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好像就有一只身躯撑开,能够遮天的肥猪来找麻烦!然后被收拾了!”

    “应该就是猪鬣一族的强者。”

    “真奇怪,这些猪怎么就是喜欢找我们人族麻烦!”

    林腾再次说道。

    他还没明白夜老为何突然如此激动。

    再次确定之后。

    夜老雪白的胡须在风中飘动着。

    他来到那钉耙旁边,细细的观摩。

    “没错了!”

    “这就是猪鬣一族的圣物,那头老猪的成名之器。”

    “整个猪鬣一族的武器,都是模仿的这柄钉耙而制,但却只有其形,仿不出这把钉耙的势。”

    夜老呢喃自语着。

    对这把钉耙他还算熟悉,毕竟在那老猪还没成为大圣强者之前,双方还斗过一场。

    想起来夜老就感觉惭愧,还有一丝丝酸味!

    作为同时期的存在,甚至他年龄还要大一点,那猪已经飞起来了,如今甚至已经是道尊!

    而他现在却还在圣尊四重打着转。

    刨除其它的不提,那猪,确实是天赋异禀!

    让人嫉妒不已。

    “如果真的是那头猪……!”

    夜老扯着胡子,用力再用力。

    他感觉到思维有了窒息感。

    那猪可是已经成为道尊了啊!

    东苍域的顶尖强者。

    现在能够镇压万族的存在。

    对于猪鬣一族,夜老抱着的最大幻想,就是前辈真的是道尊强者,能让它们有所顾忌。

    双方能够和平相处。

    可没想到,现在却发现,那猪好像已经没了!

    被前辈给收拾了!

    那么,前辈,又是何等的恐怖。

    境界又是何等之深。

    简直无法想象。

    毕竟,对于道尊强者,他了解不多。

    层次的划分,还有战力的差距,他是不知道的!

    人族没有道尊,对这方面没有记载,只能靠他的想象。

    “夜老,我们去其它地方找找吧!”

    “别太着急!”

    林腾看着身躯发颤,胡子都激动的生生扯断一把的夜老,开口道。

    “不,不用了!”

    夜老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撼,将被扯下来的白胡子往身上一放,摇摇头道。

    “事情可能已经解决了!还是别打扰前辈的清净为好。”

    “天佑我族!”

    …………

    “这血煞凶气好猛!”

    楚河看着那从天际倒灌而下,如同血云一般涌入猪刚体内的血煞之气,不由感慨。

    “这是丰收!”

    他脸上随后露出笑容。

    这一次的收获,能让镇魔塔好好的发动一次。

    接下来的签到,质量又有了保证!

    “好好加油,遇到我,是你此生最大的机缘,后面我给你加餐!”

    楚河拍拍猪刚的头颅,给他鼓励。

    哼唧!哼唧!

    猪刚鼻孔喷着血气,大嘴张开,露出那层次不一的尖牙,对着楚河龇牙咧嘴。

    它一双猪眼都是红的,里面被暴戾之气塞满,杀意都几乎要溢出来了。

    血煞凶气入体,对实力被封禁的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当然,最主要的是它不想去忍。

    如果不是被栓着,它确实很想扑过去将楚河咬一口。

    对着头咬的那种。

    一口吞下去。

    直接到底。

    连根都不留。

    楚河也没生气。

    甚至还拿出一瓶清神净气的补液,倒进猪刚张开的大嘴之中。

    这些兽都是这样的!刚刚加入进来,还没体会到他的好,所以显得不老实很正常!

    只要他够善良。

    等以后跟他待久了,知道他的好,就会逐渐被感化。

    流程他很熟悉。

    而且到目前为止,都很成功。

    “咦!”

    过了片刻。

    楚河神色突然一动,随着一大片血煞凶气被引进猪刚体内。

    楚河感觉到了在那天际之上,有一颗红色血石闪烁而出。

    他目光一凝,目中深邃的光芒将天空倒映压缩在其上。

    他看到了一张血色的大网闪烁,在虚空若隐若现。

    那闪烁的血色宝石,如同定住节点之物,就是它让天地间的血煞凶气,不融于天地,凝聚不散。

    而且好像还带着一股意志力量。

    楚河收回目光,然后在猪刚头上一拍,天际倒灌而来的血煞凶气瞬间被掐断,一切恢复正常。

    片刻后,那天空之上闪烁的血石随之消失,血网也隐于虚空。

    啪!

    楚河在猪刚头上又是一拍,天上的血煞之气,再次化为血云倒灌而下。

    这一次时间更短,那闪烁的血石再次出现,一直注意着的楚河,又是一巴掌拍在猪刚头上,倒灌的血云被掐断,再次恢复正常。

    等血石消失,他再次一拍。

    如此反复。

    “嗯?”

    遥远之处,一处阴暗的深渊洞窑之中,一缕缕血煞凶气几乎化为了实质在其中如龙蛇窜动。

    甚至还有着各种声响在其内咆哮。

    各种声响混杂响彻,如同群魔乱舞。

    那种刺耳的声音,如果是寻常生灵,只要听到,就得直接疯魔,甚至灵魂炸裂。

    在深渊的深处,一条巨大的猛兽盘踞,在它的身躯之下,有着一条被血煞凶气凝聚的血河滚滚流动,如同岩浆一般翻腾。

    在血河的四周,还有着一朵朵血色的花朵紧紧闭合着,其内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孕育。

    在猪刚吸收血煞凶气,导致血色宝石闪烁的时候,那似乎在沉睡的巨兽,眼皮轻微颤抖了一下。

    而后似乎又感觉没有了动静,它眼皮舒缓,继续沉睡,而后过了片刻再次颤动,接着恢复正常,如此反复,直到某一刻!

    刷!

    一张巨大如灯笼的血色眼珠猛然睁了开来。

    瞬间,整个深渊所有的一切陷入了停滞。

    似乎连时间的流速都感觉不到了!

    所有的一切,没有了那怕一丝一毫的动静。

    连这深渊之中,那浓郁的暴戾味道都消失了!

    巨兽血色的眼睛抬起,向着遥远之处望去。

    “嗯?”

    楚河抬头,看着这一次久久不散,甚至彻底显露出来的血色宝石。

    楚河将自身与猪刚的声息收敛的更加彻地。

    他盘膝坐着,拿出一盘果实,慢慢吃了起来。

    甚至在那血色宝石再次消失的时候,他都没有动。

    楚河感觉,现在应该是惊动了暗处的那一位黑手。

    现在猪刚吸收的也不算少了,可以先拿回去用一下再出来继续。

    薅羊毛也不能一次薅太狠,得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