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263章 到底是不是送上门?
    许贵妃名叫许彤儿。

    这是一个很有传奇色彩的女人。

    自幼天资超凡,年少时便博览群书,在琴棋书画都表现出了不俗的文化造诣,后来还被天海浮华圣阁的神尼收为记名弟子。

    十四岁时,以瑶池圣女的身份与万佛门佛子谈经论道,以一言‘佛即是道’铸造无字天书。

    她是当年首辅大人许芝麟的女儿。

    她的母亲则是南乾国护国大将军的义女,名叫南雪,十九岁时因一场政治联姻,嫁给了当时的许芝麟。

    在南雪身边有一位贴身护卫,是当时南乾国赫赫有名的女将飞琼。

    曾经也是唯一战胜过大炎王朝战神陆戈的名将,虽然有运气成分,但被陆戈誉为当代第一女神将!

    南雪病逝之后,飞琼便成为许彤儿的贴身护卫。

    可后来随着许彤儿冤死于宫中,飞琼一并被牵连,被斩首于午门。

    然而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被斩首后的第三天,原本要处理的飞琼尸体竟然不见了,只剩下了她被锁在玄铁笼中的头颅。

    镇魔司和观山院的人都调查过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

    头颅也被销毁。

    可谁也不曾料到,三个月后突然出现了一位神秘的无头将军,修为高深莫测,斩杀不少高手。

    经过调查,这位无头将军乃是一位带有肉身的亡灵。

    又仔细分析后得出结论:

    此人是飞琼!

    准确来说,是她的一丝怨灵。

    虽然朝廷派出不少高手追捕,但最终还是没能找到飞琼的下落,这位无头将军也消失不见了。

    直到第九座观山梦突然倒塌,人们才发现了对方踪迹。

    可惜还是未能捉住。

    所以后来一旦说起第九座观山梦倒塌的原因,就会说是无头将军弄的,就算不是,也要把锅扣在她的头上。

    听完二师祖的讲述,陈牧此刻内心亦是感慨万分。

    难怪当时的先帝那般宠爱许贵妃,原来许贵妃这么厉害啊,无论是身世或者自身魅力都是顶级。

    可惜了,最终还是死于阴谋之中。

    二师祖随手又打开一个酒坛子,抱起来咣咣的对嘴喝着,就像是在喝温水似的,小腹不见涨起。

    陈牧问道:“二师祖,关于天外之物你还有没有其他信息,比如当初它是单独的个体,还是附在人身上。”

    二师祖乜眼看着他:“你问这些做什么?”

    陈牧胡诌道:“之前京城祭坛一案有些迷惑,所以很好奇,想问问。”

    二师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个体还是附在人身上,就像没有人知道这‘天外之物’究竟是不是来自于天外,我们了解的太少太少了。”

    陈牧咳嗽了一声,压低声音:“我问一个比较冒犯的问题,当年许贵妃一案中,你们观山院的一位大佬亲自验证许贵妃是人身妖魂,可如果是假的,他为什么要说谎。”

    “你怎么知道他在说谎?”

    二师祖并未生气,微笑着说道。“任何事情在没有真相大白之前,不要盲目听从任何人的讲述,包括我。你断案这么久,也应该明白,说谎和无知才是最可怕的。”

    陈牧听着若有所思,轻轻点头:“明白了。”

    “好孩子。”

    二师祖伸出手摸了摸陈牧的脑袋。

    ……

    凤鸢宫。

    华美的秀榻上,一袭薄衫的太后正侧卧着身子,五根纤秀凝霜的手指随意翻动着一份奏折发怔。

    淡红色的薄衫之下,堪称冰肌玉骨的雪肌泛着健康的润红。

    那双笔直沃腴的白玉长腿被裙衫掩盖。

    只露出一对精巧白酥的小脚儿,脚背透出淡淡青络,涂着鲜红蔻丹的玉趾圆浑晶莹,分外可爱。

    这两天她并没有去找过陈牧,心里莫名空落落的。

    倒不是她不想去找,只是那天经历了对方亲吻……即便只是亲了她的额头,也终究让她很难适应。

    当时是因为心绪本来就乱,再加上被对方的故事所吸引,不自觉把自己代入了角色。

    事后冷静下来,又是一阵懊恼。

    她之所以喜欢跟陈牧待在一起,除了对方脑子里的知识外,便是与他在一起真的很放松心情。

    这跟皇宫里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哪怕这座皇宫再宏伟再大,也终究笼着一层重沙,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

    可是她又不敢与陈牧再过多亲近。

    不需要暗卫的提醒,等夜深时冷静下来,平日里那个精明的太后便会恢复理智,重新审视与陈牧的接触。

    虽然她明白,无论陈牧是抓她的手,或是搂她,亦或者那次亲吻都不是故意的。

    但不是故意的,不代表就可以无视。

    她可是太后。

    她是大炎王朝最顶端的掌权者!

