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玄幻模拟器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镇压(第三章求月票!)
    “你究竟是什么人!”

    宽敞辽阔的空间之内,黑袍主教的大喊声在此刻响起。

    在他的前方,黄昏神器此刻早已经停止了坠落的趋势。

    因为在其眼前,一种崭新的力量已然浮现,在此刻将其阻挡下来了。

    陈恒仍然站在原地,此刻脸色平静,就这么注视着前方。

    在此刻,他的模样看上去有了些全新的变化。

    一种莫名的淡漠在他的双眸之中浮现而出,与此前相比,他此刻看上去要冷清许多,原本身躯之上属于人的那一面正在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完全的神性。

    他的双眸之中满是淡漠,其余的情绪早已经消失,只留下些许隐含的慈悲,带着最后的一丝柔和,看上去格外独特。

    整个人望上去,不再像是此前那般,反倒像是一尊行走在人间的神祇。

    在刹那间,这个念头划过了黑袍主教的脑海。

    随后,他便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这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你难道”

    他望着陈恒,此刻眼神中满是惊恐一片,此前的种种情绪在此刻再也消失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满脸都是恐惧。

    前方,黄昏神器还在轰鸣,像是被激怒了一般,迅速落下,像是将陈恒直接镇压。

    然而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刻,纵使黄昏神器如何复苏,却也已经没有了用处。

    一直纤细白皙的手臂伸出,就这么抓了下去。

    随后,令人惊悚的场景开始发生。

    伴随着那一只手臂伸出,半空之中,黄昏神器原本坠落的趋势也直接停止,在此刻直接被其抓在了手中。

    用自己的手臂,徒手抓住了一件神器。

    轰隆!

    阵阵轰鸣声在此刻不断响起。

    在陈恒的手臂中,黄昏神器正在疯狂挣扎,其中的灵性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开始疯狂的涌动,想要从陈恒的手中挣脱,直接离开此地。

    刹那间,四面八方的神力汹涌,就连虚无似乎都要被击破了,连带着四处的法则力量都在冲击,向着陈恒体内冲去。

    然而到了此刻,纵使是再强大的力量,面对此刻的陈恒,似乎都失去了所有,进入他的体内,就仿佛涌入了虚空中一般,直接被卸掉了,根本不复存在。

    这种情况的发生,令人惊悚。

    “怎么可能”

    远处,火焰之池之下,古洛玛丽脸上有些震撼:“就连神器,此刻也没有办法伤到他了么?”

    她能够感受到此刻陈恒的不同。

    相对于此前来说,陈恒此刻的气机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些。

    早在方才的时刻,陈恒的力量便极其恐怖,甚至可以与神器争锋,乃是古洛玛丽平生所见过的最强者。

    然而到了现在,那种恐怖却似乎更进了一步,达到了一种更加强大的地步。

    他就这么静静站在那里,整个身躯似乎与之前一般,没什么区别,但却明显有了一种本质之上的变化,甚至凌驾于神器之上。

    但是毫无疑问,这种变化不会凭空出现,而是有着其根由才对。

    那么在眼前,陈恒身上的变化,又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

    在此刻,古洛玛丽心中便闪过了这个问题,脸色愈发的凝重了起来。

    她突然发现,陈恒身上所笼罩的迷雾,似乎不仅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揭开,反而愈发浓重了起来。

    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究竟是神子,还是神明所选择的人?

