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二十七章 收获颇丰与年轻优秀族人
    ……

    “闭嘴,不准骂我哥哥。”七尾火狐跳出来忠心护“哥”道,“要是没有守哲哥哥,我渡天劫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我和你宇文氏的老祖宗的确有过灵契,享受宇文氏供奉,并长期庇护宇文氏。但这不代表本小姐的私生活,也需要受到你们宇文氏的节制。”

    碧莲夫人见她发怒,一下子怂了,忙腆着笑脸道:“火狐老祖,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老祖性子单纯直爽,我怕老祖上了人的当。”

    说着,她还幽幽地瞟了一眼王守哲。

    自从遇到这家伙以来,就没一桩好事。每次都在他手中吃了大亏,这不,连火狐老祖都差点被他拐跑了。

    “碧莲,本老祖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人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谁能让我上当?”七尾火狐摆了摆蓬松的大尾巴,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守哲哥哥就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人。”

    碧莲夫人一脸无语。

    这王守哲灌迷魂汤的本事可真不小。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在宇文氏与火狐老祖之间有灵契存在,否则,还真怕火狐老祖被他勾搭走了。

    “火狐老祖要去王氏作客,当然是全凭老祖心意,我等小辈岂有阻止之理?”碧莲夫人深知火狐老祖脾性,只好陪着笑脸哄劝道,“不过,如今老祖刚刚突破,还需要一段时间巩固修为,实在是不宜外出。何况,您突破七阶可是件大喜事,按规矩,族里需要为您准备一场盛大的酒宴,广邀各大世家前来,您到时候总是要亮一下相的。”

    世家之中,但凡有老祖突破境界,都是要走一下流程的。

    一方面,自然是为了庆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这个消息广而告之,震慑潜在的对手。

    宇文氏如今的状况,可以说是群狼环伺,好不容易火狐从六尾晋升七尾,自然得广而告之,也好让那些觊觎宇文氏这块蛋糕的家族好好掂量掂量一下自己,这可以替宇文氏减少很多麻烦。

    听她这么说,七尾火狐的火气这才消散不少,勉勉强强点了点头:“行吧~那本小姐就暂时留在宇文氏,等修为巩固之后再去找守哲哥哥玩。”

    “太好了~多谢火狐老祖。”

    碧莲夫人这才松了口气,悄悄抹掉了额角的冷汗。

    还好这火狐姑奶奶虽然任性,脾气也爆,在大事情上却比较拎得清,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劝。

    这时候,姬铭钰,宇文建业等人也从天狐阁外走了进来,一群人自是起哄热闹了一番暂且不提。

    到了这时候,王守哲此行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碧莲夫人便让人奉上了两个托盘,其中一个托盘里,是一叠金票,足有拇指厚那么一沓,另外一个托盘里放着的,则是一个不大的玉盒。

    她示意仆从将金票端到王守哲面前,说道:“守哲家主,这是答应给你的十万乾金。另外,此番多亏守哲家主出手,火狐老祖才得以顺利晋升,我宇文氏也不能没有表示。”

    她说着打开另一个托盘里的玉盒,解释道:“这纳灵玉匣里装的,是宇文氏这些年来无意中收集到的一些稀有特别的植物种子,里面有些来自外域,临郡,外邦,还有些是从遗迹里找到的,每一种都有详细介绍。知道守哲家主乃是长春上人的高徒,这里面或许有您能用得上的。”

    虽说嫌弃王守哲勾搭火狐老祖,可她也是知道,对待王守哲绝对不能交恶,只能交好。毕竟王氏不但潜力十足,还靠山很硬,与学宫的关系极好,不是一般家族能得罪得起的。

    王守哲眼前一亮。

    虽然王氏这些年来生意兴隆,利润颇丰,但十万乾金依旧是一笔大数目,何况家族中处处要用钱,也攒不下太多的存款。

    来宇文氏一趟,轻轻松松就赚了这么多,他心情自然是不错的。

    而这些种子,更是意外之喜。

    要知道,对他们这些主修木系功法的玄武修士来说,特殊的植物种子,往往意味着更加多变的战术策略。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有注意搜集特殊植物,并加以培育,这才有了“魔女系列”和铁蟒藤等等战斗之物。