    在她脚下,臣服着无数子民和大臣,包括陈牧……也应该臣服她。

    处在如此顶层的掌权者,又怎么能随便让一个男人亲近身子,换成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

    而且最让她耿耿于怀的是,那天晚上看到的情形。

    和她当时做出的举动。

    现在想来,真的是不可思议。

    当时虽然震惊,很至少理智尚存,就因为迷迷糊糊闻到了一丝奇怪的香味……

    总之这不应该是一个太后该有的举动。

    不过有一点是值得赞赏的。

    那就是陈牧天赋异禀。

    怪不得小羽儿的夫君那么棒,人人用了都说好。

    “算了,后日陈牧那小子就要离开京城了,这一回来也不知多久,现在就去见见他吧。”

    太后终究还是按捺不住骚动的心,起身开始打扮伪装。

    “太后,这才两天,你就要见他了吗?”

    暗卫轻声说道。

    太后很傲娇的抬起如玉的下巴,冷冷道:“放心吧,就只是随便跟他说几句话,不会让他碰一下的,哀家没那么蠢。”

    天空像绷紧的淡蓝色绸缎,微凉的秋风习习而过,吹动着女人单薄的裙衫,余韵淡淡清香。

    此刻陈牧和夏姑娘正坐在湖畔边上,肩着肩。

    面前的湖水荡漾着一抹抹碧波,涟漪层叠,在阳光下倒映出两人的身影,宛若情侣一般。

    “这就是你的生命线……”

    陈牧握着女人嫩白的小手,手指无意识的在对方细腻的手背摩挲着,神情却无比认真。

    “你看这条线,细长深刻,呈淡红色而且不中断,说明你永远会身体健康,长寿百岁,甚至在百岁之上。”

    夏姑娘眨着漂亮的眸子,好奇道:“那你说的爱情线呢?”

    陈牧将对方的柔荑握紧了一些,仔细盯了半响,缓缓说道:“你好好看看,这条线很长而且有分岔往下弯曲,说明了什么?”

    夏姑娘摇了摇螓首:“不知道。”

    陈牧凑近了一些,很自然的搂住对方的香肩,然后让对方举起手,透过光线的缝隙:“现在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

    夏姑娘眯起凤目仔细瞧着,可什么也没瞧出来。

    “大舍为爱。”

    “大舍为爱?”女人美眸疑惑。

    陈牧解释道:“说明你对爱情很执着,一旦认定了,就会舍一切为情牺牲。”

    “不可能。”

    夏姑娘笑着摇了摇头,降唇儿微微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世间任何算命都不准确,都有一定的迷惑人心行为,蒙到了就算是蒙到了,如果蒙错了,就会说你的命格改变。总之,我不相信这些。”

    她是高高在上的太后。

    她眼里只有江山。

    世间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让她舍弃一切。

    “不相信就算了。”

    见对方眼神清澈,陈牧又自然的收回手臂,稍稍拉开了一些距离。

    从细节来泡妞。

    很明显,今天这女人的状态比较保守,想要进一步是没戏的。

    张爱玲说过一句话:如果你不调戏一个女人,她会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会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而现在,他也只能浅尝辄止的调戏一下。

    “后天我就走了。”

    “后天?”夏姑娘佯装很惊讶的看着他。

    陈牧点了点头:“大概回来也要半个多月了,我要去东州。对了,那不是你的老家吗?你不一起去?”

    “不了,我在京城还有些事。”

    夏姑娘玉指挽过耳侧的一缕秀发,素来温和的俏丽玉颜带着几分笑意:“或许过段时间我才过去。”

    “那真是太遗憾了,路上没有你这位知心朋友相伴,总感觉缺点什么。”

    陈牧叹了口气。“而且,我发现你最近好像越来越胖了。”

    “胖?”