    在刹那间,古洛玛丽心中闪过种种念头。

    眼前的一切,在不同的人看来有着不同的呈现。

    不过在眼前的陈恒看来,却又有些不同。

    在眼前,他的状态极其的特殊。

    在方才的关键时刻,他便已然意识到了自己绝不是这件黄昏神器的对手。

    因此,他没有过多挣扎,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底牌,召唤了自己的圣子化身。

    早在诅咒世界中时,他便留下了自己的圣子化身,让圣子化身在那个世界中扎根,逐渐取代了那个世界的圣母信仰。

    而到了如今,圣子化身的力量,在那个世界之中早已经发展壮大,抵达了一种极其强大的程度。

    此前在回归的时候,陈恒尽管将自己在那个世界的大部分东西选择了回归本体,但是圣子化身却被留了下来,并未被直接带回来。

    为的就是充当自己的一座底牌,可以在关键时刻动用。

    而眼前的时候,很显然便很是时候了。

    圣子化身的本质,归根到底乃是陈恒的一部分真灵所分化而出的投影分身。

    因此,在陈恒这个本体的操纵之下,圣子化身的力量同样也可以被陈恒所动用,被他所利用起来。

    这便是眼前的情况。

    而在陈恒的眼中,金色的神力正源源不断从诅咒世界之中涌现,在此刻正在加持在他的身躯之上。

    这是神力不是别的,正是在诅咒世界之内,无数人对于圣子的虔诚信仰,所凝聚而成的力量。

    单纯的一丁半点或许无所谓,但是一旦汇聚起来,便是足以排山倒海的恐怖力量。

    纯粹的神力,在所有教会之中都是无比珍贵的存在。

    唯有在获得神恩之时,才能够得到些许反馈,获得纯正的神力洗礼。

    而眼前圣子化身所携带的庞大神力,显然已然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之外。

    诅咒世界虽然不大,但在那个世界之中,圣子化身却是唯一的信仰。

    等同于一整个世界都被圣子化身所独占了。

    如此的情况之下,圣子化身所占据的神力,早已然强大到一种恐怖的程度。

    在此刻,纵使与黄昏神器彼此针对,也不算什么。

    咔嚓

    在身前,一阵颤抖的声音还在响起。

    感受着这阵声响,陈恒默默低下头,望向自己手臂。

    在他的手上,金色的黄昏神器在不断颤抖,似乎企图从自己的手臂之中挣脱,重新恢复自由。

    然而,不论其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挣脱陈恒的手。

    这一只手臂看上去似乎十分平常,但在实际上却又如同牢不可破的封印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漏洞。

    纵使你的力量如何强大,也无法从中破封而出,离开此地。

    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上。

    在实际上,浩荡的神力正在源源不断的汇聚而来,向着黄昏神器镇压而去。

    碾压,这是纯粹的碾压。

    单纯论及自身的本质而言,纵使是由纯粹神性汇聚信仰之力所凝聚而出的圣子化身,也不会是黄昏神器的对手。

    毕竟黄昏神器的本质乃是神明所赋予的,远远超越了陈恒此刻。

    但纵使如此又如何。

    质量之上的差距的确很大,但在其他方面却又并非如此。

    黄昏神器的力量由黄昏教团所提供,此前是由那些贵族与奴隶的血祭,随后又是那些黄昏之神的祭祀本身。

    但纵使如何,这一股力量到底也不是无穷无尽的。

    神器本身的力量的确极其强大,但催动神器的力量,却并非无穷无尽。

    但圣子化身的神力,却几乎是可以堪称浩瀚的。

    有着一整个世界的神力可以用以挥霍与消耗,单纯论消耗来说,没有人是此刻的陈恒对手。

    在事实上也是如此。

    在他的身上,两股不同的神力不断碰撞。

    随后,黄昏神器的力量被浩瀚的神力直接吞没,任凭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到了最后,在陈恒的视线注视之下,金色的神器慢慢暗淡了下去,失去了最后的光彩,陷入了沉寂之中。

    神器,至此失去了最后的一点力量。

    望着这一幕,黑袍主教直接呆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黄昏之神的神器怎么可能”

    站在原地,他喃喃自语,有些不敢置信,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在前方,陈恒已然抬起了头。

    一道视线落在了此地,就这么压落在黑袍主教身上,就如同一把锐利的刀子斩落一般,格外的锐利,无法阻挡。

    轰隆一声,在眼前,黑袍主教的身躯先是呆滞了,随后在其身躯之上,无数的裂痕开始出现。

    连一点阻碍都没有发生,直接就此陨落。

    而在黑袍主教陨落之后,金色的黄昏神器之上,一道联系也随之而被斩断。

    只是在此时,远方,一道莫名的力量似乎正在降临,与陈恒手中的黄昏神器产生了勾连,似乎在召唤。

    刹那间,陈恒手中的黄昏神器光华大盛,其中再次涌现出庞大的力量,甚至一度将陈恒的手臂挣脱,就要冲天而去,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到最后,金色的黄昏神器终究还是没能脱离陈恒的手心,就此被他抓在了手上,没能挣脱。

    而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在远方,那一道莫名的力量也主动斩断了与黄昏神器的联系,看这样子,似乎是害怕陈恒主动追溯,找到他们的头上来。

    在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若是他们的速度再缓慢一些,动作不够果断,那么下一刻,陈恒便能够顺着那种联系,直接找到他们所在的位置。

    只可惜,他们的动作太过于果断,纵使是陈恒也不由慢了一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毕竟还要一面镇压黄昏神器,需要防止这一件神器暴动,不能够第一时间调集力量前往,因此在反应上慢了一拍。

    不过,倒也没什么。

    从方才的情况来看,那一伙人多半同样也是黄昏之神的信徒。

    不然的话,不至于能够召唤黄昏神器,甚至与之产生联系。

    但纵使如此,又能够如何呢?

    此前的黑袍主教,纵使有着黄昏神器在手,同样被陈恒击溃。

    剩下的这些老鼠,在失去了黄昏神器之后,陈恒又何惧之有?