    但集王氏一家之力,能找到的植物品种到底有限。

    学宫那边能外泄的植物,也被他搜刮的差不多了,现在长春上人基本见到他就躲,怕他要那些学宫不能外传的植物。

    话说他王守哲,都已经有好久没搜集到新的植物了。

    碧莲夫人这些种子,可以说是送到了他的心坎上。

    宇文氏毕竟是传承上千年的大世家,能被他们特意搜集保留的植物,必然有其特殊之处。但凡这些种子里有那么一种,是他能用得上的,对他的战斗力都是一种增幅。

    不得不说,碧莲夫人不愧是能在宇文氏衰弱之际临危受命,凭一己之力撑起家族的女强人,单单是这一份谢礼,便足可见她心思之玲珑。

    虽然有时候这女人的心思,颇为有些诡异和古怪,有时候让王守哲也摸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但终归,此女还是大气的!

    “夫人有心了~”

    王守哲谢过了碧莲夫人的心意,便开心地把纳灵玉匣和金票全都收了起来。他能不开心吗?这一次“简单的”任务,让他着实好处众多。不单单是这些收获问题,还有血脉的提升已经到了第三重巅峰,还收获了七尾火狐的“友谊”,未来也是一大强援。

    这种简单任务,对王守哲来说是越多越好。

    结算完报酬之后,王守哲又在宇文氏住了几天,在宇文氏族人的陪同下尝遍了新城卫的美食,这才心满意足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他也有些归心似箭了,毕竟身为家主,离开家族太久总归有些不太放心。

    ……

    几乎是与此同时。

    长宁卫,平安镇。

    嶙峋的六平山余脉就如同一条巨大的卧龙一般,自平安镇以南横穿而过,斜插过安江,将整个平安镇从安江以南的绵延群山中剥离了出来。

    此时,山外已经快要入夏,山中却春光正好。各色山花烂漫而开,给绵延的山峦增添了几抹色彩斑斓的点缀,从上空俯瞰,就仿佛铺开了一片五彩斑斓的画布一般,美不胜收。

    但在这画布之下,却不是全然的安全,而是潜藏着不为人知的危机。

    此刻,在这地形复杂的六平山余脉之中,有一支十多人的队伍,正在大山里探索行进着。

    驮马和牛等一些寻常的驮兽,在环境复杂的大山里并无用武之地。因此这支队伍中,负责驮运一些随身物资的工具兽,是一种叫盘角驮羊的山羊类生物。

    它们擅长攀爬嶙峋岩石的崖壁,便是在崎岖的山路之中行走,也如履平地,乃是蛮荒山民们在漫长岁月里驯养出来的好伙伴,可以帮助人类在大山里驮运少量的物资。

    长宁王氏的周边地区,因为多是丘陵和山区,外围更是漫长而陡峭的六平山余脉。因此,长宁王氏通过自己的牧场渠道,弄来了一批盘角驮羊,专门用以探索和巡查周边山地。

    六平山余脉高耸陡峭,其中峡谷沟壑无数。哪怕王氏已经在平安镇已经驻扎了一两百年,也无法将触角深入到环境复杂的山脉深处。

    但是这个工作,却必须要做。

    若是不能将周围所有的山体环境地图,全部绘测出来,将一些残留的凶兽或其他隐患清剿掉。那便是一颗颗隐形的地雷,天知道猴年马月会突然爆发。

    尤其是当年兽灾之后,有不少凶兽流窜到了周围山脉深处。这六七十年来,时不时便会有一阶二阶的凶兽在平安镇周边被发现,乃至于出现咬伤乃至咬死人畜的恶性事件。

    因此,逐渐强盛起来的王氏,在十年前决定分出一部分人力物力,将“院子”内的“蛇虫鼠蚁”清剿一番,并绘测出详尽的山体地图,以及各种特殊地点。

    所谓的特殊地点,包涵了一些微型或小型的灵脉、矿藏、特殊药材、天材地宝、亦或是一些勉强可以耕种,但是耕种会非常费劲的山谷地带等等。

    近十年来。

    王氏不断地在周边山脉中“清除迷雾”,整体工作已经进行了有三成左右,也陆陆续续地发现了一些特殊地点,都在地图上一一标注了出来,时间和机会合适的话,便会被纳入进家族的开拓计划之中。

