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华夏一家 > 第四二九章 要自立为王
    三叔给赵晓兵说别看克木距离成都那么远,可邛州,雅州还是有人过来开了铺子做生意呢。

    引领着西蕃人的饮食生活习惯在不断改变。

    晚上宴会过后,三叔请他一起吃茶,还说就没有成都那么讲究了,泡起来就吃。

    赵晓兵晓得,他的意思是这里吃不到精致的抹茶。

    他说自己是最不讲究的,让卫队长去取了一罐龙井来送给三叔。

    汪三叔看到漂亮的西湖龙井笑呵呵地说:“哦,龙井,当真是茶花仙子亲手做的吧?”

    赵晓兵听着稍微一楞神,尴尬的点头笑了。

    三叔也笑着说女人那点破事别记得太多,喜欢就收进屋里。

    赵晓兵说他怕玉娇吃醋呢。

    三叔笑道:“这世道还有她怕的,没有,一点也不用担心。”

    赵晓兵哈哈哈的大笑,说都是坊间谣传,骗您的呢。

    他端着茶碗慢悠悠的说坊间谣传钱进要自立为王,怕才不是骗哥儿的了。

    三叔一语中的,赵晓兵顿时呆住了。

    他这三叔可不是酒后胡说八道,胡言乱语,头脑清醒着呢。

    若是真的,那就凶险了。

    近两年逻些城和成都联系少了,不用钱,不要兵的。只有大前年两次送过来十万匹战马。

    这本身就让他有点生疑了。

    朝廷中枢听不到一个地方的声音,绝对是不正常的,所以老曹也不想他出来。

    但要坐视不管,不是他赵晓兵的性格。

    西蕃是华夏的西蕃,是新军无数英雄儿女用命拼出来的,不是哪一个人的私有财产。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他打定主意,必须去看个究竟。

    第二天,欧阳明召集官员给他汇报,请他训示。

    赵晓兵第一次很认真地宣讲了中枢对西蕃的政策,治理西蕃的措施和对入蕃官吏的关心。

    会后,欧阳明说他也是第一次听二哥如此郑重的讲话,赵晓兵说他自己也有点不习惯呢。

    他叫欧阳明安排下去,明日将他在克木的活动见报,越详细越好,申请军网授权,向全国的州县发送。

    他这是要让西蕃的州县一级都知道他来克木了,要去逻些城,再将他在色莫遇袭的情况也公布出去。

    汪三叔笑呵呵的说他很厉害呢,这是要下面的人站队了。

    他说去年就有人给他讲,逻些城那边有的州县已经不挂国旗。

    今年朝廷换用华夏国的新国旗后,靠近克木的州县便看不到一面华夏的国旗了。

    赵晓兵点点头,他有意将信息发送到州县一级,若是下面的人都听逻些城的,纹丝不动,那他就要好生谋划,细细思虑如何做。

    若西蕃路的军队不是铁板一块,还是新军的军魂,那就无惧,他直接过去解了这个结。

    同时,他向成都传信,密令王飞探路,带大军走水路进军山南。

    玛德,这才几年啊?

    就来事了。

    他相信,新式军队的大多数军官和士兵是不会变心的,不然的话他的那套思想文化教育制度设计就百搭了。

    赵晓兵请三叔派人通知前面的大队人马暂停休息,等着他。这些人比他早走了一个月,怕都已经到波米了。

    三叔点点头,告诉他已经给杨副尚书讲过了,若是前去形势不妙的话,建议她在波米休息,等着二哥。

    他量那些地方官员不敢翻脸杀人。最多就是关押,遣返罢了。

    三日后,他继续西进。

    出城时,却见外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三千精兵,三叔笑着说克木驻军忠于华夏,肯定要保朝廷官员的安全。

    如今,就由他亲率大军西进,理由充足的多。

    汪三叔可以说是礼仪,他可以说是自己要带的。

    赵晓兵知道前途定有凶险,不然汪家老三才不会这样下工夫,克木官员都在城门口关切地看着他。

    欧阳明解释说这是他们集体的决定。

    赵晓兵不再犹豫,大手一挥,叫出发。

    三日后,队伍跨过怒江,进入西蕃路,果然沿途的县,堡就没悬挂国旗。

    赵晓兵令打听缘由?

    回答是上面没有制发下来。

    十日后,他来到波米,杨楠和县令老远地接着。从县令苦涩的表情中,赵晓兵看到了蹊跷。

    晚上吃过饭后,县令来单独见他,说逻些城这两年不知道怎么了,既不发送成都的文件,也不宣传成都的事件,只讲西蕃的事情,收税,按时发送官员薪酬。

    也无人下来监督,巡查工作。

    但是,再有问题还是要去。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每隔几日就是一场大雪,有时候大雪一下就是两三天,还没有化完又下雪了,走起路来十分困难。

    他决定了,走还是要走,得选好天气再走,有沿途县镇的补给,大队人马先到山下扎营,天晴雪化后立刻启程。

    就这样走了一月,赵晓兵来到尼池。

    进城之后,他立刻将各部门一把手隔离审查。

    尼池是西蕃通向逻些城的重镇,若是要叛乱,这里必定有事。

    一个时辰之后,问题基本上清除了。钱进确实有自立之意,此地州知府就是他自己换上的铁杆。

    一州知府的任命必须是来自成都,即使是权宜之计也该及时请示报备。

    一年多的时间足够他传递几个来回了,赵晓兵根本就没有得到过消息。

    接着又挖出了几个人后,赵晓兵叫带路去尼池监狱,释放被关押的官吏,还有几个军人。

    当他们看到赵晓兵来了之后激动地哭了。

    一个叫徐福强的副团长的说多亏二哥来了,他们在狱中听到二哥到了保宁,二哥到了克木,要来逻些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有救了。

    徐福强给他报告,军队多数人都不听钱进的了。他专门做了军报,在报纸上暗示西蕃要独立。

    马上招来大家的反对,钱进很不甘心,抓了人。

    但是大多数地方部队态度鲜明,特别是汪家军更是旗帜鲜明的摆明了态度,他又不敢轻易动手。

    这些都是钱进暗中进行的,让下级又找不到明确的证据来反对,举报他,才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但他早已不传达成都的文件,不悬挂国旗就是谋反的证据,已经不需要再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