那就是他也是个孤儿。

    只不过他小时候不是在新沪老城区北街福利院长大的,而是在老城区一家叫做幸福福利院的地方长大的。

    他所在的那家福利院曾带给了他家的感觉,每年过节都会非常热闹,身边的人都开心幸福,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可是从某一个时间点开始,一切都变了。

    “我还没有逗笑你们,自己就先失去了笑容,生活真是充满了意外和坎坷啊。”

    连接好各种线路,韩非驱散脑海里的杂念,他在零点到来之时,戴上了游戏头盔。

    血色降临,韩非眼中的世界瞬间被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