    因长宁王氏执行家族贡献值制度,而贡献制度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地改进和完善。所以这些危险性不高,但是贡献值不错的探索巡查任务,深受家族年轻一代的喜爱。

    若是运气足够好,探出一些珍贵矿藏,或是小型灵脉的话,便会被奖励大量的贡献值。

    唯一让年轻一代们小小遗憾的是,只有年满十六岁,或是未满十六岁但已达到灵台境的族人,在接受过相关教育和考试后才被获准接取“清除周边环境迷雾任务”。

    王氏年轻一代们不知道的是,关于这个限制条件正是家主王守哲强势加入的。原因也很简单,就防止家族中出一些像大侄女王璃慈那般的二愣子,逮什么吃什么。自己乱吃倒也罢了,还带回来给小孩子乱喂东西。

    虽说那次事件,让几个孩子因祸得了福。可乱来就是乱来,不能因为一次乱来得了好处,乱来便不是乱来了。

    长宁王氏本就人丁不多,好不容易年轻一代略微兴旺了些许,王守哲正指望着他们,为了王氏崛起而多多努力繁衍后代,增添更多人丁呢。

    现在要是无缘无故损失一个,不等于千年之后少了几百上千号族人?

    由此,这一支探索队伍,正是王氏年轻一代为主导的队伍,而且还有一队家将随行。

    “宗耀。”一位身穿黑色劲装,腰悬宝剑,长得剑眉朗目的年轻人,脸色已经有些疲惫而皱眉说道,“我们已经探索了好几天了,你真的确定,这一片区域内有二阶巅峰赤鳞角蟒的踪迹?”

    “八叔。”那名叫宗耀的年轻人恭敬地回答道,“上次我和几名家将迷路了,无意中在这一片未探索的区域内,发现了一团蛇蜕。回去鉴定之后,发现正是赤鳞角蟒的蛇蜕,根据已知情报推断其境界在二阶巅峰左右。”

    这两名长相不俗,英气勃发的年轻男子,正是长宁王氏第八代宗字辈,排行第四的王宗耀,以及第七代守字辈排行老八的王守明。

    若是按照年龄来论,王宗耀已经二十岁了,比王守明还要大上一岁。

    曾经的懵懂孩童,在族学里的调皮捣蛋鬼们,如今也成长为了王氏年轻一代中的佼楚,开始为长宁王氏的发展添砖加瓦。

    “宗耀,我也不是故意要质问你的推断。”王守明微微担忧道,“这一次接了这一片区域的探索任务,我们可是下了血本,雇佣了包括虎哥在内的一众家将,还租借了十头“盘角驮羊”,以及向家族藏宝阁租用一枚下品储物戒指,种种物资也就能支撑十天的消耗。一旦没有收获,咱们几个可亏大了。”

    “哥,知道你心急赤鳞角蟒的‘蛇胆’。”一个十七八岁,穿着打扮颇为英姿飒爽的姑娘说道,“不过,宗耀从小就成熟稳重,他推断的事情不敢说十成,但是八九成总有的。你也别心急,赤鳞角蟒生存之地,多半有地火或是火系灵脉,若真给咱们找到了火系灵脉,之前的投入会百倍回来。”

    这个漂亮英气的姑娘,正是王氏珞字辈的老九王珞晴。她与王守明一样,都是定字辈老六王定海的次子次女。

    如今王氏年轻一代,因为家族强盛而资源充沛,无论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还是资源,都不是当年王珞彤、王守诺他们那个时代可以比拟的。