    夏姑娘绷大了水眸,娇颜多了一丝恼意。

    看起来憨憨的。

    没有那个女人会听到男人说她胖了,哪怕是太后也不例外,毕竟她是最注重自己身材的。

    “肯定啊。”陈牧摇头苦笑。“在我心目中的份量越来越重了。”

    夏姑娘愣住了。

    她轻咬住水润的唇瓣,眼眸里浮现出一丝迷茫。

    “总之这些天有你这位朋友作伴,真的很开心。”

    陈牧拍了拍夏姑娘的香肩,说道。“以后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帮你搞定,”

    “你帮我?”

    太后回过神来,笑盈盈的说道。“好啊,妾身期待有那一天。”

    不过听到‘朋友’两个字,她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一下,捏起粉拳捶了陈牧一下:“有你这个朋友,我也很开心。”

    “来,行个朋友的送别礼。”

    陈牧站起身来,张开双臂,俊朗脸颊上的笑容阳光而灿烂。

    送别礼……

    很明显对方是想要抱一下,这让太后犹豫起来。

    看着陈牧真诚的目光,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拒绝。毕竟对方仅仅是把她当做朋友,很单纯。

    不过就在她最终下定决心想要婉拒时,陈牧却上前一步抱住了她,轻拍了拍她的粉背:“也不知道这次去东州以后能不能见到你,就算是最后一次离别吧。”

    说完,便很自然的放开女人,拿出一本故事册子递给对方。

    “这是我熬了几天夜写的故事,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太费脑子了,送给你当礼物。你如果闲得无聊了,就随便翻着看看,挺不错的。”

    看着手中的故事册,夏姑娘怔怔无言。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男人在夜深时,熬在灯火下努力思考写作的场景,芳心不仅微微有些触动。

    “再见。”

    陈牧挥了挥手,潇洒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你”

    夏姑娘红唇微张,下意识想要抬手叫住声,可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目送着男人身影远去后,她微叹了口气:“有个朋友真好。”

    打开故事册。

    开头的却是一段话,是大话西游里的那段经典台词。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

    夏姑娘怔怔看着,然后将故事册抱在自己的胸口。

    微风吹来,撩起水波涟涟。

    青丝飘舞……

    也撩动了心湖涟涟。

    ……

    哼着小曲儿,陈牧迈着八字步回到了美妇小院。

    不得不说,刚才抱对方的那一下,明显感受到‘王屋’与‘太行’的惊人与震撼。

    太有特色了。

    说实话,在他身边的这些女人中,还真找不出第二个如此凶的。

    怎么说呢,如果非要弄个排行榜。

    夏姑娘无疑独占榜首。

    其次是孟美妇。

    大概用计量单位比划一下就是,夏姑娘有八个青萝的份量,而孟言卿有五个青萝的份量,白纤羽有三个半青萝的份量……

    至于苏巧儿,有半个青萝的份量。

    陈牧唇角微微勾起:“主动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啊,管她有什么阴谋诡计,我自敞开胸膛应对。”

    进入院内,忽然听到美妇房间内传来一阵羞恼的叫喊声。

    “你放开我!”

    听着像是孟言卿的声音。

    陈牧脸色一变,如狂风般冲进屋内,便看到满身酒气的混血美女曼迦叶抱着气恼的孟言卿,欲要亲她的脸蛋。

    后者又气又无奈,却无法挣脱出来。

    见陈牧进屋后,孟言卿连忙喊道:“夫君,你快拉开她,她好像喝醉了……”

    陈牧愣了几秒,走过去将曼迦叶拉开,看着对方醉醺醺的迷人眼眸,无语道:“什么情况,喝醉了就来欺负我老婆?”

    “胡扯!言卿是我老婆好不好。”

    曼迦叶横白了一眼,脚下摇晃了几下差点栽倒在地上,幸好被旁边的孟言卿扶住才不至于跌倒。

    这女人今天怎么了?

    怎么突然喝的这么醉?

    陈牧皱眉疑惑。

    曼迦叶忽然抬起玉指勾着陈牧下巴,打了个酒嗝,笑嘻嘻道:“小白脸,陪姐姐玩玩如何?姐姐给你好吃的……”

    还没等对方回应,女人忽然软软的倒在他的怀里,醉了过去。

    陈牧眨了眨眼,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对孟美妇说道:“你先做饭,我带她去我那边的房间休息一会儿。”

    “夫君,你别乘人……”

    “我不是那种人!”

    陈牧手臂穿过曼迦叶的腿弯,将她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