    站在原地,陈恒的脸色冷峻,随后转过身,向着前方走去。

    眼前的地方,原本是黄昏教团的大本营。

    不过在此刻,在失去了那些黄昏之神的信徒之后,此地已经变得一片寂静,显得格外的安静了下来。

    四周到处都是血腥气,隐隐约约之间,能够感受到此地徘徊的亡灵,在这里发出了不甘的嚎叫声。

    这是十分清晰的场景。

    眼前这个地方,在过往的时候不知道处置了多少人。

    无数的人在此地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被用各种残酷的手法在这个地方饱受痛苦。

    这些痛苦与怨念,纵使在这些人死去之后也仍然残留在此地,迟迟无法消退。

    对于这些,陈恒只要闭上眼,仿佛就能够看见一般。

    他的精神力与感应能力格外的强大,因而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也能够清晰感受到四周的变化,感受到那种独特的环境,还有刻画在四周的,那种凄惨之景象。

    “真是人间地狱”

    站在原地,陈恒轻声叹息,在这一刻如此感叹道。

    在过往的时候,他还从来没有想到,竟然会有眼前这样的地方。

    黄昏教团在这里犯下的罪孽,恐怕早已无法细数。

    当然,他们之所以如此做,倒也并非是因为无聊,纯粹是因为血祭的效果罢了。

    血祭的目标固然重要,但处理的过程也同样重要。

    在痛苦的折磨之中,可以最大程度的将一个人血脉之中所潜藏着的力量激发,让其能够将自身的潜质最大程度的绽放出来。

    而在这之后,再将其血祭掉,其效果无疑是最好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黄昏教团才会以折磨人为一种习惯,任何落在他们手中的人,最终都会被他们所折磨,没有丝毫例外。

    陈恒一路走向前方,很快来到了火焰之池前。

    在他身前,火焰之池内,火焰还在熊熊燃烧着,那种火焰的趋势十分巨大,凡人仅仅只是站在旁边,感受了一阵,恐怕都会感到一种令人窒息的压力出。

    这便是黄昏教团的火焰之池。

    纵使在诸多教会之中,这里也算是一处十分独特的地方。

    “很独特的力量”

    站在火焰之池前,陈恒大概感受了一下其中所潜藏的力量,随后心中闪过了这个年头。

    在眼前的火焰之池内,有恐怖的力量潜藏着。

    当然,这些力量对于眼前的陈恒而言,其实并不算什么。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在这火焰之池中,那一股令人感到诧异的独特力量。

    那是源自深渊的力量。

    在这个世界的彼岸,是一个名为深渊的庞大世界。

    那个世界的规则与诸神世界之内的规则并不相同,其中的一切都有着十分巨大的变化。

    而在其中,许多恶魔在其中生存着,还有着种种独特的力量在其中孕育,十分的独特。

    所谓的深渊之火,便是其中一种了。

    眼前的火池之中,有着许多种不同的力量混合,其中占据绝大多数的,便是深渊之火了。

    在眼前的空间之内,其余的地方都有着厚重的痕迹,有亡灵曾经在此地饱受折磨,发出了凄惨的嚎叫,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但是在眼前的这一处火焰之池内,却并没有。

    不仅没有,反而还显得格外干净,干净的让人觉得恐怖。

    这证明,任何投入其中的东西,都早已经被彻底焚毁了。

    纵使是亡灵的怨念,身处于其中恐怕也会成为燃料,让眼前的深渊之火燃烧的更加旺盛。

    这便是深渊之火的恐怖之处。

    从身躯到灵魂,再到本源,全部都会灼烧掉,不会有丝毫的意外产生。

    仅仅只是通过眼前的火焰,就能够知道深渊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了。

    想到这里,陈恒不由暗自摇头,随后继续转过身,望向眼前的另一个角落。

    在火焰之池内,古洛玛丽仍然还在其中站着。

    在她的身上,那一件金色吊坠仍然还存在,此刻绽放出淡金色的神力光辉,将其彻底笼罩在内。

    正是因为这一件金色吊坠的存在,所以她才能一直在其中站着,至今也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不然的话,按照这深渊之火的恐怖程度来看,她恐怕连灵魂都要被灼烧干净,不会留下一点痕迹。

    随意的挥了挥手,随后一股神力喷发而出,将眼前的古洛玛丽直接笼罩在内,随后将她拉了上来。

    将她拉上来之后,古洛玛丽才松了口气,松开了自己的手掌,露出了其内的那一件金色吊坠。

    在两人的眼中,这一件金色吊坠此刻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了,其中原本充斥的金色光泽已然彻底暗淡下去,上面甚至还多了几道裂痕。

    看这样子,若是陈恒再不过来,将古洛玛丽从火焰之池中拉出来,这件金色吊坠恐怕就要直接破碎了。

    “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已经接近耗尽了”

    望着眼前色泽暗淡,其上出现裂痕的金色吊坠,陈恒摇了摇头,随后轻声开口说道。

    在此刻,他已然从圣子化身降临的模式中退了出去,整个人重新恢复了生气,不再如此前那一般,浑身上下充满着淡漠的气息,让人不敢接近,神圣而不可侵犯。

    至少在此刻,他看上去要正常许多,多了一些正常人所拥有的气息。

    “也幸亏您来的及时”

    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的陈恒,古洛玛丽心中暗自松了口气,随后笑着开口说道。

    s:第三章了,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