    哪怕不是嫡脉而是直脉,他们享用到的资源,也远远比普通九品世家的嫡脉灵台种还强许多。

    由此,家族中的年轻一辈发展都相当不错。王宗耀不过才二十岁便是已经到了炼气境八层,玄元诀修炼而成的玄气浑厚根而基踏实。

    而王守明虽然才炼气境七层巅峰,却是因为他早年尝试火系上品功法《赤龙真诀》匹配成功,从而改修《赤龙真诀》而导致修炼速度略慢半拍。

    可论纯粹论起战斗力而言,修炼赤龙真诀的王守明要更加霸道强悍几分。

    哪怕身为女儿身的王珞晴,也是匹配修炼了一门可以直指天人境的土系中品功法《地玄诀》,此功法初期不强,但是越修炼到后面,越有玄妙,非但防御力惊人,还有改变地形地貌的玄术。

    其实若非追求紫府之道,一些和自身匹配的功法,反而更加合适。王氏不可能人人都走紫府之路,没那资质条件,更是消耗不起。

    如此种种优渥条件,岂是王守哲他们年轻时候可以相比的?

    除了王珞晴之外,队伍中还有一位王氏璃字辈的小姐,那便是璃字辈的老四王璃莲。

    她目前已经十八岁,修为在王氏年轻一代中虽然不算顶尖,可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炼气境六层巅峰,算是比得上当初刚刚穿越的王守哲了。

    她也是参与讨论道:“家族安排这些‘探索迷雾’任务,主要还是以锻炼咱们为主。出门在外,总得先想着一无所获,才不会失望。”

    “相比于这个任务,我更是有些担心璃瑶姐姐。她这一去学宫已经两三个月了,想必现在已经入学了。璃瑶姐姐的性子向来倔得很,当初在族学里为了咱们拿赢,没少闯祸。希望她在学宫里一切顺利,不要被一些坏蛋欺负。”

    这些王氏的年轻人,都是十七八九岁模样,都是与王璃瑶一起在学宫中长大的一批。曾经一起闯祸,也曾经一起挨罚,彼此感情十分深厚。

    反而是珞秋珞静,还有王璃慈她们因为年龄大许多,且她们早早就离开了家族去了学宫,彼此之间的感情略微有些陌生。

    提起珞秋珞静她们,这些年轻人更多的是敬畏和仰望。

    一提到王璃瑶,几个年轻人也开始纷纷议论起来,不过多数认为璃瑶在学宫里不会吃亏。先不说她的个人实力,已经到了同辈连仰望都看不清的程度。

    只说王氏在学宫里也不是半点没有跟脚,绝非那么好欺负的。

    “算算时间。”王守明说道,“四哥送璃瑶去学宫,也该差不多要回来了。咱们几个再加把劲,希望这一次能探索到一条火系灵脉,让四哥高兴高兴。”

    提到王守哲,几个年轻人都露出了崇拜和兴奋的表情。四哥四叔,可是王氏的传奇人物。正是他带领着没落的家族,一步一步将家族走到今时今日。

    虽然家族中,目前仅有一个珑烟老祖为天人境。可如今陇左郡南六卫任何一个七品家族,都不敢小觑刚刚晋升的长宁王氏。

    王氏的年轻人们,精神都略有亢奋地继续投入了艰苦又枯燥的探索过程中。不知多少年没有人探索过的山路,崎岖而危险,动辄山峦层叠,或是古树丛生而断了路。哪怕是修为不俗的他们,都得小心再小心。

    又是数日之后。

    这一片山区格外荒凉可怕,他们接连损失了三只盘角驮羊,以及一部分补给物资。若非出门前租借了一枚储物戒,怕是现在已经物资匮乏,只能原路撤退并接受损失了。

    蓦地!

    修炼火系功法《赤龙真诀》的王守明,脸色微微一喜道:“我嗅到了一丝火热的气息,这一片区域的温度,往那个方向正在升高。”

    当温度产生区域性的变化,拢共也就数种情况。要么就是地火外泄之地,要么是火系灵脉,更极端一些的,或许会有一些火系的天材地宝降落此地。当然,最倒霉的,便是此地多了一头高阶凶兽。不过此区域靠近人类聚集区,正常情况的五阶凶兽智慧已经不低,没什么特殊情况,它们会离人类聚集区越远越好。

    “妹妹。”王守明对王珞晴说道,“看你的了。”

    “嗯!”王珞晴掏出了一枚散发着土色光华的珠子,“地玄诀”功法使出,土色珠子落到了地上后光芒大盛,一些泥土和岩石仿若流水一般往土珠子汇聚而去。

    王珞晴不断输入土系玄气,不多会儿便香汗淋漓,等她收了功,那些泥土岩石以土色珠子为核心,幻化成了一个只有三尺高的小型土傀儡,它有些呆头呆脑,好似不是很有智慧的模样。

    可即便是这个小小的土傀儡,依旧是惹来了王守明、王宗耀,还有王璃莲的一阵羡慕。珞晴的这件小灵宝,名为“土灵珠”。

    这可不是靠着她自己赚取贡献值兑换来的,而是她的嫡亲大哥王守业赠送的。王守业是接受炼丹传承的族人,每年能攒出不少家族贡献值来。

    见得家族藏宝库中,有这么一件不错的土系小灵宝,便兑换了送给妹妹王珞晴。别小看这枚“土灵珠”,虽然最终仅能召唤出相当于炼气境巅峰的土傀儡,可也需要耗费五万多功勋值。

    除了长辈们,也就是王守业这样的“壕”才兑换得起。

    据说,这枚“土灵珠”,还是许久没有回家的王璃慈,将东西寄到了学宫,再由学宫的王宗盛给寄了回来。天知道这东西,是王璃慈在哪里弄到的?

    此小灵宝妙用不错,一些修炼土系玄功者可以催动其幻化为土傀儡,虽然其战斗力和智慧堪忧,可是用来干苦力搬运,亦或是在危险区域探路最合适不过了。

    当然,王珞晴现在修为实力还很低,催化出来的这只土傀儡十分弱小,也就是能用来探探路。

    王珞晴略微休息了下,便开始指挥小型土傀儡向前走去。土傀儡个子不大,弄出的动静却不小,走路咣当咣当很是惹眼。

    足足过了百来丈后,她快要感应不到土灵珠了,便让它停下。

    留下两名家将看守盘角驮羊和行李,众人小心翼翼地跟着土傀儡的方向而去。但是他们距离土傀儡十多丈后,又是停下,等待土傀儡继续探路。

    如此周而复始,又是大半天时间过去了。

    众人已经进入到一片滚烫炽热之地,在这很多寻常的植物都已经绝迹,只有一些高耐热的杂草勉强生存着。

    “这……”王守明观察着一些地形地貌,发现有一些凝固后的岩浆石,当即微微失望道:“看样子不是火系灵脉,而是地火外泄之地,希望能找到一些值钱天材地宝。”

    “小心!土傀儡被打破了。”

    王珞晴漂亮的脸色微微一变:“它的动作好快,感觉不像是二阶……”

    不像是二阶?那岂不是三阶?

    王氏一众年轻人们,立即表情严肃,严阵以待了起来。王守明虽然年龄不是最大,可他辈分高,担当了指挥道:“虎哥,你与家将们先结阵。”

    那个叫虎哥的家将,正是王氏世代传承的家将王忠之子王虎,家族重点培养的家将之一。如今已经三十岁的他,实力已经炼气境八层巅峰,他抽出大刀与盾牌,眼神稳重沉着道:“结阵!”

    一群年轻而朝气蓬勃的家将们,以王虎为中心,结成了战阵。前排为盾,后排为强弓。

    与此同时,王氏一众也拿出了强弓,个个敛息凝诀,为接下来的一场恶战做准备。

    就在他们刚刚准备妥当时,蓦地,一道赤色的“火焰”,灵动非常地冲了过来,还伴随着一股恶臭腥风。

    “是三阶赤鳞角蟒!”

    “大家小心了。”

    ……